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案以房抵债协议构成新债清偿

裁判要旨$$  债务人与债权人达成以房抵债协议,双方没有消灭原有金钱债务的合意,构成新债清偿。此时新债不履行,旧债不消灭,新债若履行,旧债才归于消灭。$$  案情$$     2000年3月6日,北京第一机床厂与案外人上海西埃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签订一份《偿还欠款协议》,林易作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该协议上签字。协议约定:2000年3月6日,西埃西公司结欠北京第一机床厂货款1478068.89元;北京第一机床厂同意西埃西公司用林易所有的地处上海市小木桥路某号的两套房屋计996360元,偿还部分欠款;西埃西公司确认上述房产已持有“期权”,并在房交所登记;自协议签订之日起,上述房产的产权、使用权和支配权即转为北京第一机床厂所有,双方应在上述房产交付后,配合办理产权转移手续等。后系争房屋因其他原因被法院限制转让过户,双方一直未能办理过户手续。2003年7月,系争房屋被允许转让,但价格已随市场行情上涨至200万元左右。北京第一机床厂要求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上海档案》2017年01期
上海档案

机床厂,一个少年的梦想之舟

父亲的写字桌抽屉里珍藏着一本上海机床厂建厂四十周年的纪念册。它记载着从1946年建厂到1986年的四十年间,机床厂所走过的一条中国机械T业发展之路。20世纪80年代的上海机床厂无疑是该厂历史上的辉煌年代。那时的机床厂共有职工六千四百多名,其中工程技术人员八百多名。占地面积3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6所平方米,年产各类磨床两千余台,是机械部直接对外贸易的扩权单位,产品出口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交国家税利58050万元,相当国家投资总额的六倍。数字的罗列是枯燥、5里性的,但在我的心中这些冰冷的数字背后,却充满了无限暖意。机床厂是我童年与少年时代的一艘梦想之舟。小学,我是该厂职工子弟小学学生,中学,我是在该厂的基建科学工。我砍年、少年时代生活阁、刖友_儿f就是围绕着上海机床丨Yi:“转那时机床厂整个厂区结构主要按头道门和二道门来布局。头道门到二道门之间主要是以大礼堂、俱乐部、食堂、集体宿舍等生活后勤k域二道门到黄浦江边的大片Lx:域,W...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重庆》2004年01期
新重庆

敢拼才会赢——重庆机床厂发展振兴之路

口刘永刚 酱 重庆机床厂地处巴南区道 角,是长江之滨花溪河畔一座美 丽的花园式工厂。工厂始建于 1940年,解放后,工厂获得新生, 发展迅猛,企业曾被评为国家一 级企业、中国行业100强企业,曾 连续五年跻身重庆市工业企业50 强,被誉为中国西南制造业的一 颗璀璨明珠。但在由计划经济向 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传统国企 表现出诸多不适应,再加上市场 需求不足等原因,1996年,这个昔 日的赢利大户一下子跌落下来, 而且是一落千丈,成了不见洞底 的亏损大户。1998年8月销售收人 仅142万元,全年亏损3923万元。 5000多人的企业,最困难的时候 财务帐上仅有4万多块钱,人均不 足8元,企业几乎走到了山穷水尽 的绝境。偌大的工厂听不到机器 的轰鸣,绿树成荫的厂区,到处是 失修的残枝败叶,这情景啊,使人 』自浮动、骨干思走,全厂干部职工 忧心如焚!我们急啊,企业的出路 在哪里? 就在企业一撅不振的困难时 期,在当时重庆市机械工业管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鸭绿江(上半月版)》2016年12期
鸭绿江(上半月版)

向《鸭绿江》鞠躬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歌声,让我知道中国和朝鲜之间有一条鸭绿江。再次让我关注鸭绿江,是三十年后的1981年了。当时我是一家机床厂的铣工。三班倒,做定额。两百斤的分度头扛上扛下,长长的工作台左行右走,我飞快地摇着进给架,进刀,退刀,千分尺嘀嘀嘀精密地度量着,伞齿轮、涡轮、涡杆一批批从我手中流出。我被“锁”在了铣床旁,须臾不得离开。飞溅的钢屑很烫,我的脸上经常会出现些生动的伤痕,柴油小溪般哗啦哗啦浇着,这是铣床冷却液,没有胶布或塑料围裙,我的工装永远是油迹斑斑的。有一次车间里突然停电。工人们是十分期待那片刻停电的,因为可以歇口气。我拿着草纸擦擦湿淋淋的油手,坐到油腻腻的工具箱上,那里有张不知谁扔下的报纸,我顺手翻翻,一则“《鸭绿江》函授创作中心招生启事”跃入我的眼帘。说来惭愧,我十二岁开始写小说,投了二十多年的稿,全都泥牛入海音讯全无。婚后,我陆续生了三个孩子,先生在遥远的山区工作,一年到头只有春节在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生十六七》2017年13期
人生十六七

爱上创新

所谓“工匠精神”,就是工匠对自己技艺的坚持,和对产品的苛刻要求,以及追求极致完美、精益求精的态度。工匠们虽然很普通,却又十分伟大,在平凡的岗位上奏出精彩的乐章。我眼中的盛京大工匠是沈阳第一机床厂的一名数控车工,他叫徐宝军。沈阳第一机床厂是全国有名的综合性车床制造厂,也是国家级的数控机床开发制造基地。它建于1935年,是解放后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156项工程”的重点项目之一。有着雄厚的科技实力和工业基础,当然这也离不开伟大的工匠们。徐宝军就是其中之一,值得我们点赞。他是一个极为普通的人,没有上过大学,甚至连高中都没有读过。从技校毕业后,他就成了一名普通的车工。参加工作时,他既不懂计算机,也不懂英语,更不用说数控机床了。在一次加工零件的时候,他发现传统机床加工费时费力,就想学习数控机床。所以,他让同事帮自己安排了一台机床,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民族文学》2017年08期
民族文学

辽沈走笔

5月4日,辽沈天空浸润着一场毛毛细雨。此刻的大地,已然褪去厚重的雪衣,柳絮犹在轻盈飘飞。辽沈大地,吹着江南的软风,满眼尽是鹅黄翠绿。这样慵懒的时光,适合独自在庭院散步,或者在窗前驻足眺望,或者邀上好友煮茶论诗。却有一个多民族作家代表团,直奔沈阳老工业基地而去。对于长期生活在南方的我,或许兴奋中又格外渗入了一层好奇,即将真实步入的沈阳飞机厂、机床厂和鼓风机厂,一直是心中的一个沉睡的传奇。更多的日常,我们陶醉于高后,成为引导世界物性化的潮流,主导世俗楼与时尚、纷繁和美食,偶尔还陶醉于一些生活的基本范式。可有可无的鸡汤,享受着衣食住行给予官感当我走进辽沈大地,生活切换出新的频的所有舒适,就像一只温水中的青蛙,渐渐道。眼前的大沈阳,承载过侵略者铁蹄的肆遗忘了还有重工业这一庞大的身影。意践踏。风云际会的历史,今天看似已然风我想,对于很多人而言,生活中轻工产轻云淡,却深藏着某种成长的不懈冲动。现品触手可及,大至家电,小至从不离身的手代工业文...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