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下)

1927年3月20日晚,北伐军东路军进入龙华,上海处于北伐军的包围中,发动起义的时机已经成熟。3月21日清晨,中共上海区委根据中央的决定发动第三次武装起义。3月21日中午12时,停泊在黄浦江上的轮船和全市的工厂同时汽笛长鸣,巨大的声响在黄浦江上空不停地回荡。顿时,电车停驶,工厂停工,轮船抛锚,商店关门,学校罢课,人们从四面八方拥向街头、车站、码头和广场,在预定的地点会合,上海80万市民总同盟罢工开始了!$$  下午1时半左右,南市区打响了起义的第一枪。工人纠察队以小南门救火会钟声为号,兵分三路进攻,包围淞沪警察厅,攻打第二区警察署和沉香阁路警察二区一分署,围困第一警察署,攻占南区街分署和铁路南站等。下午3时,各路工人纠察队、自卫团、海军起义人员在江南造船厂及高昌庙兵工厂前会师,包围驻厂的直鲁军海防卫队士兵,迫使敌军全部缴械投降,第三次武装起义首战告捷。$$  接着,虹口各厂工人纠察队,攻占虹口中心警察署,打退了敌人的猖狂反扑。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06-06-30
《湖南党史通讯》1987年06期
湖南党史通讯

大革命时期的湖南工人纠察队

工人纠察队是我党领导的工人运动的武装组织形式。从1脚年至19盯年,湖南各级工会普遍组织了工人纠察队,在各种政治、经济斗争中发挥一了重大作用。“马日事变”以后,各地工人纠察队对反动统治者的大屠杀政策进行了英勇的反抗.后来成为各地工农武装起义与井冈山工农红军的骨干力量之一,在湖南工人运动史上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页。 一、工人纠察队的产生 J922年,安源路矿、新河、岳州铁路等处_工人俱乐部和长沙泥木工会等在领导_上人进行罢工斗争时,都组织了工人纠察队或工人监察队,粤汉铁路工人罢工时成立了工人敢死队。这些工人武装,对于保证罢工斗争胜利,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以后,湖南各地举行黑工或示威游行时,都由工仗纠察队员负一责维持秩序。 1 925年冬.中铸湖南区奏准备迎接北浅,组织了一个军事委员会.山杨福涛负贵。I咒6年北伐军进入长沙前,湖南全省工团联合会为了维持长沙的佚序,组织一J‘10。。多人的工人保安队,负责防守长沙城门及要道。叶开鑫部溃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军事历史研究》1991年02期
军事历史研究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支工人武装——省港罢工工人纠察队

省港罢工工人纠察队是中国工人阶级的伟大创举,是中国共产党建立工人革命武装的初次尝试。这支中国职工运动史上最早的工人革命武装,其矛头是针对帝国主义的。正如中国早期工人运动领袖邓中夏所说:“省港罢工是中华民族反帝国主义的先锋队,纠察队是省港罢工站在前敌与帝国主义搏战的先锋队,所以纠察队是中华民族反帝国主义先锋队的先锋队。”①本文拟就这支工人武装的建立、功绩及其特点等问题作些探讨。省港罢工工人纠察队的建立,.20.军事历史研究竟开枪扫射,军舰亦同时开火,当场打死52人,伤117人,制造了比“五姗”惨案更为严重的“沙基惨案”。广东和全国人民义愤填膺。帝国主义的血腥屠杀使省港罢工工人深深认识到,反抗帝国主义不能光停留在罢工上,还必须把斗争引向深入,对香港进行封锁,准备坚持长期斗争,以“制敌人一一香港政府的死命”③。省港罢工工人纠察队便应运而生了。 省港罢工工人回到广州,各工会纷纷自动组织工人纠察队。1925年7月3日,中华全国总工会省港罢...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武汉文史资料》2009年Z1期
武汉文史资料

开着火车迎接解放军进城

1949年5月16日清晨,我们十几位工人纠察队队员受命到岱家山迎接解放军进城。早上七八点钟,我们带着印有工人纠察队的袖章,从江岸车站整队出发,经下正街、头道街上了大马路,走到岔马路,稍事休息一会,我们忽然发现马路上来了几个人,头上戴有用柳枝条编的伪装。我们观察了一会,估计是亲人解放军,就立即迎了上去。对方看到我们一起跑来十几个人,立即吆喝道:“排好队,举起手。”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怔住了,二话没说都“投了降”。紧接着,他们又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有没有枪?”还问,“前面有没有国民党军队?”我们都如实作了回答。通过问话,进一步证实了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大家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了,高兴地说:“解放军同志,我们是来接你们的!”正在这时,又来了一个人。他用疑问的口气喊:“张班长,怎么样?”那位班长回答说:“指导员,这是铁路工人纠察队。”指导员听说是铁路工人纠察队,跑过来用一口东北话亲切地问我们好,同时又机警地向铁路和江边望去。只见江边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上海党史研究》1994年03期
上海党史研究

华电工人纠察队长袁化麟被判死刑之谜

死里逃生四·一二中被捕入狱掩人耳目蒙蔽当局制造假新闻1927年5月13日上海《新闻报》大字醒目标题刊登一则消息:“华商电气公司电车司机工人纠察队长袁化麟,因共党嫌疑,经军法庭判决,昨已被枪决。”同月《上海工人日报》报道“四·一二”事件中被杀害人员名单中,列出“袁化麟,男,34岁,判死刑,5月12日杀害于南阳桥附近,家中有妻子各一人。”六十余年过去了,袁化麟的名字,早在人们的记忆中消失。最近,《华电工运史》编写组同志,走访上海三次武装起义老工人,根据回忆的线索,顺藤摸瓜,深入调查。在安徽望江县找到了袁比麟之子的下落,再从当地派出所查阅到袁化麟于1958年病故的档案。大量事实和材料证实:袁于1927年“四·一二”事件中被捕后,并未被处决,而是经当时中共上海地下组织营救,并通过工会在广大工人中发动募捐,共集资银圆600元,买通法官,将袁保释出狱。被枪决的是另一名死囚,并非袁化麟本人。当时报刊上登载的消息,实为掩人耳目,蒙蔽反动当局的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龙门阵》2005年09期
龙门阵

“文革”首次大武斗——重庆“一二·四”事件纪实

工人纠察队陷入困境 “重庆工人纠察队”是19“年9月由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指示成立的。当时重庆的市委第一书记兼市长任白戈已被宣布“罢官”。在“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赤卫军”等群众组织的影响二年第j辅象回提二,私明阵 .荒唐岁月下,在“文革”不断扩大的形势推动下,重庆地区开始出现少量造反派组织。为了稳住重庆,李井泉带着挂名“中央文革”成员(实际未参加“中央文革”工作)的西南局宜传部部长刘文珍和四川省委工交政治部主任燕汉民等坐镇重庆,协助重庆市委工作。当时广大干部和群众都像“十六条”所指责的那样,对这场“文化大革命’,运动、“很不理解”。他们大多沿用“反右”运动时的认识和经验来看待这场运动,认为红卫兵、造反派的行为是“匈牙利事件”,到一定时候,毛主席、党中央必然会号召反击,依靠工农兵来捍卫无产阶级专政。因此,包括重庆市委在内的各地党政领导,都不可避免地处于两难境地:一方面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动员群众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另...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