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国将对月球进行测绘

本报北京5月5日讯 记者赵亚辉从日前举行的全国测绘科技大会上获悉:“十一五”期间,国家将在测绘领域实施一系列重大科技专项,将首次发射我国自主开发的高分辨率系列测绘卫星,还将在月球测绘、极地测绘等若干前沿技术上有所作为。    据专家介绍,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测绘过覆盖全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06-05-06
《测绘与空间地理信息》2005年02期
测绘与空间地理信息

极地测绘人剪影

鄂栋臣作为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主任,从1984年10月参加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开始,先后5次远征南极科考,3次赴北极并曾到达北极点考察。曾任中国南、北极考察队副队长、党委副书记等职。是全国惟一一名同时参加过“三首”考察者——参加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建立长城站、参加中国首次东南极考察队建立中山站、参加中国首次北极科学考察队赴北冰洋考察。主持负责中国21年南、北测绘科学考察和测绘科研攻关项目。鄂栋臣教授是我国著名的极地测绘专家、南北极测绘科学研究领域的学术带头人、国际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大地测量与地理信息工作组的中国常设代表。鄂栋臣教授所领导的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已连续参加了中国21次南极考察和3次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地理信息世界》2004年02期
地理信息世界

黑龙江测绘局极地测绘工程中心成立

为配合国家极地基础测绘的需要,2 0 0 4年1月19日,黑龙江测绘局成立了极地测绘工程中心。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主任陈立奇,武汉大学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主任鄂栋臣,黑龙江测绘局局长李志刚和副局长王英斌为“黑龙江测绘局极地测绘工程中心”揭牌,并在黑龙江测绘局进行了《南极考察地区基础测绘设计书》评审工作。中国南极测绘,在国家测绘局和南极考察办公室的共同关心和支持下,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中国极地测绘空间数据管理系统的设计与实现

我国南极科学考察已经20年,积累了丰富多样的中国极地测绘空间数据。但一直都没有对这些来之不易的数据进行科学、系统、完整的管理。为了抢救与保护由国家出资所获得的大量的、宝贵的极地科学数据资源,并为国内外科学界和社会公众提供专业研究所需的中国极地测绘空间数据,建立了中国极地测绘空间数据管理系统。笔者在对历次极地考察所获得的极地测绘空间数据进行整理、分类的基础上,参考国际标准化组织(ISO/TC211)元数据标准、美国联邦地理数据委员会(FGDC)的CSDGM以及中国可持续发展信息共享元数据标准,设计了能够描述中国极地测绘空间数据的元数据标准,并对各类数据进行分析并设计了相应的数据结构,建立了中国极地测绘空间数据库。利用数据库技术、网页制作技术以及网络服务技术,实现了对数据的浏览、新增、编辑及查询,并实现网上发布,从而改变传统的手工作业方式和纸介质的数据保存方式,实现数据的动态更新维护,提高工作效率和数据的现势性,更好地服务于极地科学...  (本文共7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北画报(上旬)》2019年03期
湖北画报(上旬)

“极地之父”的测绘人生

被誉为“中国极地测绘之父”的武大教授鄂栋臣,2月21日因病逝世,享年80岁。从此,那个曾经的放牛娃,那个连续11次挑战南北极的先驱者,那个为我国极地科考奉献一生的老人,走了,去了比南北极更遥远的地方。他是中国第一幅南极地图——长城站地形图的测绘者;也是中国第一个南极地名——长城湾的命名者·,他1984年参与中国首次南极考察,作为中国极地测绘事业的幵创者、极地测绘与遥感信息学的奠基人,他一生7次参与南极考察和4次北极考察,两次在国家南极科学考察中荣立二等功……放牛跬的远大抱负1939年7月,鄂栋臣涎生在江西广丰山区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抗战年代,家庭异常贫苦,小小年纪的鄂栋臣没有条件上学,成了一名放牛娃。直到解放后的1950年,村里办起了小学,11岁的鄂栋臣第一次有了念书的机会。他天资聪颖,又肯下功夫,很快就成为班上最优秀的学生……I960年,鄂栋臣考取武汉测绘学院(现武汉大学),攻读天文大地测量专业。鄂栋臣曾在一次演讲中动情地说道...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测绘》2011年06期
中国测绘

鄂栋臣:与极地的不解情缘

臀鲜卿卿呷黔飞产荞鄂栋臣,1939年7月出生于江西省广丰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创始人、中国著名极地测绘专家;现任武汉大学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主任,极地测绘科学国家测绘局重点实验室主任,国际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地学常设工作组中国代表和专家组成员。他冒着生命危险7次入南极,4次入北极进行测绘考察,他带头进行的极地测绘研究,有多项科技成果已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为我国极地测绘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首入极地时,他已经45岁,此后他又多次进入极地进行考察,前后多达11次,当他64岁时,还要坚持进入北极进行考察,是什么力量驱使着他不断坚持,不断挑战极限呢?为此,我们采访了中国极地测绘专家、武汉大学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主任鄂栋臣教授,请他分享极地测绘科考的经历以及取得的成果。鄂栋臣教授多年来从事测绘高等教育和科学研究工作,是中国极地测绘与遥感信息工程科学考察研究的开拓者和学术带头人,曾任中国南极考察队副队长、党委副...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