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厦门市:4*8.17944;派出所:7*14.4448;交通违法行为:2*7.71383;驾驶证:4*10.0889;公安局:5*9.39941;亲属关系:4*20.0428;驾驶人:3*7.1224;在线访谈:2*7.31774;篇长:1348

4月29日,福建省厦门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新版厦门公安公众服务网(http://www.ga.xm.gov.cn)正式上线试运行。升级后,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亲属关系证明等5项证明可在网上申请,高速公路上的交通违法也可在网上处理,还有80个办事项目可在网上预约、预交材料。$$ 动动手指就能申请五项派出所证明$$ 以前,市民到派出所办理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亲属关系证明、户籍证明、户口注销证明、户口迁入(迁出)方式证明,至少要跑两趟派出所。$$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厦门市公安局推出了派出所证明网上申办服务,对5种常用派出所证明的申办条件、材料范围、领件方式和委托办理要求进行了规范。申办人只需登录新版厦门公安公众服务网,点击“网上办事大厅”,就可向派出所提出办理申请,在证明办好后,才需要去派出所领取材料。材料可先在网上审核,如果不全可以马上补。到了领取的时候,民警还将进一步核实申请人的身份。$$ 此外,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研究》2006年01期
中国研究

中国父系宗族与婴儿的认知

欧美人类学界对于中国亲属制度的说法在许多议题上或有不同的看法,但他们却倾向于对这一点表示一致赞同,那就是曾经被称为“中国亲属制度(Chinese kinship system)”或“中国家庭制度(Chinese familysystem)”的那种东西是以祖宗的阴影或至少是父系继嗣群体的重要性为其决定性特征的,也因此有了“中国父系继嗣制(Chinese patriliny)”这个说法。此观点的滥觞可溯及20世纪前半叶中国人类学作为人类学的一个次领域的巩固成形期,但是直到1950、1960年代,在已故的英国人类学家莫里斯·福瑞德曼(Maurice Freedman)的两部划时代的巨著(1958,1966)的巨大影响之下,此观点才开始有了一些分量,是福瑞德曼对于中国东南农村地区极为重要的宗族次文化的人类学式表述,才开始让人类学家们相信:借用伊文斯-浦里査(Evans-Pritchard,194〇)和梅尔·佛提斯(Meyer Forte...  (本文共20页) 阅读全文>>

《绍兴文理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2017年02期
绍兴文理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

探析古楚方言词“飵”

一、“飵”义源流探析扬雄《方言》(卷一):“餥、飵,食也。陈楚之内相谒而食麦饘谓之餥,楚曰飵。凡陈楚之郊南楚之外相谒而飧,或曰飵,或曰食占。”古人相见而食麦饭,陈楚之内称为“餥”,楚地曰“飵”。许慎在《说文解字》对于“飵”亦有记载,在汉代,随着小麦产量在整个农业中的比重迅速增加,麦饭成了人们不可或缺的主食之一。“飵”在传世文献中出现次数有限,现列举以供说明:作为名词,“飵”表相谒时而食之麦饭。“飵”不晚于汉代后期,在汉人看来,麦饭之类并非高档食物,然亦是招待宾客之良品。唐代段成式《酉阳杂俎》[2]:“饴谓之〈食彥〉(一曰〈食隹〉)、饱〈食宛〉谓之〈食者〉(一曰〈食肙〉)、餥飵〈食古〉(“〈食古〉”本二字,皆从鱼),茹叽食也。”宋代梅尧臣《访石子涧外兄林亭》:“既能置鲁酒,又复饷楚飵。”《太平御览》:“又曰:青精飵方,太极真人传王君,授授之际,斋戒十日,二千六百年传十人。”作为动词,“飵”表“吃麦饭”,亦可表“吃”之义。《广雅·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民间文化论坛》2017年02期
民间文化论坛

社会性别视角下的亲属关系研究——评刁统菊博士的《华北乡村社会姻亲关系研究》

—评刁统菊博士的《华北乡村社会姻亲关系研究》满珂笔者在《能动性理论与女性人类学的发展研究》一文中简要概括了早期人类学发展与女性主义研究的差异和交叉a,强调当时忽视女性的人类学探讨也未能将她们完全排除在外。具体而言,虽然Moore在检讨学科性别盲点的时候指出“由于‘我们’的性别偏见,往往把男性作为报道人,认为他们掌握着信息来源,在社区中扮演重要角色”b,但是因为“在人类历史的大多数时期,亲属关系是人类生活的基本组织形式”c,“尤其对于非工业社会来说,更是如此”d,所以传统人类学特别关注亲属关系和婚姻制度。于是“在田野作业中的观察层面,和男性一样,女性的行为(包括她们的婚姻、经济活动、仪式等)也被详尽地加以描述”e,然而,正如“李维史陀认为亲属系统的本质就是男人之间交换女人……他对原始社会的交换理论进行应用和补充:婚姻是一种最基本的礼物交换的形式,女人是最珍贵的礼物。以女人为礼物来建立关系比其他礼物都更有效,因为那建立的不只是一次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2期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布努瑶“拟亲属关系”与社会秩序建构

一、拟亲属研究概述“拟亲属”现象在社会中普遍存在,学者们对它的概念内涵及其特征进行了总结归纳。朱炳祥认为“虚拟亲属”是非血缘或姻缘联系而构成的亲属,如通过干亲、收养、结义、攀亲等方式所形成的亲属[1]。明确拟亲属的概念并描述它的存在形式。麻国庆这样定义:拟制亲属主要指在社会结合的人与人关系中,在生理上、血缘上没有亲属关系的人,用与家和亲属相类似的关系来设定他们之间的关系所建立的类似亲属的关系[2]。强调拟亲属关系形成的过程。段友文说,虚拟亲属关系是亲属关系的扩展形式,是社会成员通过某种仪式同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姻缘关系的其他成员结为亲属,结为亲属的双方形成特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3]。指出拟亲属关系的社会性。简言之,拟亲属就是非某类亲属通过某种方式纳入该亲属范畴的关系,它是社会关系的再生产,是一种社会行为。这基于亲属的基本概念:在血缘关系和姻亲关系上所形成,具有一定权利、义务等社会要求。同时,相关研究者还探讨了拟亲属的功能与意义。...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亲属关系研究的变革与困局——评萨林斯《亲属关系的是与非》

_、亲属关系研究的生物性一文化性之争与本体论的转向人类学发端于对亲属关系(kinship)的关注,亲属关系人类学和政治人类学、经济人类学、宗教人类学相比,被视为更基础的研究,几乎每一个进行过田野调查并撰写民族志的人类学家,在自己的作品中都要首先阐明当地民族的亲属关系,这是一切社会关系,特别是前现代社会中的社会关系的基础。而今,著名人类学家萨林斯也在晚年开始深人这一研究领域,于2013年出版了自己的研究成果《亲属关系的是与非》(What Kinship Is—And Is Not),试图重新定义“亲属”,同时扫清人类学研究传统中对于亲属关系的谬见。萨林斯在本书前言中开宗明义提其中,拉德克里夫布朗的单系血统理论,将生殖产生的亲子关系“父一母一子”和子女间关系视为亲属关系的核心和来源,认为所有社会的亲属关系都是从这个核心家庭扩展和延伸出去的,通过生与被生的血亲关系联系起来的,最终形成“世系群”W。在这里,核心亲子关系与系谱的纵向传递是...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