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事人自主权与法官程序控制权的平衡

对抗式诉讼制度的主要内容$$     对抗式诉讼制度(adversary system),也称为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是英美法系诉讼程序的基本特征。根据诉讼模式理论,对抗式诉讼是一种“旨在允许纠纷中对立各方提出其主张和论证的一套程序”。依据米尔建·R·达马斯卡教授的观点,“对抗制,是指一种裁判制度,其程序活动由当事人控制,而裁判者在此过程中基本上保持被动。在事实认定的范围内,这意味着由诉讼当事人及其律师决定什么样的事实必须提交证明。这还意味着,当事人及其律师要负责寻找作为证据的材料,为审判时使用该材料做准备并将该材料提交法庭。……当事人可以在法庭诉辩式审判的单一轮回中对抗,也可以在分段审理的若干回合中较量。”由此可见,对抗式诉讼这一术语的本质概括了法官在诉讼中的“中立性(被动性)”和当事人在诉讼中的“对抗性(主动性)”这两方面的主要内容。$$  法官的中立性$$     “法官中立”是对抗式诉讼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因素,这既是对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传播力研究》2018年09期
传播力研究

从对抗式解读中看网络传播的舆论引导

一、热点事件中的对抗式解读对抗式解读是英国文化研究派斯图亚特·霍尔提出的三种解码方式之一,是指由于社会环境与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差异,作为公众的解码者不一定按照编码者的意图解读所提供的信息,而是从完全相反的方向解读信息。无论是人们对《新闻联播》三段式播报的调侃,还是从一系列限娱令举措中对广电总局的刻板印象,抑或是刘国梁事件中网民对于体育总局近乎一边倒的网络舆论。移动互联背景下受众对热点事件的对抗式解读屡见不鲜,而在网民的对抗式解读中如何保持作为权威主体和媒体公正客观的立场,以及如何在嘈杂的网络舆论中引导舆论走向,成为一项必须讨论的课题。二、网民对抗式解读的原因分析涉及事件的敏感性、模糊性。在大多数热点事件之中,能引起网民的热烈讨论和形成舆论的原因之一,使新闻事件本身涉及的问题相对敏感,因而更容易引起受众的关注并激起舆论。其次,根据传播学中谣言的产生公式,谣言的产生与事件的重要性和模糊性成正比,因此事件本身存在的模糊性也是引起网民不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6年10期
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

新闻传播中“对抗式”解码现象论析

人类传播的本质是意义的交流和分享。在意义的传输过程中,传、受双方对意义的理解和分享常常呈现出某种不对称性。英国伯明翰文化研究学派的代表性人物斯图亚特·霍尔在1973年撰写的《电视话语的编码/解码》一文中,提出受众在解码时可能会持有三种立场的理论假设:即主导式立场、协商式立场和对抗式立场,从而揭示了传播过程中信息和意义不是简单地被传递,而是被生产出来的深刻机理,“很好地表明了相对旧的解释模式而发生的视角转变”1。霍尔的编码/解码理论是传播学研究中的一个里程碑,对新闻传播实践具有很强的解释力。但毋庸讳言,霍尔的相关表述非常概略,对很多问题并未深究,特别是关于“对抗式”解码的相关论述,尤为简略,难免令人读后有一种意犹未尽、沧海遗珠之憾。例如,“对抗式”解码在新闻传播中有什么具体表现?“对抗式”解码的产生原因究竟是什么?“对抗式”解码现象能给传播者什么启示?因此,本文在阐释“对抗式”解码理论内涵的基础上,结合新闻传播的具体实践,对以上相...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5年14期
法制与社会

“对抗式”训练在“信息化侦查”课程教学中的应用初探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公安院校开设了“信息化侦查”课程,此课程的开设顺应公安信息化大背景这一时代发展的潮流,也符合创新改革侦查专业教学的趋势,课程的内容也是在全面吸收当前信息化侦查实践的新方法、新经验、新技术的基础上,涵盖了当前较为系统、科学和新颖的信息化侦查理论。为了使课程内容紧贴实战,有效提升课程内容的针对性、实效性,在“信息化侦查”课程中首次引入“对抗式”训练教学方法,并结合2013年度全国刑侦“信息战”典型案例,完善了“对抗式”训练在“信息化侦查”课程中的应用。一、“对抗式”训练的基本理念及其特点“对抗”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是对立起来、相持不下的意思。“对抗式”训练最初应用于我国法律教育界,来源于实际诉讼的案件都具有同一个特征——“对抗性”,即任何一种类型的案件,都有诉讼双方的冲突和对抗。“对抗性”训练是从实际出发,对案例教学法的一种专业化改革,在案例教学的基础上进行的一种创新。一般案例教学法所采用的方式有两种:讨论式和苏格拉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公安学刊(浙江警察学院学报)》2015年03期
公安学刊(浙江警察学院学报)

“对抗式”训练在信息化侦查课程教学中的实践应用

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在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上指出,要深化信息化建设应用,坚持以信息化引领警务实战,努力从根本上推动公安机关战斗力生成模式的转变,坚持以信息化服务社会公众,让数据多“跑腿”、让群众少跑腿,坚持以信息化提升基础工作水平,不断提高动态化、信息化条件下基层基础工作的层次和水平。①要打好公安信息化建设攻坚战,提升侦查人员信息化侦查水平是必要条件。侦查人员的信息化侦查能力得到了提高,可以让数据多“跑腿”,最大化地利用信息价值,追踪犯罪嫌疑人的踪迹,查明犯罪事实真相,并最终将其绳之以法。信息化侦查的效能取决于侦查人员的侦查观念、思维水平和实战能力的高低,因此,必须重视信息化人才的教育与训练工作。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公安院校开设了信息化侦查课程,课程内容在全面查资源。原生性信息化侦查资源包括电信数据、互吸收当前信息化侦查实践的新方法、新经验、新技联网络信息等,可以在学校的信息侦查实验室中获术的基础上,涵盖了当前较为系统、科学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媒体时代》2013年03期
媒体时代

微博用户对主流媒体报道的对抗式解读探析

微博作为一种新媒体形态,自从2009年出现之后,几年之内发展迅速。因准入门槛低、操作便捷、裂变式传播、互动性强、先发表后审核等传播特性,成为最受网民青睐的自媒体。而这一话语权分配更为均等的舆论平台,让沉默的大多数有了更多的发声机会,因而也成为受众进行对抗式解读的理想场所。据笔者近年来的观察,微博上对抗解读的现象较之前更为普遍、明显,成为微博话语的显著特征之一。对抗式解读的概念,源自英国文化研究学者斯图亚特霍尔《制码/解码》一文。霍尔研究英国受众对于电视符码的接受行为时,发现受众对媒介文化产品的解释常与他们在社会结构中的地位和立场相对应,同一文本能被不同受众以不同的方式解读。在此基础上,霍尔将受众的解码方式分为三种:霸权式解读、协商式解读和对抗式解读。对抗式解读,是指受众在解读媒介讯息时采取对抗立场,即受众"有可能完全理解话语赋予的字面和内涵意义的曲折变化,但以一种全然相反的方式去解码信息",[1]因此,使得解码的结果与编码者所欲...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