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实用化”倾向妨碍科学创新

提要 $$    我们的文化当中有一种缺乏以认识自然界基本规律为目标的研究传统,我们的价值观偏于实用化。过于强调“学以致用”,而“学以致知”讲得很少。这种局限性也表现在科学成果的评价体制上,就是过于强调研究的短期产出。$$    基础研究是自主创新的基础,我国基础研究的状况如何呢?我用“进步虽快而差距还不小”来概括。$$    我国的研发经费投入增长很快,从1991年的7.43亿元到2003年的87.7亿元,13年增长了10.8倍。另外,我国已拥有一支总数约7.9万人的研究队伍,总体研究水平不断提高,涌现出一批与国际科学界对话的人才。现在,我国的基础研究在当今国际科学前沿的若干学科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整体水平居发展中国家前列,正处在从跟踪向原始性创新、由量的扩展向质的跨越的转变之中。$$    但是,我们的弱点也很明显。总体创新能力和水平还落后于国际平均水平,大多数高新技术的核心知识我们还未掌握。瑞士洛桑研究所把国家分为五类。第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06-06-06
《山东经济战略研究》2006年07期
山东经济战略研究

陈佳洱:“实用化”倾向妨碍科学创新

基础研究是自主创新的基础,我国基础研究的状况如何呢?中科院院士、核物理学家陈佳洱近期用“进步虽快而差距还不小”来概括。陈佳洱认为,我国的研发经费投入增长很快,从1991年的7.43亿元到2003年的87.7亿元,13年增长了10.8倍。另外,我国已拥有一支总数约7.9万人的研究队伍,总体研究水平不断提高,涌现出一批与国际科学界对话的人才。现在,我国的基础研究在当今国际科学前沿的若干学科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整体水平居发展中国家前列,正处在从跟踪向原始性创新、由量的扩展向质的跨越的转变之中。但是,我们的弱点也很明显。总体创新能力和水平还落后于国际平均水平,大多数高新技术的核心知识我们还未掌握。瑞士洛桑研究所把国家分为五类。第一类是全面领先国家——美国;第二类是科学技术强国,包括日本、德国、英国;第三类是科学大国,包括意大利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安庆科技》2009年01期
安庆科技

上海基础研究投入全国居首

向基础研究“播种”,上海力度最强。去年,上海地方基础研究投入超过3.7亿元,在全国居首位。据初步统计,今年这一数字将刷新至4.6亿元,同比增长24%。今年,科技部对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地方基础研究工作做了专项调查,结果显示:去年,全国各地基础研究投入约12.22亿元,比2005年增长3...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研究》2018年12期
科学学研究

中国基础研究改革与发展40年

(1)一九五六——一九六七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纲要(修正草案),http://www. most. gov. cn/ztzl/gjzcqgy/zcqgylshg/200508/t20050831_24440. htm。1基础研究认识变迁基础研究政策包括政府促进基础研究发展的政策,以及政府为了国家的总体目标而开发利用基础研究成果的政策。其内涵取决于政府对基础研究的认识,受制于国家政治经济体制、产业发展阶段以及国际科技竞争态势,也深受科技体制架构与科技发展战略的影响。基础研究作为重要的科技政策概念引入我国是改革开放的产物,此前的政府科技政策文件中,我国多采用“基础理论”或“理论研究”而不是“基础研究”作为相对于应用研究(考虑具体实用目标的研究)甚至技术研发的概念(1)。1985年,我国开展第一次全国科技普查,首次正式引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科学研究分类,并作为科技政策制定和科技体制改革的重要基础。在此分类中,基础研究并非仅限于纯基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科技中国》2018年12期
科技中国

韩国文在寅政府基础研究振兴基本方向

一、振兴基础研究遵循的基本原则为促进基础研究的长远发展,需要遵循的基本价值导向包括:创意性、自由度、多样性、稳定性和责任感。为实现基本价值导向,在制定基础研究政策和开展研发支持的过程中遵循10个基本原则:(1)建立创新型创意自由发展的体系;(2)明确世界最领先、最高水准的研究方向;(3)大力支持科研人员;(4)确保科研成果具有长远影响力;(5)拓宽研究领域;(6)为青年科研人员发展创造条件;(7)建立没有干扰专心研究的环2018年6月29日,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发布《第4期基础研究振兴综合计划(2018—2022)》,旨在营造各领域具有创新意识的科研人员能够自由、专心进行研究的环境,推动各学科领域持续产出具有创新性的科研成果。未来五年的主要措施包括:推动以科研人员为中心的基础研究创新、构建全周期的基础研究支持体系、营造自由与责任并存的科研环境、建立国民感同身受的基础研究生态系统。境;(8)以信任为基础推广成熟的科研文化;(9)...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工程科学》2018年06期
中国工程科学

分类支持基础研究 促进全链条颠覆性技术创新

Supporting Basic Research by Classification toPromote Whole-Chain DisruptiveTechnology Innovation张慧琴,平婧,孙昌璞(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研究生院,北京100193)Zhang Huiqin, Ping Jing, Sun Changpu(Graduate School of China Academy of Engineering Physics, Beijing 100193, China)一、前言改革开放带来了过去40年我国经济、社会和科技方面的巨大进步,但随着中国从大国到强国的奋力崛起,美国必将全面遏制中国发展。因此,仅仅在点上挣脱“卡脖子”问题不足以完成国家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使命。在各个关键点上实现突破是我国科技发展所必须的。我国科学研究在单一技术指标上实现世界领先已有不少事例,比如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在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研究》2019年01期
科学学研究

研发投入对企业基础研究和产业发展的阶段影响

根据全球知名专业信息服务提供商汤森路透2017年发布的《2017全球创新报告:进无止境》(The State of Innovation 2017:The Relentless Pursuitof Advancement)显示,全球创新活动仍保持增长,但中国发明专利增长速度放缓、研发投入缩减[1]。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 2016年1月发布的《科学与工程指标》统计结果显示,在研发支出指标上,2012年中国研发资金的5%用于支持基础研究,美国这一比例为17%。同时,中国将84%的研发资金用于支持开发,美国这一比例为62%。由于基础研究缺乏明确的应用目标,因此,一般大量基础研究需要政府的支持。从各国对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试验开发的相对重视程度的角度分析,中国对基础研究支持相对不足可能反映了企业在研发投入方面发挥的作用较大[2],企业是研发投入主体,但很少投入基础和应用研究,企业具有重大突破意义独立的研发活动并不活跃。那么,在对...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