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寒夜,目击“神舟”远航

2002年12月30日凌晨,-20℃。$$  静静的载人航天发射场上,100多米高的发射塔架在聚光灯的照耀下更显庄重、神秘。$$  今夜,“神舟”四号无人飞船将要从这里启程远航。$$  看着温度计上仍在下滑的红色汞柱,人们的心都被悬了起来。$$  “各号注意,30分钟准备!”$$  0号指挥员郭保新铿锵的口令穿透沉寂的寒夜,所有的岗位进入决战关头。$$  指挥大厅里,发射场副指挥长崔吉俊端坐在指挥台前,充满血丝的两眼紧紧盯着显示屏。为了“神舟”四号的试验成功,他和发射场所有科技人员一样,连轴转了整整60天,身体已经到了疲劳的极限。$$  几天前,一场大雪让气温降至-28℃,是发射中心40多年来这个时段从未有过的最低温度。一时间,已转运至发射场的船箭塔组合体,以及数以千计的地面设备经受着严峻的考验。为了保证试验产品各项技术状态的正常,发射场指挥部临时成立了“抗寒应急小组”。这是一场特殊时刻大协作、大团结的决定性战役,最终目的是要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02-12-30
《河北水利》2018年12期
河北水利

寒夜

寒寒夜夜客客来来茶茶当当酒酒,竹炉汤沸火初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老同志之友》2017年21期
老同志之友

寒夜买醉

花残叶落尽秋声,衣薄难温老去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老年教育(长者家园)》2016年04期
老年教育(长者家园)

寒夜敲诗

鸟惊寒风烈,月笑老叟痴。为酌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芙蓉》2016年05期
芙蓉

红林乐队

这样的天气真是恐怖啊,大片的雪花盈盈落下,在寒夜的冷空气中闪烁着磷火一般的光,呼啸的北风就像是狗在叫,而地上已经结了厚厚的冰。“哎哟!哎哟——哎哟!”人们摸黑走在道路上都发出这种呻吟。“冬天到,雪花飘——”红林在田野里撒尿时唱出了这样的歌。红林其实是我的外公。他把歌儿唱给亡灵们听,同时自己也听到了。他感觉到自己心地善良,在一片冰天雪地里,他的心儿是多么地炙热。他背着乐器,赴往可怜的人们的呼唤。黑夜也不可怕,红林迈着稳健的步子。遥远的村庄透出幽暗的灯光,远远望去,静悄悄的,雪花在那灯光下固执地舞着。整个村子都沉浸在哀伤中,可欢乐即将到来。因为红林已经勇敢地上路了,他找不到不勇敢的理由,就像他找不到不幸福的理由一样。谁也没必要为死人的事发愁,天空还是那种淡黄色,土地照样长满石头。荒凉的大地又住进了一位尊贵的客人。他死前流着混浊的鼻涕,老糊涂地在饭桌上放着响屁,可是在这里,他的屋顶是雪白的,到了来年开春,四周便芳草茵茵。他受到自己的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芙蓉》2016年05期
《美文(上半月)》2013年12期
美文(上半月)

让寒夜远去

下了一天的雪终于停了下来。像是没有欣赏够雪花儿的翩跹,北风突然呼啸着把漫山遍野的雪无数次地掀到天空,又让它无数次地重新飘落。待炊烟散尽,风也疲惫不堪,雪总算找到了落脚的地方。知道又是一个寒夜。一铺火炕和炕上的一个火盆,使多少个寒夜被闩在门外。今夜的月光朦胧得让山野更加空茫,路隐藏在雪里,所有知青的脚印都在雪里。踩不到自己的脚印,双腿便畏惧得迈不出去。明天早晨,社员会从各自的院子里出来,路才会从雪里出来。触摸寒冷的第一反应是寻找温暖。雪后的夜晚,当然是有路可走的夜晚,双腿便不由自主地迈向山坳里的灯火。尽管那灯火并不如知青点里的明亮。说来倒是连自己也不清楚,天一下雪,心绪便也跟着雪花儿纷飞,雪停了,心还在飞,一直飞到眼睛看不见的很远很远的地方。那个地方有好大一片灯火,且又车水马龙,但未必有雪,至少不会有眼前这么大的雪。山里的雪像是为心留下的空白,雪下得越大,心便越发空荡,甚至连仅存的一丝慰藉也被雪覆盖得严严实实。心飞来飞去,只是一阵...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