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刑事和解:阳光下的“私了”

核心提示:$$“刑事和解”,有人通俗地解释为:对一些轻微伤害等刑事案件,允许加害方和受害方“私了”。今年4月1日,由江苏省无锡市委政法委牵头、公检法司四单位联合制定的《关于刑事和解工作的若干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开始施行。该意见对刑事和解实施主体作了明确规定,避免了公、检、法三家各行其是的局面。从实施至今,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不久前,由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刑事和解案件顺利审结。$$ 庭审直击$$ 水果刀捅进老乡小腹$$ 2007年4月26日下午,被告人李昌奎在陈述案情经过时,突然泪流满面地向原告席方向深深鞠了个躬说:“对不起,因我一时冲动,给被害人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精神带来了很大的痛苦。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希望能够和解。”同是安徽老乡的水某对李的道歉表示接受和谅解。庭审一个多小时后,加害人李昌奎与被害人水某签订了具有法律效力的调解协议书,李昌奎同时当庭支付了所有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南方论丛》2012年04期
南方论丛

检察机关刑事和解的程序运行模式之构建——以《刑事诉讼法修正案》有关刑事和解的规定为视角

序言刑事和解,指在刑事诉讼过程中,犯罪嫌疑人(加害人)能积极主动地向被害人认罪、道歉,并愿意对被害人给予经济赔偿,与被害人达成和解协议,在取得被害人谅解后,国家专门机关不再追究其刑事责任,或者给予其从轻处罚的一种案件处理方法,包括经济赔偿和解和刑事责任处置两个程序过程。其目的是弥补被害人受到的伤害,被害人在精神和物质上可以获得双重补偿,恢复被加害人所破坏的社会关系,而加害人则可以赢得被害人谅解和改过自新、尽快回归社会的双重机会。正确运用刑事和解是检察机关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发挥自身职能作用的一个重要方面,各级检察机关都在积极探索和实践,但刑事和解也面临着众多疑惑、困顿以至于质疑。本文所研究的被害人和加害人和解,其源头可以追溯到人类原始社会末期以赎金代替复仇的纠纷解决方式,历史上和现代的许多制度都带有这种纠纷解决方式的印记,如赎刑、罚金、对被害人的损害赔偿令等,加害人和被害人和解解决纠纷的理念和实践在人类历史中一直和主流的刑事纠纷解决...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9年11期
法制博览

浅析我国司法实践中的刑事和解

刑事和解只是刑事诉讼中的流程之一,并不意味着案件到此就画上句号,在我国法律中,能刑事和解的只有两类案件,一是有可能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这类案件犯罪情形较为轻微,其次是过失犯罪中可能判处7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当然,渎职犯罪不在此列。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八条规定:双方当事人和解的,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应当听取当事人和其他有关人员的意见,对和解的自愿性、合法性进行审查,并主持制作和解协议书。一个刑事案件如果情节轻微、危害不大,在进行和解后,往往最终能达到积极的效果,首先双方的关系能大大的缓和,其次被害人得到赔偿后能大大降低其损失,从被害人心理层面而言是有益处的,对于被告人来说,他在对被害人损失进行了赔偿并取得谅解后,也可以加速对被告人的改造和他自身的悔过。一、律师案件律师由于被委托而参与到案件当中,对整个案件是相当的熟悉,因此,在居中调解及双方沟通中,是具有身份优势的,其次当事人往往因为法律知识的不足怕“吃亏”而放弃选择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怀化学院学报》2019年03期
怀化学院学报

论刑事和解中反悔行为的处置

引言2012年《刑事诉讼法》在特别程序中以专章形式规定了公诉案件的刑事和解程序。基于恢复性司法理念而制定的刑事和解程序,不仅能够在最大限度上弥补刑事被害人受到的损失,也有利于修复被犯罪行为破坏的社会关系。随着2018年《刑事诉讼法》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确立,刑事和解的适用空间将显著扩大。但是由于刑事和解的立法规定过于粗糙,以至司法机关难以规范地解决例如刑事和解中的反悔等现实问题。故笔者认为有必要对该问题进行深入的分析,在一般原则的指导下,以现行立法为依据、以刑事诉讼理论为支撑,对各阶段、各主体及各类原因所致的反悔行为进行探讨,并就各种情形下刑事和解反悔的处置提出一些建议,以期能够规范地解决司法实践中存在的刑事和解反悔问题。一、刑事和解反悔行为的处置原则刑事和解是加害人与被害人达成合意的过程,而刑事和解协议则是双方合意的书面反映。刑事和解协议书由司法机关在审查和解双方协议达成过程与协议内容的基础上主持制作,并可以此作为对加害人从宽...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时代报告》2018年11期
时代报告

有关完善刑事和解中调停人制度探析

一、明确调停人在刑事和解中的地位我国目前的刑事和解中的调停人主要是由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的人员担任,这些人员一直是扮演着社会秩序的维护者和社会管理者的角色,人民法院虽然在处理案件时是被动的中立的地位,但是因为案件数量多、办案人员少以及法院的考核机制也迫使处理案件的法官采取各种方法来尽快解决纠纷。如前文所述,调停人的这种特殊的社会管理者的地位和为了追求解决纠纷的效益性,都使得他们在刑事和解的过程中很难摆正自己的地位,不是站在一个中立的地位指导帮助双方当事人进行刑事和解,而是更多地会参与到和解中去[1]。所以,要求调停人摆正自己在形式和解中的地位对于和解制度本身的性质和司法实践中的执行都至关重要。首先,应该建立刑事和解的当事人主导机制。在进行案件处理的过程中,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和司法机关工作人员应当对当事人明确解释刑事和解的相关概念、使用条件、适用后果等内容,由当事人自己决定是否适用刑事和解程序。在此过程中,调停人不应该做出具有引导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知识文库》2019年08期
知识文库

刑事和解的自愿性研究

在刑事和解中,自愿性是和解结果具有正当性的必要条件。在立法程序中,当事人的和解程序有广泛的审查标准,缺乏相关的支持措施来审查当事人是否真诚和自愿,司法实践中也存在很多问题,配备持续措施,审查当事人的真诚和自愿和解,实施公开听证会,严格控制自愿审查,确保案件性质不存在偏差。建立受害人国家补偿制度,优化刑事和解当事人的自愿和自主保障机制,完善刑事和解自愿审查。1刑事和解的自愿性自愿性是刑事和解的前提之一,自愿即指和解的意愿完全是当事人双方的自主意志决定的,不被任何外来的消极压力所影响。双方当事人表达的都必须是内心意思的真实表示,而且双方还应当清楚地了解和解可能产生的一切后果。2刑事和解自愿性的立法缺陷和司法实践存在的问题2.1立法缺陷2.1.1对于当事人的自愿性审查标准较为宽泛当事人是否自愿应该经过司法机关的谨慎审查。但是,新《刑事诉讼法》和其他相关法律对标准没有明确的定义,这导致了在具体实际操作中自愿审查的困难。2.1.2缺乏持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