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冯其庸:让传统文化给我们自信

■要把我们的历史特点、文化特点、思想特点呈现给世界$$   ■传统文化的修养让人不肤浅、不浮躁,也更优雅$$   人物简介:冯其庸,著名红学家,名迟,字其庸,号宽堂。江苏无锡县前洲镇人,1924年生。1954年任教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学系,1975年至1986年主持脂本《红楼梦》的校注并创建红楼梦研究所,任所长。1986年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并兼任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学系教授。除红学研究外,对中国文化史、古代文学史、戏剧史、艺术史都颇有研究。已出版的学术著作有30余种,计2900万字。$$   炎热的夏日,北京通州区,张家湾。不知是因为主人的淡雅、怡然,还是汉瓦、石刻、线装书流溢出的古韵,走入这座被冯其庸先生称作“瓜饭楼”的青翠小院,清凉与安适的氛围,仿佛有意带着访客洗去都市尘嚣,感受中国文脉一个安安静静的小小瞬间。$$    没有传统文化,一个民族就没有根$$    记者:最近,中国人民大学将组建国内高校中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05-07-06
《中学生阅读(高中版)(上半月)》2017年11期
中学生阅读(高中版)(上半月)

《红学大家冯其庸》阅读

2017年I月22日,红学大家冯其庸在北京潞河医院安详离世,享年93岁。冯其庸以《红楼梦》研究名世,对于红学,他的一大贡献是抄本。1974年10月,诗人袁水拍任国务院文化组副组1长。他找冯其庸商量有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可以做。冯其庸建议校订《红楼梦》,因为这么重要的传统经典,却一直没有一本真正经过认真校对的可靠读本。第二年,《红楼梦》校汀组正式成立,袁水拍任组长,冯其钳任副组长,并主持校订业务。校订组碰到的第一个困难是:已发现的《红楼梦》乾隆抄本有十几种,校订究竟该以哪个本子为底本?这个问题让来A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争论不休,校订工作陷入個局。冯其讲提出用庚辰本,却招致激烈反对,因为曾有红学权威发长文否定庚辰本的价值,认为该抄本是多个本子拼凑起来的。有人甚至对冯其庸说:你主张用庚辰本?拿证据出来说话。多年后,冯其庸在《风雨平生》中这样回忆:“研究庚辰本,我用最笨的方式。我用各个本子跟庚辰本来对,一句一句对。”全部对完后,冯其庸发现,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协商论坛》2017年03期
协商论坛

红学大家冯其庸:笨功夫才是“真功夫”

2017年1月12日,红学大家冯其庸在病榻上接受记者的专访。一句“我下的都是笨功夫”,概括了他一辈子的学术历程,也凸显了他对传统文化的一生挚爱。10天后的1月22日,冯老在北京潞河医院安详离世,享年93岁。冯老的离去,使我们痛失一位博学多才的文化大家。哀悼之余,重温冯老生前与记者的最后谈话,不禁感慨———最好的缅怀,或许就是让这种“笨功夫”精神永不消逝,让我们对传统文化的热爱与传承永存不息。采访定在1月12日下午3点半,因为这时冯老刚午睡醒,是一天中精神最好的时候。冯老的房间小小的,很暖。他半躺在床上,见了记者,摸索着要戴上眼镜。他的幼女冯幽若拍拍他的肩,示意他不需要戴眼镜,他便把眼镜拿在手里,神情专注。记者在冯老耳边“喊”话“:冯老,我用几个晚上的时间读完了您这本厚厚的口述自传《风雨平生》。”冯老从枕头上很努力地抬了抬头,用清楚利落的声音说:“好,这样我们才有对话的基础。”用各个本子跟庚辰本对,一句一句对张家湾是曹雪芹墓葬发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红楼梦学刊》2017年04期
红楼梦学刊

大处落墨 曹红兼容——冯其庸的大红学

人民大学国学院的学者曾撰文阐发“冯其庸的大国学”,很符合其庸先生倡导大国学的理念和实践。红学,作为中国传统学问之一,有其文化学术大背景的依托;又由于作品内涵的深邃和作家身世的迷离,在二百多年的发展中分支细密、承载丰厚,宜乎大度包容、互济共进。正因为冯先生把握了红学之大,才成就了他对新时期红学的重要贡献。文化使者人们都知道,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之初,红学曾有“风向标”的美誉,学术文化的复苏,率先在这一领域显现出来。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冯其庸有关《石头记》早期抄本和曹雪芹家世渊源之研究已揭载于国内及香港报刊。1980年,冯其庸受邀参加了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召开的国际《红楼梦》研讨会,与会的大陆学者还有周汝昌、陈毓罴两位,冯其庸任组长。这是经由中央外事部门批准的,当年的国际环境复杂,人们对封闭已久的中国所知甚少。作为学者,冯其庸当然准备了论文在会议上宣读,即《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凡例》并进行了答辩。与会的除了发起人周策纵、赵冈和美籍...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共产党员(河北)》2017年06期
共产党员(河北)

文史大家冯其庸

著名文史专家、中国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顾问冯其庸,1月22日12时1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博学多才冯其庸,名迟,字其庸,号宽堂,江苏无锡县前洲镇人,1924年2月3日出生。历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红学会会长、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市文联理事、《红楼梦学刊》主编等职。以研究《红楼梦》著名于世。著有《曹雪芹家世新考》《论庚辰本》《梦边集》《漱石集》《秋风集》等专著二十余种,并主编《红楼梦》新校注本、《红楼梦大词典》《中华艺术百科大辞典》等书。1982年3月,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的《红楼梦》。这个校注本始于1975年,由吴世昌、吴恩裕、吴组缃、周汝昌、启功等老红学家担任校注工作的顾问,全书的校注工作则由冯其庸总负责。之后,这个版本的《红楼梦》就广受学界与读者认可,并成为通行的《红楼梦》版本。根据最新数字统计,这个校注本的《红楼梦》已累计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老年》2016年03期
中国老年

冯其庸的灵性

1924年,冯其庸出生于江苏无锡。由于出身贫寒,少时屡因交不起学费而辍学。1943年,19岁的冯其庸靠自修考入无锡工业专科学校。课内课外,钟情于绘画和诗词,细节之处无不彰显灵性。一天,他和画友邵雪泥在公园饮茶,与雪泥的老师、无锡著名画家诸健秋不期而遇。时值盛夏,雪泥手里摇着一把纸扇,扇面绘有山水,诸健秋看见,就拿过去,仔细端详,问:“这是谁画的?”雪泥指指冯其庸:“是他。”诸健秋满脸惊讶,认真打量了冯其庸几眼,对雪泥说:“他画得比你好啊!你跟我学了几年,还没有他这几笔。”当得知冯其庸家贫,无钱拜师,便特许随意进入自己的画室,诸健秋告诉冯其庸:“看,就是学!”当时,无锡工专的张潮象牵头组织了“湖山诗社”,听说冯其庸热衷诗词,便招呼他参加。冯其庸自觉不够格,说:“我还不懂得如何作诗,恐怕不适宜参加。”张潮象讲:“不管你能否参加,先写一首诗给我看看。”听后,冯其庸便以当地曾经兴旺显赫而今冷落衰败的东林书院为题,吟成四句:“东林剩有草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