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浅谈打黑除恶工作中的法律适用

今年初,中央政法委在京召开全国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严密部署:在全国范围内有重点地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依法严惩黑恶势力犯罪,建立健全打黑除恶长效工作机制,推进各项社会治安工作,实现社会治安持续稳定,为“十一五”规划的顺利实施、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    经过近半年的整治斗争,打黑除恶工作在全国范围内取得了卓有成效的进展。但随着反黑工作的深入开展,目前我国在反黑立法方面所存在的缺陷也逐渐暴露出来,严重影响了“打黑除恶”的效果。 $$    一、我国刑法对于“黑社会性质犯罪”构成“门槛”过高,量刑过轻 $$    现行刑法第294条将黑社会性质组织规定为,“组织、领导和积极参加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在司法解释中,又将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要求有以下特征:(1)组织结构严密,人数较多,有较明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南警察学院学报》2019年05期
河南警察学院学报

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新特征及社会化治理路径探析

作为国际社会公认的、有组织犯罪的最高形态,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早已被联合国大会宣布为“全球性的瘟疫”“世界三大犯罪灾难之一”。国际刑事犯罪学家们经过分析后也普遍认为,现代黑社会组织较之历史上的黑社会,不仅活动领域更加广泛、组织形式更加严密隐蔽,而且犯罪活动更加凶残毒辣、作案手段更加智能化、科技化,对社会对人类危害更大[1]。当前,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精准打击与有效防控,已经成为现代国家治理工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①。一、问题的提出历史地看,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党和政府就开始对诸如卖淫、赌博、黑社会等丑恶现象进行严厉打击。轰轰烈烈开展的“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等运动对社会中既存的青帮、红帮、袍哥会等黑社会组织进行了一次大清理,加之美国反华、中苏关系破裂、中印边界冲突、越南战争,“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反右倾”和“反右派”斗争,自然灾害、经济困难,“十年动乱”[2]等一系列特殊的政治经济原因,使黑社会犯罪在1949年至1978年这...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河南警察学院学报》2019年03期
河南警察学院学报

当前“扫黑除恶”斗争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及对策——以徐某某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为例

徐某某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很长时间里一直是影响N市社会治安的重要因素,群众反映也较为强烈。由于“保护伞”的存在,一直未能铲除。2014年10月群众反映到中央巡视组后才引起高度重视。Z省公安厅为此成立了专案组,在初步摸清了该黑社会性质组织架构及主要犯罪事实情况下,2016年6月专案组开展了首次集中抓捕行动,一举抓获首犯徐某某等骨干成员30余名。2018年1月16日,N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依法判处首犯徐某某死刑,其他21名骨干成员无期徒刑、有期徒刑不等[1]。随着首犯被判处死刑,铲除在N市横行10余年的徐某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斗争暂告一段落。但从效果上看这场战斗远没有结束,其中暴露出的问题,折射出我国当前“扫黑除恶”面临的困境,值得我们去总结和反思,这对进一步深化“扫黑除恶”专项行动有重要意义。一、徐某某黑社会性质组织主要犯罪事实①徐某某黑社会性质组织首犯徐某某系刑满释放人员,1999年至2006年因聚众斗殴、寻衅滋事、赌博,先后三次被判...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法治论坛》2019年01期
法治论坛

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延续性

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属于妨害社会管理秩序这一同类客体的范畴,是一种共同犯罪,而且是一种危害性巨大的特殊集团犯罪,是一种以暴力或暴力为后盾,又以侵害财产为目的的复合型犯罪,严重影响社会的稳定和正常秩序,严重影响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和获得感,一直以来都是各国刑法严厉打击的对象。一、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最显著特征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外在表现形式有多种类型,各国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特征的定义也各不相同,但都包括两个重要特征:第一,具有一定的组织,虽然内部结构的严密程度高低不同,但一般具有存在的持久性;第二,有组织地进行一系列的非法活动。1与①其他犯罪相比,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犯罪主体活跃时间较长,保持了较长时间段的延续性,多次实施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并非偶发的单次作案。简而言之,黑社会性质组织就是长期聚集在一起做各种坏事的一群人,一群人做坏事的案件很多,但只有长期做各种坏事的才能算是黑社会性质,因此,时间上的延续性是该犯罪组织最为明显的一个特征。黑社...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检察调研与指导》2019年03期
检察调研与指导

从三方面区分“恶势力”与黑社会性质组织

“恶势力”虽可以看作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雏形,但与刑法专门设置条款规定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不同,我国刑法对“恶势力”犯罪尚无独立罪名规定,其认定必须适用如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敲诈勒索等具体罪名。鉴于恶势力与黑社会性质组织在犯罪行为特征方面均表现为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具有暴力性质的手段,因此笔者主要围绕组织特征、危害特征及经济特征等三方面对二者进行辨析。一、组织严密程度和内部控制能力存在明显差别(一)把握组织严密程度黑社会性质组织表现为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组织结构稳定,层级和职责分工较为明确。而恶势力的组织特征则表现为以相对固定的纠集者为中心,三名以上成员形成相对松散的犯罪组织。比如,在一起涉嫌恶势力犯罪案件中,犯罪分子长期从事高利放贷、暴力催收,该组织成员均系同村人,从小一起长大,日常从事各自的工作,并无密切交集,仅在需要暴力催收债务时由纠集者把成员组织起来,实施暴力讨债违法犯罪活动。经审查,该组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律适用(司法案例)》2018年06期
法律适用(司法案例)

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司法认定新探——兼谈黄某1、何某1等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为了依法惩治日益猖獗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1997年刑法第294条规定了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组织罪,入境发展黑社会组织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最高法院于2000年出台了《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2000年司法解释》);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02年出台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以下简称《2002年立法解释》);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于2009年出台了《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2009年纪要》);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将《2002年立法解释》中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界定吸纳为刑法第294条第5款的规定;最高法院于2015年出台了《全国部分法院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2015年纪要》);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于2018年出台了《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