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依法治国背景下司法改革的路径选择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提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总目标。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次提出“法治体系”的概念,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形成后,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这一具有内在联系、互相影响、彼此制约的法治体系正在形成。传统意义上以法律体系为载体的静态法治正在向以法治体系为载体的动态法治转变,写在纸上的法律正在向生活中的法律转变,法律上抽象的权利正在向具体的诉权转变,司法的功能和价值再次被关注,司法改革正面临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重大历史机遇。$$ 应当看到,当前中国的司法改革具有良好的先决条件。党中央高度重视法治建设,依法治国已经成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法治政府建设稳步推进,全社会法治观念明显增强,司法体制机制不断完善,司法改革的内在动力和外部...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审判外部独立论

通过法律乃至通过司法的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来治国理政的能力,是国家治理能力的重要方面。完善司法治理体系,推进司法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成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方向,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要内容。当前的司法治理体系和司法治理能力尚不足以荣膺此项重任,我国司法系统的权威还不高,公信还不足。因此,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和四中全会决定对完善司法权力管理体制和审判权运行机制作了一系列的改革决策部署,要求确保审判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审判独立因此成为新一轮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议题。本文认为,审判独立的含义是一个三环的结构,第一环为法院内部的法官独立,第二环为法院之间的审级独立,第三环为法院外部的法院整体独立。本文将主题限定于审判外部独立,是在第三环意义上使用审判独立,即将审判权在党的领导下,依法独立于法院之外的地方各主要政治力量,界定为审判外部独立。全文共分五部分:第一章为审判外部独立的中国式图景,主要是对地...  (本文共18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中国法官职业道德价值研究

新时代,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已经成为主要诉求。国家要满足人民的需要才能解决社会主要矛盾。人民的需要,从基本层面看,包括物质需要和精神、文化的需要,当下人民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各个方面的需要日益增长,这是一种多维、深层的需要;从道德层面看,生活在共同体中的每个公民不仅要有道德的自觉,还要形成道德的自律,中华民族道德水平的高尚与文明才是终极目标;从法治层面看,法治社会、法治政府、法治国家的建成是人民生活美好的权利保障。人民的物质精神生活得到满足,只是满足人的生命需要和精神需要,而公平正义的社会,才是满足人性解放和资源共享的根本。社会公正需要法律的保驾护航,而司法公正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只有司法公正才能引领社会公正。十九大以来,依法治国方略已经全面实行,中国已经步入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新时代,对司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司法体制改革的目标也定位于司法公正上面。司法的客观公正体现在司法主体法官的行为当中。而司法...  (本文共18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1997年以来中国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进程中上海的实践与探索

始于20世纪80年代末以改革法院民事审判庭审方式为先导,以1997年党的十五大报告中正式提出推进司法改革为标志,中国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正式拉开帷幕,并延续至今。上海作为海派文化的发源地,自开埠以来就处于中西文化交锋交融的第一线,最早引入近现代司法理念和西方法治模式,新世纪以来又一直在为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而持续努力,在司法体制机制改革领域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一是它不可避免地是整个国家司法体制改革的组成部分,表现出鲜明地自上而下推进的色彩,展现了国家顶层设计的强力和权威;另一方面,它却是许多改革措施的肇始之地,许多适应上海司法实践需求,在上海司法机关工作中自发萌生的创新举措,经过上海这块法治土地的滋润和检验,逐渐为全国所了解和认可,并随之被最高立法机关或最高司法机关向全国推广,引发司法体制改革大潮中的点点浪花甚至波澜。司法体制改革只有起点,没有终点。要把上海建设成为社会主义法治城市,有必要系统梳理上海司法领域体制机制...  (本文共32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经济研究导刊》2019年20期
经济研究导刊

破解司法潜规则的司法人员制度解析

一、司法潜规则的含义及制度原因所谓司法潜规则,是指司法人员在运用司法权力解决法律纠纷的过程中所遵循的与国家司法显规则(即国家正式法律制度)完全不同的非正式的隐性办案规则。主要表现为:司法公平让位于上级指示或工作业绩,司法正义妥协于人情关系或权钱交易。请示办案、先定后审、久调不决等现象在司法实践中十分普遍。司法权力的运行离不开具体的人员操作,而对于这些掌握核心权力的人员来说,如何约束他们的司法行为、如何监督他们的办案过程,如何评价他们的工作业绩,如何激发他们的工作积极性,是关系到司法活动能否实现公平正义的重要基础。但我国长期的司法实践中,大多关注的重点都是如何约束和监督司法人员的办案过程,而较少关心司法人员的招录制度、业绩考评制度、责任追究制度。司法权力的公正行使必须依靠有效的制度,而我国现行的司法人员招录制、考评制、错案追究制等司法显规则在制度设计上均有瑕疵。首先,制度重点多侧重于事后惩罚,如刑法中的职务犯罪。其次,缺少制度本身...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岳论丛》2017年01期
东岳论丛

关于司法人员文化修养与公正文明司法的几点思考——兼论厚植防范冤假错案的文化基因

(1)在我国,司法人员因语境不同有广狭义之分。狭义的司法人员指国家司法机关内依法行使国家司法权的人员,即依法行使国家审判权的法官和依法行使国家检察权的检察官。广义的司法人员泛指所有依法行使具有司法性质的国家职权的人员。基于《国家赔偿法》第17条、第18条将“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督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时的侵权损害行为纳入国家刑事赔偿(司法赔偿)的范围,可以认为广义的司法人员除法官、检察官外,还包括行使犯罪侦查权的公安、安全机关人员,看守所行使刑事诉讼相关职权的人员,以及监狱管理机关行使刑罚执行职权的人员。本文采用广义的司法人员概念,但以法官、检察官为主要研究对象。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做出判决,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这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案件终于在错判22年后得到纠正,教训极为深刻。聂案的教训和需要反思的问题是多方面的(2),有关研...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26期
法制博览

探析建立健全司法人员履行法定职责保护机制的必要性

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指出,“建立健全司法人员履行法定职责保护机制。非因法定事由,非经法定程序,不得将法官、检察官调离、辞退或者作出免职、降级等处分。”这一规定对于维护司法公正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可谓意义深远。应当认为,这既是保障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的有力举措,也是完善法官、检察官队伍职业化建设和落实法官、检察官职业保障的具体体现。一、建立健全司法人员履行法定职责保护机制,为司法“去行政化”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长期以来,司法一直受到“行政化”的困扰。有鉴于此,《决定》强调“非因法定事由,非经法定程序,不得将法官、检察官调离、辞退或者作出免职、降级等处分”,通过建立健全与法治国家相匹配的司法人员履行法定职责保护机制,旨在改变以往法官、检察官队伍管理的过度行政化,建立起符合法官、检察官职业特点的司法人员管理制度。而这,也与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健全法官、检察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