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武汉 择校大战演变为择户博弈

秋季开学已过半月,有些孩子进入了满意的中小学校,家长舒心;有些孩子却未能如愿,家长堵心。不少家长感叹:如今,择校已成家长心病!$$    记者了解到,武汉育才一小、武汉小学等名校向来炙手可热。一些人不惜一切代价,将孩子户口移到名校所在社区。去年,家住育才一小附近的一位老人带着外孙来报名,经校方核实,孩子和妈妈的户口在外婆家,而爸爸的户口却在他处。这不符合武汉市就近入学的规定,孩子被拒绝入学。据了解,为了孩子将来能“择”到好学校,一些女性结婚后,户口仍留在娘家,孩子户口也落在娘家。育才一小等学校每年要花费大量精力来核实学生的户口,经常发现有弄虚作假的。$$    小学升初中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05-09-22
《小学生作文》2019年19期
小学生作文

通往外婆家的乡间路

外婆家所在的村子不大,静谧而美丽。村前是一片广阔的农田,阡陌纵横、稻香阵阵;绵延几十公里的丹阳湖从村子后面流过,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洒在湖面上,为清澈碧绿的湖水增添了几分灵动。可也正是因为村前有田野,村后有湖泊,我们去外婆家只能从东西两个方向进村。乡间路窄,需要先走别村、穿小巷,爸爸说在这种路上开车总是提心吊胆的。我记得小时候,为了安全起见,我们通常都会选择坐长途汽车去外婆家。每次下车后,外公还得骑三轮车来接我们。穿过两个村庄,骑过一条条狭窄的、坑坑洼洼的沙石路,一路上,三轮车时而摇摇晃晃,时而颠来颠去,好不惊心动魄!怪不得每次一坐上车,妈妈总是把我揽在怀里。听妈妈说,这条路是她以前去县城读书的必经之路,她每次一走就是一个小时,费时费力。我不由得感叹:妈妈那个时候连上学都这么辛苦呀!但是,最近两年,每次去外婆家,我都能看到小路在慢慢“升级”———原来狭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民主》2019年04期
民主

邓坝”外婆家

在我还分不清什么是麦子、什么是韭菜的时候,会像小尾巴一样随着哥哥们到乡下的外婆家。外婆的家最早时住在邓家坝,是老家盱眙西南面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当地人称为“邓坝”,四个舅舅同住在一个庄子上。那时的村庄是不通公交的,下车后还要步行约十几里路才能到。尽管交通不便,每年我们兄妹都盼着能去一趟,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去外婆家过暑假是最高的奖赏。为了抄些近路,要过一个叫做“滚涧”的地方,涧中一个个石头砘子被湍急的河水冲击,激起高高的白色的浪花,好似要将人卷入水中,很吓人。奋力跨过这些大石头砘子是去外婆家的必经之路也是必修功课,每过一趟都是胆量的挑战、成长的历练。儿时的我很瘦,胳膊如麻秆般粗细,疼惜我的外婆小心翼翼地帮我洗澡,生怕因为用劲大了搓断了我的胳膊。为了能让我长胖点,外婆想方设法为我弄些吃的,她用菜园里鲜嫩的青菜熬菜粥,将沉底的稍厚一点的米粥留下给我,而外婆、舅舅和舅妈他们只喝上面一层更稀的能照得见人影的粥。一把炒黄豆,一个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民主》2019年04期
《江苏教育》2019年33期
江苏教育

外婆家

~~外婆家@蒋子禾$南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快乐语文》2018年33期
快乐语文

快乐的周末

每到星期日,便是我最高兴的时候,因为我可以去山村里的外婆家玩。每次到外婆家,外婆总是准备了一大桌的美食,我的肚子总是吃得圆滚滚的。外婆家的院子很大,我经常和哥哥在院子里玩跳房子、捉迷藏……玩累了就去池于边捞鱼,就算只捞蝌蚪、螺玩玩也很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雪莲》2019年02期
雪莲

百岁外婆的梦想

40年前,我刚好10岁。那时候,家里兄妹多,父母没有时间照顾,就把我送到乡下外婆家,之后我大部分时间是在外婆家度过的。这是大足一个交通落后,信息闭塞的小山村,因刘姓人家居多叫做刘家坝,让我记忆犹新的是那条通往外婆家的路。外婆家离县城大约要走1个多小时的山路。当时,那条路还不能称作是路,崎岖、狭窄,路上坑坑洼洼,尽是大大小小的乱石块和黄泥巴,路边荆棘丛生,有一段路还是几座荒凉的坟堆,阴森森的非常可怕。尤其是下雨天,山路更是湿滑、难走,鞋子很容易被陷进去,一不留神就会摔下山坡,村里人叫苦不迭。外公外婆以务农为生,每天起早贪黑忙碌,生活仍贫困交加。外婆养了一群母鸡,等鸡蛋凑足一筐后拿到县城里去卖,以贴补家用。有一次,外婆刚出门不久,天上突然下起瓢泼大雨。外婆提着一筐鸡蛋走在山路上,路面泥泞不堪,晃晃悠悠。在经过一个土坡时,脚下一滑从坡上滚下去,摔得满身是泥,鸡蛋也七零八落碎了一地。外婆从泥地里爬起来,看着摔得满地的碎鸡蛋,眼泪“啪嗒、...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雪莲》2019年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