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公正比路远更重要

按照现行的行政诉讼管辖规定,行政案件一般由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管辖。但由于基层法院的人、财、物等诸方面都依赖于本地同级政府,在审理当地政府为被告的行政案件时难免存有顾虑,也容易使行政诉讼原告对法院行政审判的公正性产生质疑。$$为了增强行政审判的公信力,2002年7月,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实行重大行政案件异地管辖制度,将部分重大、复杂案件,交由异地基层法院审判。$$从2002年至2006年,台州市两级人民法院共受理一审行政案件2980件;审结2965件。台州中院行政庭于2003年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记集体二等功,2004年又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先进集体”称号。台州重大行政案件异地管辖制度,被称之为“台州经验”。$$ 缘起:市长把传票扔给院长说,拿回去——胡闹!$$“由于地方法院的人、财、物诸方面都依赖于本地同级政府,在审理当地政府为被告的行政案件时,...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国家林业局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8年02期
国家林业局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林业行政案件发生规律及影响因素分析

森林资源是国家重要的自然资源和战略资源,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维护国家生态安全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林业行政案件统计分析是保护和管理森林资源的重要基础性工作,通过研究林业行政案件数量,分析林业行政案件发生规律和影响因素,有利于及时发现破坏森林资源的倾向性和苗头性问题,为有针对性地开展森林资源管理和林业行政案件查处工作,找出林业行政案件查处工作的薄弱环节,严厉打击各种破坏森林资源违法行为提供详实有效的理论支撑。我们要严格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报告精神,切实加大生态系统保护力度,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优化生态安全屏障体系,建设美丽中国。要辩证地看待林业行政案件的形成因素和客观性,充分认识到经济高速发展并不能促进森林面积的增长,反而有可能带来林业原材料需求量的持续增加,也可能会对森林资源造成更多的破坏。要通过分析和比较各年份的案件数据,从局部案件类型数据变化出发,科学判断森林资源保护管理形势,辩证地分析和比较案件数...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民营科技》2017年06期
民营科技

切实加强林业行政案件稽查工作保护管理森林资源

国家设立林业行政案件稽查办公室的主要作用就是对行政案件有关的信息进行真实性审查,并且能够参与到相关规章制度的拟定流程中;对于森林资源行政案件的稽查及督办工作也可以在职能范围内进行举报;对于已经完成督办及查处结果等信息进行上报;对群众中举报的行政案件进行查证,确认其真实性及恶劣性;督办办公室由于本身具有总管职能,对于全国范围内的行政案件多能进行管理,无论是行政案件的统计工作,还是汇总及分析工作等,都可以进行由该部门负责。1加强林业行政案件稽查工作的优化路径1.1做好举报案件受理工作。首先,接收举报案件最为常见的载体就是通过电话,因此做好该项工作的首要条件就是认真接听电话,并再保证时效性的基础上,受理举报案件,这不仅能够拉近稽查管理部门与群众之间的距离,更能获取最为真实的信息及线索,这就能够为后续稽查工作的开展基础保障。稽查办的成立,能够有效拓展案件受理范围,在每年接听的举报电话数量能够达到千次以上,这就说明该项工作是建立在群众基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7年04期
华东政法大学学报

不履行法定职责行政案件司法审查强度之检讨

目次一、秩序性审查模式与合目的性审查模式并存的司法实践二、比较法视野下不履行法定职责行政案件的司法审查强度三、完善合目的性司法审查模式的条件及具体方向四、结语:认真对待合目的性司法审查模式寻求对政府履行法定职责的有效监督是行政法的核心要务之一。随着政府在诸如医疗卫生、生态建设、环境保护和基础教育等方面的公共职能不断强化,针对不履行法定职责的司法审查制度在现代法治背景下扮演的角色也日趋重要。[1]司法审查强度又称为司法审查范围,是法院对于相关主体运用行政权进行司法审查的程度或边界。易言之,司法审查强度问题的本质是司法对于行政权力限制范围的边界问题,是立法权、司法权与行政权相互作用的体现,对于不履行法定职责行政案件司法审查强度的研究也有助于理解我国目前的司法对于行政权力监督的现状。然而,我国对于不履行法定职责行政案件进行司法审查的强度存在不统一的现象,其背后则体现了对行政合法性理解的差异。[2]因此,对不履行法定职责行政案件司法审查...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人民法治》2017年08期
人民法治

广州市行政案件集中管辖改革实践与创新

广东法院自2011年开始,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部署和自身工作发展需要,开展了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改革探索。从相对集中管辖改革起步试点并逐渐演进,截至今年上半年,行政案件集中管辖改革已经在广东实现了全省覆盖,即所有21个地级及以上市均已开展了集中管辖改革。其中,广州以外20个市的改革模式,均为基层法院层面的行政案件集中管辖,即一个中级法院辖区内所有基层法院管辖的案件,指定由一个基层法院实施集中管辖;广州市则是利用广州铁路运输法院的有利条件,结合集中管辖和跨行政区划管辖两项改革内容,开辟了独特的升级版行政案件集中管辖模式:一方面广州市两级法院管辖的行政案件全部实现了集中管辖,另一方面广州市所有行政案件的管辖权均由与广州市不存在人财物隶属关系的铁路法院跨行政区划管辖。广州市的行政案件管辖改革模式是广东法院集中管辖改革的升级版本,甫一出现即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本文旨在对其进行较详细的介绍及解读,以便关心这项改革的同仁更加深入了解广州...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法治与社会》2016年12期
法治与社会

上海三中院试水“民告官”改革

2014年10月,第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人民法院和检察院,办理跨地区案件。作为中国第一家跨行政区划法院,上海三中院正在通过改革,为中国“民告官”案件的解决提供一个样本,但制约的因素依然有很乡。有这样一组数据,在提起上海三中院时,媒体都会使用:2015年,上海三中院共受理行政案件610件,其中集中管辖以市政府为被告的242件。而在2014年,以市政府为被告的案件,全上海共有13件。这是上海市三中院最初成立的题中之义,同时,也与新《行政诉讼法》的实施及立案登记制的推行有关。2015年5月1曰,立案登记制在全国推行,人民法院对依法应该受理的案件,必须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的诉权。同日,新《行政诉讼法》施行。其中第五H■—条规定,人民法院在接到起诉状时,对符合本法规定的起诉条件的,应当登记立案。对当场不能判定的,应当接收其诉状,出具注明收到曰期的书面凭证,在七日内决定是否立案。不符合起诉条件的,作出不予立案...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