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聚焦警察形象建设

21世纪,面对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快速发展,警察应该是什么形象,如何树立警察形象?基于这样的主题,由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主办的第一届警察公共关系论坛于10月29日至31日在北京举行。这次论坛是以今年上半年公安部宣传局、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人民公安报社、江苏省公安厅联合举办的第一届警察公共关系论坛征文活动为基础的。经过两年多的筹备,来自全国18个省、市、自治区和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以及韩国警方的专家学者和研究人员共48位代表参加了第一届警察公共关系论坛。中国国际公关协会、中国行政管理协会的负责人和专家也参加了论坛。$$ 这次论坛具有明确目的和理念。论坛的工作理念是:建学术平台,搭沟通桥梁,树立21世纪中国警察服务形象。组织论坛是为了打开警察公共关系对外交流的窗口,借鉴国内外警察公共关系的理念和方法,促进中国警察形象建设。因此,第一届警察公共关系论坛明确提出,今后一两年内希望通过与会代表的努力达到第一届警察公共关系论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南警察学院学报》2019年01期
河南警察学院学报

不同群体视角中的警察形象

一、警察形象研究综述警察形象(Police Image)指人民群众对公安民警和公安机关的全部看法和评价,是以警察自身的知识、能力、素质等为基础,通过具体的职能活动呈现给人民群众的印象和感受[1]。国内对警察形象的研究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研究内容多集中于警察形象概念的界定及塑造警察形象的意义;影响警察形象的主要因素、警察形象现状以及建设途径等方面[2]。在警察形象的影响因素里,大部分集中于论述新媒体对警察形象的双重影响[3],研究对象有微博和媒体语言语料库(MLC)等,大多数研究都认同新媒体对警察形象存在着双重影响:一方面新媒体的广泛性、实时性为警察良好形象的树立提供了便利[4];另一方面,新媒体呈现信息的模糊性、随意性又为警察良好形象的树立制造了颇多障碍。也有学者从警察系统内部对警察形象的塑造与维护进行研究,从警察职业教育到警察机构的相关制度制定,都提出警察系统自身要主动有所作为,树立和维护自身形象,如加强警察职业化教育...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现代世界警察》2016年02期
现代世界警察

警察形象及其视角

这个题目,好像是一个关于艺术创作的问题,与各级公安机关所高度重视的警察形象不是一回事。因为警察形象,似乎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固有的印象和评判,以及怀有良好愿望的期待;而视角,太艺术了,像一个作家或画家的艺术创作,比如电影里的马天民。其实不然,每一个人都是艺术家,并从各自不同的视角来完成警察形象的显影成像与创作;而各级公安机关试图树立的警察形象,不过是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群体视角,尽管特定环境下的人民群众,又往往是由一个个具体的当事人、围观者甚至利益相关的人组成的,并不一定代表中国特色政治语境下的人民。如此说来,如何看待警察形象?什么样的警察形象才是好形象?在客观现实与主观愿望之间,又与视角有什么关系?先举个例子吧。我儿子在新加坡时认识了两个瑞士女孩,她们是到新加坡旅行考察准备做硕士毕业论文的。结果有一个周末,她们从马来西亚旅游回来,把一台价值不菲的照相机弄丢了,找回的可能性不大。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她们选择了报警,并谎称她们是在新加坡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西警察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广西警察学院学报

语言身份认同:警察形象危机的触点与转治

“后现代”,“这是一种无所不在(特别是在西方)的现实,涉及网络、社会分化、道德相对论、多元文化论、全球迁移以及媒体轰炸等。”[1]当下,“警察形象”正是在这种“后现代”的“媒体轰炸”中深陷危机的。而语言则在“媒体轰炸”中充当着“可燃点”“导火索”与“炸药包”,个别民警的“雷人雷语”则成为媒体轰炸的“二氧化锰”。民众与警察长期的历史性对抗在“表达主体”析解下移的今天,在线上、线下的言语对峙中,呈现出警察群体怯语、失语、无语,民众群体“语喷”的怪诞现象。言语对峙失衡的深层原因是民众群体对警察公职身份“执法不公”不满情绪的言语放大,是对警察公职身份“潜藏规则”好处的意念类推;更深层的原因是民众群体“公权”意识觉醒对话语权力把持的向往,是民众群体对语言身份认同的幻象重构。语言身份认同的底层是话语权力之争,脱困警察形象危机,构筑和谐警民关系要以语言身份认同为触点、要以“对话”为转治路径,其为兼治标本之举。一、语言八卦——警察形象危机的触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赤子(下旬)》2016年12期
赤子(下旬)

新时期警察形象重塑——以基层队伍正规化建设为突破口

警察形象即政府形象,即国家形象,是工作的态度是:消极冷漠的多、责怨不满的便是“严抓严打”、“专项整治”、“争先需与党政机关形象相提并论的人民公仆形多、驳斥抗法的多、造谣传讹的多,导致公创优”活动最多的时候,在强压和利益的驱象。“国家之安危,公安系于一半”,警察安工作开展受阻、警察生命健康难以保障、使下,一些部门和所队靠“人情”办案,政形象的好坏直接影响了警察自身权益的保政府行政效率和声誉降低、广大百姓的安危治从轻,经济从重,执法过程中违纪失职、障、队伍正规化建设的进程和公安机关业务得不到最大守护,这些都是不良警察形象造查处不当的实例比比皆是,超额完成任务的工作的开展,新时期塑造一支作风优良的人成的。由此来看,不论是为了扭转当前局势同时也滋生了腐败。有的“窗口”单位人员民公安队伍的任务迫在眉睫。以往所有实践还是为了公安队伍未来的可持续性发展而考素质堪忧,工作中不能端正态度,对待群众证明,期望通过优化公安机关内部某一机制虑,重塑警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6年02期
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学报

基于SWOT分析的警察形象重塑影响因子

SWOT分析法最初应用于对企业竞争态势的分析,通过评价企业的优势(Strengths)、劣势(Weaknesses)、竞争市场上的机会(Opportunities)和威胁(Threats),用以在拟定发展战略前对企业进行全面深入的分析以及竞争优势的定位。随着政府公共职能要求的凸显,政府为公众提供的服务也可以视为“产品”,因此该理论也可以运用到警察形象管理中来。一、警察形象重塑的优势分析(一)警察形象有较高的社会认知度对警察形象的社会认知是对警察群体的看法,警察形象具有较高的社会认知度,基于以下原因:1.警察表情的刻板印象。“警察”这个词在公众心中最表层的客观形象是身穿制服一脸威严的男性形象,这也是占据公众心智范围最为广泛的一类形象。这类形象尽管认知的层次很浅,但明显地与其他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区别开来,具有组织个性。2.警察性格的主观评价。对警察性格的认知存在着严重的两极分化。一方面,公众在面对如火灾、抢劫、偷盗等危机时往往会想到...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