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答辩失权是大势所趋

王亚新教授在《我国民事诉讼不宜引进“答辩失权”》(见人民法院报4月6日B1版)一文中,指出我国只能倡导和鼓励被告答辩,但不能强制被告答辩或者使逾期答辩产生失权后果,实际上就是在被告不答辩这个问题上保持立法现状。傅郁林博士在《答辩失权的基础性问题》(见人民法院报4月13日B1版)一文中则对王亚新教授的观点稍加修正,主张在被告有律师代理的诉讼案件中实行答辩失权制度,而在其他案件中则还是萧规曹随,不加变动。这两篇文章的论述无疑是精辟而有启发性的,但笔者认为:无论被告是否有律师代理,答辩失权都是大势所趋。$$ 一、对被告消极应诉的两种处理模式$$ 同样属于被告的消极应诉,被告的消极应诉也同样有类似的表现形式,但不同的诉讼模式对此所给出的解决问题的方案或答案是不尽一致的,甚至是截然相反的。在以英美为代表的对抗制诉讼模式中,被告的积极应诉和原告的坚持诉讼对于诉讼程序的存在与延续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在这种诉讼模式中,诉讼程序自始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山大学法律评论》2017年01期
中山大学法律评论

论失信被执行人失权

由美国政治学权威亨廷顿先生创刊、至今仍被公认为最有国际影响力的深度国际时事刊物《外交政策》,于2015年中国农历春节期间,报道称“全世界的互联网似乎正深受冬季集体无聊病之苦”,在中国,“一个发音为‘dwong’的词‘Duang’,像野火一样烧遍了中国活跃的互联网世界,尽管13亿中国人还没弄明白这个词的意思”。[1]这一切源于一则曾被工商部门公开打假的广告,被改编者将国际影星成龙的代言与歌手庞麦郎的《我的滑板鞋》进行了同步混编。而鲜为人知的是,歌手庞麦郎此时已因《音乐制作人及经纪协议》纠纷,被北京华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起诉,仅在数月之后,庞麦郎“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不能高消费,出行不能乘飞机”[2]。失信被执行人即是国内媒体众口一词的“老赖”。2015年7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通过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下文简称《限制高消费若干规定》)的决定,増加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对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本文共30页) 阅读全文>>

《散文百家(新语文活页)》2016年12期
散文百家(新语文活页)

民事诉讼权利滥用背景下的失权概念分析

在文艺复兴期间,当时的人文主义思潮开始兴起,在此过程当中,人们对于权力的理解为天赋人权,也就是给予权利绝对的地位,对权利起本身没有边界上的设定。在19世纪中后期,经济的不断发展推动了社会情势的变革,使得人们对权利的思想观念发生了一定的转变,民众权利的行驶由传统的绝对行驶转变到如今的相对行驶。一、民事诉讼权利的滥用及规制(一)民事诉讼权利滥用的表现权利滥用主要是由以下这三大要素进行构成,起主要包括:行为人有行使权利的能力,行为人在法律所规定的客观范围内行使权利,但行为人行使权利的本质目的不是权利创制的精神所指定的。这为我们认定滥用诉讼权利的行为提供了判断标准。在社会实践活动当中,人们对于民事诉讼权利滥用的集中表现形式进行了探讨。发现其之间既有个性需求同时也有共性需求,对其进行总结归纳如下。1.裁判权的滥用。裁判权出现滥用情况在实际诉讼情况当中可谓是少之又少,但是讼权利滥用的主体对象并不具有单一性的特征,其也能够被法院机构所滥用。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北社会科学》2016年07期
湖北社会科学

民事诉讼准备程序失权制度之德国经验与借鉴

一、德国准备程序失权的制度背景自德国民事诉讼施行书面审理方式以来,诉讼迟延现象就被理论界与实务界所诟病。为防止诉讼迟延,德国立法者一直将集中审理原则的扩大与落实锁定为修法的主要方向。早在1924年德国立法者就设计了两条路径——课予法院言词辩论的准备义务以及规定准备程序失权制度,以实现集中审理的目的。后来在1933年、1977年德国民事诉讼法修法时,这两项措施进一步被落实为集中审理原则的主要方式。因而可以说准备程序失权制度是集中审理原则的产物,是为了达到集中审理目的而做的配套设计。为确保准备程序的施行,贯彻集中审理原则,德国立法者在1977年的《简化及加速法院程序法》中创设使用了“诉讼促进义务”概念,课予当事人加速诉讼程序进行的行为义务,进而作为失权制裁规定的正当化依据,这是德国法第一次明确提出诉讼促进义务原则。立法者为了迅速终结诉讼程序,加强言词辩论期日前的准备,并对不履行这一准备行为义务施以失权效果。诉讼促进义务是用以连接集中...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散文百家(新语文活页)》2016年07期
散文百家(新语文活页)

对我国股东失权制度的研究

一、股东失权的概念、构成要件及意义(一)股东失权的概念有学者认为:“股东除名是指股东在不履行股东义务,出现法律规定的情形下,公司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将该股东从股东名册中删除,强制其退出公司,终止其与公司和其他股东的关系,绝对丧失其在公司的股东资格的法律制度。”有学者从公司权利的角度认为:“股东除名权可以界定为公司法所规定的为解除特定股东与公司之间法律关系而为公司所享有的一种权能。”(二)股东失权的构成要件其构成要件主要如下:1、该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抽逃全部出资。2、经公司催告缴纳或返还,其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或返还出资。3、公司通过股东会决议形式解除该股东之股东资格。4、须为公司解散前的最后救济。股东失权须穷尽余下救济手段,如赔偿损失、追缴出资、行使竞业限制归入权等。5、须经严格程序。因其生效会对公司、债权人及其余股东产生终局影响,程序必须严格。(三)股东失权制度的意义其积极意义如下:1、简便快捷。股东失权制度优势在于得以单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5年30期
法制博览

论我国构建答辩失权制度之困境

一、问题的提出所谓失权,即权利的丧失。诉讼权利之所以会因某种原因或事由的发生而丧失,是因为法律在规定权利人享有这些诉讼权利的同时,也设置了这些诉讼权利行使和丧失的条件。1由于权利存在着具体性和条件性,使得具体条件不符合时,当然发生失权结果。民事诉讼中失权情形主要表现之一就是答辩失权。失权的正义性原理源于人们对诉讼效率性和时间经济性的认同,诉讼效率和时间的经济性与民事诉讼失权制度的关联点在于,欲求诉讼时间的经济性,就必须对诉讼主体的诉讼行为在实施的时间上予以限制。2基于正义性的支撑,学界有关在我国构建答辩失权制度的呼声越来越高,呈现出了几乎一边倒的局面。有的学者将答辩失权表述为“强制答辩”,认为答辩本身不是一项权利,而是一项义务,因此作为义务的答辩就具有了强制性,被告不履行该义务就必须承担败诉的不利后果。3对于这种“强制答辩”的观点,笔者认为一方面被告答辩是行使辩论权的最基本表现,答辩当然是一种权利而非义务;另一方面,既然“强制答...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