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公司减资未通知已知债权人时股东的补充赔偿责任

裁判要旨$$   公司注册资本金对公司债权人具有担保作用。公司减资未履行通知已知债权人的义务时,减资行为对该等债权人不发生法律效力,公司股东应当在其减少出资的范围内就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对该等债权人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案情$$   上海孝诚健康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孝诚公司”)于2007年11月6日成立,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00万元,股东为戴卫华、北京中颐经典健康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中颐研究院”)。孝诚公司章程第五条约定:戴卫华第一期出资额为30万元;中颐研究院第一期出资额为70万元;第一期出资于2007年10月19日出资完毕;其余戴卫华未出资额为120万元,中颐研究院未出资额为280万元,于2009年8月29日之前缴。$$   2008年6月22日,陈梅华(作为乙方)与孝诚公司(作为甲方)签订《圣医堂健康管理协议书》一份。合同约定:乙方自愿选择“四星级疗养卡5万元/卡”的服务项目,成为圣医堂健康管理会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财会月刊》2018年18期
财会月刊

未出资股东补充赔偿责任的廓清及救济路径

一、相关案例梳理及问题提出在“放管服”改革的大背景下,作为规制我国商事制度有效法律文本的《公司法》于2013年将实缴制的注册资本制度改为认缴制,降低了公司进入市场的门槛,缩短了公司步入市场的时间,回应了中央政府推进经济改革的大势及需求。然而,认缴制却催生了很多“一元公司”等侏儒公司或注册资本大但缴纳期限畸长的无赖公司[1]。当这些公司陷入债务纠纷时,未出资的股东往往以未届出资期限为由进行抗辩,进而使债权人的利益岌岌可危。如何平衡股东出资期限的意思自治与债权人利益保护之间的矛盾,便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话题[2]。具体而言,认缴制使得《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的“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引发解释论上的冲突:“肯定说”认为该要件应当包括未届履行期限的股东,故此,法院应当判决未出资的股东就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否定说”则认为该要件不应当包括未届履行期限的股东,因此,法院应当驳回债权人的诉讼请求。由于法院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老同志之友》2017年10期
老同志之友

乘地铁遭遇伤害,该如何维权

或许是受城市交通拥堵病的除外。”据此,负有安全保影响,便捷、畅通、平稳的地障义务的这些公共场所管理!铁成了许多老年人出行的首选。者,有义务保障乘客的人身然而,一些老年人因体力、视和财产安全。如果是第三人力不佳,遭遇种种意外伤害案造成损害的,应当首先由第件时有发生。一些地铁经营者三人承担责任,地铁公司有明明存在各种各样的过错,却过错的情况下才承担一个补充千方百计设置误区,推卸责任。责任。他人推挤是赵婆婆受伤下面案例或许能给受害老人维的主要原因,但在乘客拥挤不权提供一些警示与帮助。 堪的情况下,地铁公司未采取一.他人拥推挤致摔伤,地相应措施,未完全尽到相应的铁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安全保障义务,根据公平原[案例]69岁的赵婆婆乘则,应承担(次要的)补充赔地铁时车厢内人多,.因无座位偿责任。 赵婆婆只好站立着。车到站停 二.被站台遗撒物滑倒车时,于拥挤中不慎被下车的撞伤,地铁公司承担安保义乘客刮倒摔伤,致右腿骨折。经务责任 地铁的工作人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民教育》2005年05期
人民教育

对学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分析

近年来,校外第三人或者饲养的动物致害学生的事故不断发生,如因学校管理混乱,存在安全隐患而导致学生被犯罪分子杀害、伤害;因教师失职,学生被不明身份之人领走而失踪;动物窜入学校咬伤学生等。法院对这些大体相同的案件中第三人和学校责任的认定存在较大的差别。有的认为学校和第三人的行为属于共同侵权,应承担连带责任。有的认为学校和第三人应按各自的过错大小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即属于按份责任。为了及时正确地处理好这方面的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7条第2款规定:“第三人侵权致未成年人遭受人身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学校、幼儿园等教育机构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据此规定,在校外第三人致害学生事故中,如果学校、幼儿园等教育机构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而不承担连带责任或者按份责任。在因第三人侵权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的侵权行为中,违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教学与管理》2004年22期
教学与管理

学校的侵权补充赔偿责任

近年来,校外第三人或者饲养的动物致害学生的事故不断发生,如因学校管理混乱,存在安全隐患而导致学生被犯罪分子、精神病人杀害、强奸;因教师失职,学生被不明身份之人领走而失踪;饲养的动物窜入学校咬伤学生等。法院对这些大体相同的案件中第三人和学校责任的认定存在较大的差别。有的认为学校和第三人的行为属于共同侵权,应承担连带责任。有的认为学校和第三人应按各自的过错和原因力大小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即属于按份责任。为了及时正确处理好这方面的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7条第2款规定:“第三人侵权致未成年人遭受人身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学校、幼儿园等教育机构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据此规定,在校外第三人致害学生事故中,如果学校、幼儿园等教育机构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而不承担连带责任或者按份责任。一、补充赔偿责任的含义在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股东补充赔偿责任解释论

《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13条第2款规定了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股东对公司不能清偿债务的补充赔偿责任,该制度在法律适用中主要存在两大问题:一是现行法律未明确规定“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判定标准,股东何时对公司债务担责存在争议;二是“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之范围存在争论,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主体范围以及债权人对未届出资履行期限股东的救济途径都需要加以明确。在法律适用中,“公司债务不能清偿”应采个案判断标准,法院根据公司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等证据综合判断公司是否处于不能清偿状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不包括未到出资期限的情形,除股东或公司对认缴期限存在恶意外,普通程序中不适用出资责任加速到期。关于公司不能清偿债务还应区分单笔债务不能清偿和公司普遍、持续不能清偿债务,针对不同情形,债权人应选择不同的救济途径。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