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聚众斗殴致人伤亡而无法查清加害人的处理

裁判要旨$$  聚众斗殴过程中致人重伤、死亡的,不能单纯以结果定罪;聚众斗殴过程中致人重伤,无法查清直接加害人的,共同加害人全部转化为故意伤害。$$  ■案情$$     李悦、王峥因琐事引发纠纷,于2007年4月22日晚通过电话约定斗殴。后李悦纠集焦瑶、张浩、刘纯以及王伟君、牛迪、赵晶、冯鑫硕(均另案处理)等十余人,王峥纠集戚跃等十余人,于当日23时许,在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南小街十字路口进行殴斗,王峥先持刀砍伤李悦,后李悦、焦瑶、张浩等人以刀、甩棍、棒球棍、自行车等物品作为凶器,刘纯用拳脚,对逃跑中跌倒的戚跃进行殴打,致使戚跃头右顶部硬膜外血肿、右顶骨骨折,脑挫裂伤,左桡骨远端骨折。张浩等人也被王峥方人员打伤。经法医鉴定,戚跃的伤情为重伤。$$  ■裁判$$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李悦、王峥均为此次聚众斗殴的首犯;殴斗过程中,被告人焦瑶、张浩、刘纯明知另一方斗殴人员戚跃已跌倒无还手之机,仍伙同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村.农业.农民(B版)》2009年09期
农村.农业.农民(B版)

聚众斗殴致人伤亡 而无法查清加害人的处理

案例:李某与王某因琐事引发纠纷,于2007年4月22日晚通过电话约定斗殴。后双方刘集十余人,在南小街十字路口进行殴斗,王某先持刀砍伤李某后,李某等人以刀、甩棍、棒球棍、自行车等物品作为凶器,对逃跑中跌倒的戚某进行殴打,致使戚某头右顶部硬膜外血肿、右顶骨骨折,脑挫裂伤,左挠骨远端骨折。经法医鉴定,戚某的伤情为重伤。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李某、王某均为此次聚众斗殴的首犯。王某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李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因无法查清是谁加害戚某,其他被告被分别判刑。吕海雷律师点评:在聚众斗殴转化为故意伤害罪和故意杀人罪的情况下,需要根据共同犯罪基本原理和实行犯过限理论,综合参加者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对于犯罪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35期
法制博览

分析聚众斗殴与寻衅滋事在司法实践中如何区分

一、基本案情2012年9月5日晚,犯罪嫌疑人赖某、赖某钦(刑拘在逃)等10多人在KTV包厢K5喝酒,而犯罪嫌疑人任某生(刑拘在逃)、赖某雄(刑拘在逃)、张某强、张某杰、张某城等10多人则在KTV包厢K8喝酒。9月6日凌晨30分许,赖某与张某杰因争执发生打架,在一旁的任某生、张某强、赖某雄等人见状,立马上前围殴赖某。同时,赖某钦等人也过来围打张某杰。赖某还打电话纠集赖某辉前来打架。经鉴定:赖某、张某城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分歧意见关于本案张某强、张某杰、赖某辉的行为应当如何定性,形成以下二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张某强、张某杰、赖某辉的行为构成聚众斗殴罪。本案赖某与张某杰酒后琐事发生争执,随后张某强、赖某雄等下坪村人与赖某钦、赖某辉等南门村人相互殴打,双方行为人分属不同村的人,为争霸一方、报复对方,各纠集多人,成帮结伙地进行斗殴的行为,构成聚众斗殴罪。第二种意见认为,张某强、张某杰、赖某辉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本案系在KTV喝酒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8年34期
法制博览

