分享到:

法官文化建设与法官的自觉

“法官文化建设”是法官“自觉”的开创。这种“自觉”即是对法官在法治建设中的“主体”地位,对法官在司法活动中的“独立”人格的觉悟。没有这种觉悟就不可能有自觉的“法官文化”的建设。$$ 当人们谈及“文化”时,“悟性”往往至关重要,它是达到某种“境界”的蹊径。一切文化的精髓都在于一种“自觉”。法官文化亦然。$$ 所谓“自觉”,就是关于独立主体的存在的意识,是使自身成为自然和社会主人的觉悟。我国历来有“慎独”的修身传统,所慎的就是人所不知而为己所独知独觉的“良心”,使其不被邪恶所污染,且主张为维护“独立人格”或“良心”而“特立独行”,这就是古代的“君子”或“士”对自己“与天地参”的独立主体地位的觉悟。法官文化的核心也应是法官的独立主体的自我意识。$$ “独立主体意识”的觉悟要建立在一定机缘的基础之上。拿禅宗所谓的“开悟”来说吧,有的是因为“磕着碰着”而豁然开朗,有的是因为闻一句一偈而顿见本心,有的是因花开而明见佛性,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京理工大学
南京理工大学

法官素质养成研究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指出,“做好人民法院各项工作,重中之重就是加强队伍建设。必须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全面提高法官队伍的政治思想素质和业务素质”。在社会转型时期,各种社会矛盾和纠纷日益凸显,如何通过高素质的法官队伍建设,为公众提供公正、高效、权威的司法服务,为国家政治稳定、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不仅是司法管理者需要思考的问题,也是法学研究者应当进行理论探索的问题。为此,有必要对法官素质及其养成问题进行系统的研究。论文分为绪论、正文和结语。正文由七章(第2章至第8章)构成。第2章是法官素质养成的基本范畴。本章首先分析了素质和法官素质的基本内涵。然后,从政治素质、专业素质、业务素质、职业道德素质、人文素质、心理素质等方面阐述了法官素质的结构体系,并从业务素质养成的角度分析了法官素质结构的内在关系。在此基础上,该章分别研究了法官素质养成的价值目标、养成的路径、养成的阶段以及素质养成的影响因素等问题。第3章是法官政治素质...  (本文共17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法官职业意识养成机制研究

本文旨在论述如何以法官职业意识养成机制作为深入推进法院文化建设体系与法官职业化的核心工作和中心内容。通过职业意识与法官职业意识的修辞学定义与内涵演绎,对法官职业意识做出概念上的精确界定与内容上的清晰展示,演证法官职业意识的养成过程与养成结构,进而确立法官职业意识养成机制的三个主要研究方向。通过对法官职业意识养成机制的承载平台——法院文化建设体系进行现状分析,经由其主体构成、架构层次和主题范畴三个层次来进行逻辑梳理,分析出这一载体未能有效发挥主体能动性的缺失。同时,经过对司法机关所面临的执政党、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及社会外部环境的制约分析,经过对司法机关内部职务设置行政化、审判管理官僚化成因的分析,深入挖掘法官职业意识养成机制的根本问题与运行障碍。通过比较西方法官职业意识养成机制的发展轨迹,确立以司法核心价值观教育、学识教育、法官职业荣誉与职业良心教育作为法官职业意识养成机制的核心内涵,来培育法律信仰和职业道德,实现审判艺术化。在激...  (本文共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法官角色转换:理论与经验的双重考查

当前中国的司法改革十分关注法官的素质建设,人们希望在知识、学历、教育、培训等各方面提升中国法官的整体素质,进而推动中国的司法改革向纵深方向发展。为此,总体上而言,人们对法官素质建设有着很高的期望。但事实上,中国的司法改革欲全面推进,除了要有高素质的法官外,还需要考虑法官断案时所必然会涉及的、具体的外围机制。这些外围机制,从社会学角色理论上说,就是法官司法实践时所处的角色环境。正是因为这个情景系统的紊乱,使得依托于西方法治实践及其司法经验并为中国法律人所广泛接受的法官角色,一到中国,便或多或少发生了“走样”和“位移”。为此,在中国具体的法治语境下,分析西方法官角色定位理论适用于中国所可能带来的利弊得失,厘清中国法官角色的特有因素,意义无疑重大。这是第一章的内容。第二章,在系统梳理新中国成立后至今、中国法官角色转换的历史轨迹的基础上,语境化地展现中国法官角色所必须包含的特有因素以及角色扮演时的固有逻辑,进而指出,当下中国的司法审判,...  (本文共1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构建当代中国法官文化的法理思考

司法实践中,由于事实的不确定性和法律的不完备性,法官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时的裁判行为具有主观性,法官裁判行为的主观性和客观性共同成为法官裁判行为的表现态势。法官裁判行为的主观性既有存在的必要性,但对法官裁判行为主观性带来的消极影响进行合理调控,实现司法公正,也是司法实践应解决的问题。由于法官文化在司法实践中对法官裁判行为具有沟通、凝聚、约束、指令、排斥功能,因此,通过构建恰当的法官文化可以合理调控法官裁判行为之主观性。法官文化是制度理性和价值理性的统一和互动。在当代中国,法官文化是由法官精神文化、法官制度文化、法官仪式文化构成的统一体。法官精神文化包括法官现代司法理念、知识结构、职业伦理以及法官情商等。法官制度文化由法官选任制度、法官等级制度、法官任期制度、法官保障制度、法官责任制度、法官教育培训制度等要素组成。法官仪式文化是法槌、法袍、裁判书的风格等要素构成的统一体。法官文化归根一种实践性文化,由于当代中国法官文化的缺乏,构建...  (本文共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论法官的主体性

审判权是一种国家权力,由于国家本身是一个虚拟的主体,因此在现实社会中,国家总是通过把审判权赋予法官主体,由法官主体来行使这种权力。当追诉权由国家行使,即作为国家权力的“公诉权”由国家行使时,国家作为追诉者的身份就和其作为审判者的身份发生了重合,这就要求赋予法官主体,这一与冲突利益无涉的第三方主体,发挥法官主体作用,主体性地中立于控诉者与被告人之外居中裁判。在保证公正得以实现的各种理念和制度中,切实保障法官主体性裁判,由法官在诉讼构造中处于主体性审判的地位,就显得尤为重要。法官主体性裁判,是指法官审理案件过程自始至终的主体性,既不受诉讼当事人意见的支配,也不受公共舆论的控制,更不能成为政府权力的附庸。法官主体性裁判是对法官作为裁判者个人地位和态度的要求,法官作为审判者在诉讼中应该以一个有主体性的中立地解决纠纷之仲裁者的形象出现。在程序公正价值得到高扬的今天,确保法官的主体性,由法官主体性裁判对于实现程序公正具有决定性意义,从刑事诉...  (本文共1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