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浅论人格权的起源

研究人格权,必要的前提是界定什么是人格。在罗马法中,法律人格的内容包括自由权、市民权和家庭权,一个生物人必须同时具备自由、市民和家庭三种身份,才能拥有人格,才是罗马共同体的正式成员,而除此之外的生物人,要么是奴隶,要么人格并不完善(人格减等)。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尤其是在西方社会经过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的人文精神洗礼之后,对人的主体性价值的尊重,使得人人生而平等成为现实。其表现在法律上的结果是,任何一个生物人都被纳入了法律的保护体系,从而每一个生物人都成为具有平等主体资格的法律意义上的人,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人格人”。$$   但是,为了规定法律人格——更确切地说是——民法中的权利能力,以《德国民法典》为代表的近代民法立法者还是颇费了一番苦心。作为规定权利能力的技术手段,人格人的概念是必不可少的。《奥地利民法典》第16条规定,每个人与生俱来都拥有经由理性而启迪的权利,并在此之后被视为一个人格人。这其实是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政法论坛》2019年05期
政法论坛

认真对待人格权法律行为

人格权独立成编无疑是中国民法典编纂工程中最令人瞩目的创新。从2018年8月到2019年4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先后对人格权编草案进行了两次审议,结果只对部分条文予以微调,这似乎意味着无论在模式上还是技术上人格权立法均已臻于成熟。①然而,一无参照样板二缺充足理论,人格权立法先要将类型繁多的人格权汇集成编;再将其与民法之传统编章合为一体,这注定是一项复杂而长期的工程!只有坚持不懈地调试立法模式、打磨立法技术,确立融贯立法模式和技术的构造主线,才能确保人格权独立成编之可行性,最终证成人格权独立成编。问题是,复杂体系显然不能仅靠单一主线简单串成。作为民法最基本的要素,“权利”自然是人格权立法的首选主线;此外,立法者还应该认真对待“行为”主线。特别是:民法典人格权编中是否对应存在某种法律行为?该行为可否归类于民法总则上的法律行为?该行为具备什么样的功能和类型?这又必须从人格权的立法难题说起。一、人格权的立法难题只有权利属性明确,权利客体清晰、...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8年36期
法制博览

浅析人格与人格权

自2014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编纂我国民法典的决定以来,对于民法典编纂的各方面问题成为了学界讨论的重中之重。如何编纂一部具有中国特色、能够体现我国民法学理论研究的最新成果、解决中国社会存在的现实问题是整个中法法学界面临的巨大挑战。在诸多问题中,学着关于我们民法典分则是否设立人格权编的问题展开了激烈讨论,在很长一段时间学者们围绕着人格的本质、人格权与权利能力的关系,人格权的客体是人格还是人格利益等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人格权是否应当作为民法分则中的独立一编加以规定这一问题暂且不论,关于人格与人格权的本质问题确有必要再次加以明确。一、伦理学意义上的人格从伦理学角度来看,人格是指人区别于其他存在的内在本质和外在表现的统一。西方的人格概念强调的是个人的独特性,即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差异和区分,这迥异于我国传统思维对于人格概念的理解,因此以我们对“人格”一语传统理解来解读西方立法对于人格的规定势必会导致错误的结论。当代伦理学对于人格的理解包含...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技风》2019年05期
科技风

民法典规定人格权法重大争论的理性分析

我国于1986年正式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并于1987年元旦正式施行。《民法通则》首次对于我国人民的人格权制度进行规定。而在随后的31年时间内有关人格权的理论研究从未间断。为了积极响应中央提出的依法治国理念,在民法典编纂的过程中应当针对人格权立法相关事宜提高重视程度,加强人权保护对于我国的每一位公民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而也正是在这一发展阶段,有关民法典规定人格权法在各界都引起了重大争论。一、人格权的概念及属性(一)人格权概念人格权是指我国宪法赋予民事主体固有的多种人身权利,但是人格权属于非财产权,区别于其他财产相关权利。人格权是一种支配权、是一种绝对权同时也是一种专属权利。[1]人格权为支配权表现为具有极强的排他效力,而人格权为绝对权时表现为其他任何人不得进行妨碍和阻止其权利实施。人格权也是一种专属权利,表现为其他任何人都不得代为行使。但是现阶段多数人将人权和人格权概念进行混淆,人权与人格权拥有完全不同的概念属性。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经贸法律评论》2018年01期
经贸法律评论

论人格权的法定性与开放性

2018年8月27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审议了《民法典各分编(草案)》一审稿,这是继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下称《民法总则》)颁行后,民法典编纂迈出的第二步。《民法典各分编(草案)》将人格权作为独立的一编加以规定,该编下设六章,共包括45个条文,详细规定了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名称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个人信息权等权益,并规定了人格权保护的一般规则,开创了新时代人格权保护的新篇章,在我国民事立法史上将会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然而,人格权独立成编虽然强化了人格权的保护,但由于人格权是不断发展变动的,因而,人格权又要保持其应有的开放性。我国正在制定的民法典人格权编必须在对人格权类型进行法定化的同时,高度重视人格权体系的开放性,并有效协调和衔接二者的关系。一、人格权具有法定性与开放性所谓人格权的法定性,是指人格权的类型、内容和效力以及行使方式,原则上需要由法律加以规定。如果法律没有...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法律适用》2019年03期
法律适用

抽象人格权的理论解构与立法抉择

人格权自产生伊始即受法学理论与司法实践的双重关注,同时由于其横跨宪法、民法、刑法与法理乃至与社会学、哲学等有所关涉,学者对其研究方兴未艾,而推进民法典的时代背景更赋予了人格权研究以立法的历史使命。~([1])面对独立成编的人格权体系,以及由此衍生的缺乏可供参考的域外立法经验的难题,立足本土的理论成果与司法经验成为构建科学妥适的人格权法体系的必由径路。就现有的规范资源和理论继受程度而言,传统的“具体人格权—一般人格权”的人格权理论框架模式占据上风。然而,这一定式在人格权商品化的兴盛以及自我决定权的发掘下,受到了相当程度的质疑和冲击,首当其冲的即是对一般人格权自身逻辑体系的诘难。因此,如何在立法中将包括一般人格权、自我决定权以及人格商业化利用权在内的抽象人格权予以妥帖的界定和定位,成为立法避无可避的问题,也是学界应当承担的责任。本文即围绕此展开讨论。传统人格权法深受康德道德哲学影响,认为人的存在本身即为目的,人应当受到尊重,而不能被...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