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证据规定》运行八年得与失

从满载盛誉到出现争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下简称《证据规定》),是我国第一部比较系统地针对民事诉讼证据问题作出的司法解释。由于它确立了一系列证据新规则和新理念,使它不仅对证据制度的改革而且对整个诉讼制度的改革都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自2002年4月1日施行至今,《证据规定》走过了八个年头,也经历了从满载盛誉到出现争议,从严格适用到出现两难困惑的过程。尽管《证据规定》在适用中也逐渐暴露出一些问题,但其变革创新我国民事诉讼制度所具有的标本性样本意义仍是值得肯定的,尤其是它在商事和知识产权案件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就契合了现代民事诉讼法的改革趋势。由于条文规定不够完善、法律体系不够协调、条文理解上的不统一,加之在适用过程中新情况、新问题的出现,导致《证据规定》必须以开放的态度,直面实践中的矛盾和争论,从而更好地发挥其法律规则具有的工具性价值。$$   2010年4月23至24日,江苏省高级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1期
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证据失权的理论型构

一、引言“证据失权”,即“逾期举证的法律后果,是指当事人在法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未向法院提交证据,且不存在举证期限的延长或举证期限重新指定之情形的,丧失提出证据的权利,丧失证明权”,它作为我国民事证据制度的核心内容之一,[1]“(其)必然性在于,它是由诉讼程序的不可逆转性决定的。诉讼犹如流水线作业,是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条件下进行的特定活动,诉讼程序具有不可逆性,这种不可逆性表现在程序的展开对当事人和法官的拘束性上,当事人和法官都不能随意地推倒重来。当事人的举证也应当遵守程序的不可逆性,讲究时效性。”[2]证据失权制度既有积极面,也有消极面:既能督促负举证责任的当事人在举证时限内及时提交证据,在提升诉讼效率的同时也保障了程序正义;但如将当事人逾期提交的关键证据排除于司法审查之外,可能有损判决的结果正义。这种独特的两面性使其成为我国“最具有制度创新意义、最具有颠覆性、争议最大、实施中遇到的阻力最大”[3]的民事证据制度。自2001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理论界》2019年07期
理论界

模式与进路:论民事证据失权制度

《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几经修改,其对逾期举证行为的态度也发生了数次变化。证据失权制度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产生的:出于对诉讼活动紧凑性及程序正义理念的考虑,最高人民法院于2001年发布了《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该规定第三十四条首次以立法的形式将证据失权制度确立下来。民事证据失权是指诉讼一方当事人未在法院确定或当事人约定的期限内提交攻击防御方法,并因此被视为放弃了举证的权利,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将不再对新提出的证据组织质证。学界就证据失权制度的构成要件要素、国内立法的演进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证据失权制度应如何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笔者认为,证据失权制度首先是作为一项逾期举证制裁措施而存在的,并且在举证时限制度之下发挥着调节证据进入庭审程序的作用。在我国审判方式发生深刻变革的背景下,证据失权制度应当进行适当调整以实现其功能定位。本文通过分析不同法域下的证据失权制度构成要件要素,并对我国历史上存在的证据失权模式进行解...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烟台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3期
烟台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从构成要件看我国证据失权制度的功能错位

2012年《民事诉讼法》规定了证据失权制度,以督促当事人及时提供证据和促进诉讼为目的。(1)我国学界也认为引自西方的证据失权制度所具有的功能与西方证据失权制度相同,均为促进诉讼和提高诉讼效率。(2)然而,尽管证据失权的观念最初来自西方,但是观察2012年《民事诉讼法》和2015年《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可见,我国现行证据失权制度在构成要件上与西方制度存在诸多差异。一项制度的目的需要通过法律规范的构成要件来体现,构成要件是立法期望转换为法律现实操作的枢纽,其不同可能导致制度功能上的差异。虽然学界和立法者均认为我国证据失权制度的功能在于促进诉讼,但如果该功能无法通过实际制度的构成要件得到反映,则不能说法律制度具有这样的功能定位。本文通过梳理域外证据失权制度,归纳出不同法系证据失权制度的构成要件和功能定位,并将其与我国的证据失权制度比较,找到我国证据失权制度所属的法系,分析现有构成要件展现出来的功能错差,并提出相应的调整建议。一、两法系...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知与行》2018年03期
知与行

我国证据失权制度的比较法探析

证据是诉讼之王。证据制度在整个民事诉讼系统中的重要地位是显而易见的,由此,规范举证效力最有力的制约机制———“证据失权”制度在整个民事诉讼程序中的地位也就不言而喻。从庭前审查的独立到庭审的集中审理,再到二审的审查原则都受到证据制度的影响,一个完善的“证据失权”制度所产生的法律效果可辐射贯穿至整个诉讼过程。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在《证据规定》的基础上对“证据失权”制度进行了进一步的明确化修订,但是,就修订后的证据制度而言,仍然存在诸多缺陷与不足。这些缺陷和不足主要体现在其法律后果不尽合理、配套制度不够完善等方面。一、域外“证据失权”制度的相关考量纵观目前各国的民事诉讼法制度,基本上每个国家都有“证据失权”的相关规定。但是基于各国的诉讼理念、法制基础、审判模式等因素各异,各国在立法以及司法适用上对“证据失权”的判定标准也各不相同。比较而言,英美法系国家对举证时限的把控是相对严格的,其实行法定的证据失权制度,绝对忠于对程序正义的追求;...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3年34期
法制与社会

从程序正义中看民事证据失权制度

一、何为程序正义自从人类社会发展以来,正义就是一个亘古未变的话题。正义是人类社会的一种价值美德和价值理想。人们没有停止过对正义的追求,它伴随着人类的整个思想史。正义的有效体现是法对正义价值的确认与保障,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正义也要与时俱进,成为法的价值追求与目标。程序正义被称为“看得见的正义”,是英美法系国家的一种法律文化传统和观念。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这句格言的意思是说案件不仅要判得正确、公平,并完全符合实体法的规定和精神,而且还应当使人感受到判决过程的公平性和合理性。要使裁判结论得到人们的普遍认可,裁判者必须确保判决过程符合公正、正义的要求。程序正义有助于社会主义法治目标的实现,社会主义法治是法律建立在社会主义民主之上以及树立在法律在社会生活中的至高权威。法律的正义性在今天一般体现为通过民主程序表现出来的惬意。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原则被法律所确认,成为形成立法和司法的基本原则。在我国,证据规则不可能完全离开公平正义的基础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