浅析聚众斗殴犯罪中“持械”的认定

随着我国司法实践的发展,对于持械聚众斗殴的认定和适用逐渐变得广泛,而这种状况同罪刑法定原则存在着严重的矛盾,本文即对聚众斗殴案件中的持械认定进行初步分析。一、法条中对“械”的认定(一)理论界相关争议对“持械聚众斗殴”进行适用范围的判定,一般首先要对“械”进行具体的判定,对其内涵进行充分理解。按照“械”的词语含义来进行理解,则对其认定太过广泛,所以从这一层面来认定是恰当的。在司法实践中,对“械”的认定,要进行范围的缩限。正是在范围的缩限上,学界出现了分歧。部分学者认为,现行刑法中对械的认定就是指凶器。在这一观点下,这些学者对“械”做出了明确的认定,即认为能够导致人身伤亡发生的具有危险性的器械为“械”。但这一观点在进行认定的同时,对“械”为何等同于凶器没有做出说明。部分学者认为,“械”指的是能够对人体产生伤害的具有坚硬介质的物体,其能够被人掌握和使用,具有独立性。这种观点下对“械”的认定,是从物体的性质和作用来考量的。其判断的角度综...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律与生活》2017年08期
法律与生活

李进路斗狠

20世纪70年代,“斗狠”成风,但受害者不懂法,很少向警方求助。当年去李进路家械斗的一伙人,其行为已构成了聚众斗殴罪。聚众斗殴罪是指为了报复他人、争霸一方或者其他不正当目的,纠集众人(人数一般达三人以上)成帮结伙地进行互相殴斗,而置公共秩序于不顾的行为。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一)多次聚众斗殴的;(二)聚众斗殴人数多,规模大,社会影响恶劣的;(三)在公共场所或者交通要道聚众斗殴,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的;(四)持械聚众斗殴的。”同时,该条还规定,参加聚众斗殴,造成他人重伤或者死亡的,行为性质发生变化,应认定为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随着法治社会的进步,社会发展,像这种公然聚众斗殴、打架伤人的事件越来越少了,我们的社会也越来越和谐了,法律必将追究此种刑事犯罪的法律后果。前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净月学刊》2015年01期
净月学刊

聚众斗殴类案件犯罪嫌疑人基本特征的调查与思考

刘启刚,周立秋一、研究背景聚众斗殴类犯罪是一种严重的刑事犯罪,对社会秩序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具有极大的危害,历来是各国严厉打击和全力预防的刑事犯罪。我国《刑法》将聚众斗殴类犯罪规定于妨害社会公共管理秩序罪的第292条中,对应设置了五种情况:多次聚众斗殴的;聚众斗殴人数多,规模大,社会影响恶劣的;在公共场所或者交通要道聚众斗殴,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的;持械聚众斗殴的;聚众斗殴中致人重伤、死亡加重情节的。由于聚众斗殴类犯罪在司法实践中的高发性、常见性、严峻性和危害性,《刑法》设置了较为严厉的刑事处罚结果,由此也可以看出我国法律对聚众斗殴类犯罪毫不留情的打击态度。长期以来,学界对聚众斗殴类案件的研究在《刑法》的范围内主要关注罪名的设定、刑罚的设置、量刑的幅度等方面的问题,在研究方法上侧重于定性分析;[1][2]在侦查学的范围内主要从实务的角度总结聚众斗殴类案件侦破过程中的一些经验和教训,在研究方法上侧重于案例分析和侦查经验总结。[3...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重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1期
重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聚众斗殴致人伤亡”的理解与适用

聚众斗殴罪,是指聚众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聚众斗殴致人伤亡的,构成转化犯,依照故意伤害或故意杀人定罪处罚。有学者认为,此规定属于注意规定,要依照故意杀人罪和故意伤害罪的犯罪构成来认定犯罪性质的转化,不能唯结果论[1]。在这样的情形下,按犯罪主客观条件统一说,一是犯罪客体由社会公共秩序向公民人身权利转化;二是犯罪行为由斗殴行为向伤害或杀人行为转化;三是犯罪主观故意由斗殴故意向伤害或杀人故意转化。但是部分转化还是全部转化,刑法没有明确规定。司法实践中,聚众斗殴致人伤亡的情况非常复杂,既有案外无辜群众伤亡,也有案内斗殴者伤亡;既有对方伤亡,也有己方伤亡;既可能殴打致伤,也可能意外身亡。这里面既有直接故意,也有间接故意,甚至不排除过失和意外。有学者以为,行为人至少要对此结果处于直接故意、间接故意或者过于自信的过失(已经预见)状态,而不宜包括疏忽大意的过失(没有预见)和意外事件(不能预见)[2]。如果不分对象,不论青红皂白,就可能违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