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土地改革运动:12*75.7336;毛泽东:6*8.63858;中共中央:2*3.19964;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2*3.19964;老解放区:5.5*20.001;半老区:2*7.67237;篇长:1236

1947年全国土地会议后,各解放区为贯彻会议精神,从各级党、政、军机关抽调大批人员组成工作组深入农村开展工作。1947年11月至12月,一个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波澜壮阔的群众运动,很快在陕甘宁、晋绥、晋察冀、晋冀鲁豫、华东等老解放区,东北等半老解放区,以及鄂豫皖、豫皖苏、豫陕鄂、江汉、桐柏等新解放区广泛开展起来。 $$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十分重视解放区的土地改革运动,于1947年11月重新印发了毛泽东1933年主持制定的《怎样分析阶级》和《关于土地斗争中一些问题的决定》两个重要文件。同年召开的中共中央十二月会议讨论了有关土地改革的一些具体政策,之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领导人,集中力量解决新形势下土地改革的具体政策和策略。1948年1月18日,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关于目前党的政策中的几个重要问题》中写道:“土地改革在群众尚未认真发动和尚未展开斗争的地方,必须反对右倾;在群众已经认真发动和已经展开斗争的地方,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07-09-29
《才智》2010年02期
才智

解放战争时期太行解放区的土地改革运动

一、土地改革前太行解放区农村经济概况太行解放区,也称晋鲁豫区,地处山西、河北、河南三省交界处,包括晋东南、冀西、豫北三部分。据华北新华书店1947年出版的《晋冀鲁豫边区分区详解地图》所载统计:全区共有44个县,2个直辖市,全区耕地17,620,279亩,人口5,593,591人。土地改革前,太行区的土地占有是极不合理的,大部分集中在少数地主阶级手中,而广大农民没地或少地陷于重重盘剥之下。该区邢台、武安、林县、赞皇等22个县159个村,土改前共有土地492,700多亩,24,668户,其中地主701户占有土地129,753亩;富农1,831户,占有土地115,198亩;中农8,662户,占有土地154,813亩;贫农、雇农、手工业者、小商人及其它共13,674户,占有土地92,958亩。换而言之,就是占总户数2.8%的地主,却占有26.3%的土地;占总户数7.02%的富农,占有23.3%的土地,即占有总户数不到10%的地主富农占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才智》2010年02期
《炎黄纵横》2009年09期
炎黄纵横

我曾是“土改兵”

2009年第9期全国解放后,进入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福建省与全国一样掀起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1950年11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十兵团二十八军在全军抽调一批官兵,组建闽北土改大队,奔赴农村支援土改。我是当年被抽去支援土改的志愿兵。1950年10月下旬,我从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十八军教导团毕业后,分配到83师247团后勤处任宣传员。10余天后,突然接到上级命令,执行新的任务,即与部队抽调的官兵支援地方土改。命令如山倒,数百名指战员立即到军部报到集中编队,转为“土改兵”。第二天,凌晨4点20分起床,6时全体“土改兵”全副武装出发,一路风尘一路歌。从闽南沿海前线急行军,3天后辗转到建瓯,再经过半个月土改集训,政策“练兵”,学习土改方针、政策、任务和华东地区土改暂行条例,以及农村阶级成分划分界线,重温革轮教田、祭田、庙田,列入国有土地统一命军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纪律,计算面积分配给农民。从此,贫下中农、使自己很快适应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湘论坛》2017年02期
湖湘论坛

任弼时与反对党内“左”倾错误

回顾中国共产党九十多年的历史,不难发现,从成立时到现在,中国共产党不时受到来自“左”的或右的两种倾向的干扰。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主要干扰来自“左”的方面。对于两种倾向的认识,人们普遍认为,“‘左’带有革命的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1]375任弼时对党内“左”倾错误的认识与斗争经历了一个艰难而又曲折的过程。中国共产党成熟前,党内连续出现“左”倾的错误时,任弼时既难善其身,又是受害者,在实践中逐步认识“左”倾错误,成为党内反对“左”倾的先驱力量;中国共产党成熟后,党内反对“左”倾错误的力量不断壮大,任弼时为反对和清算党内“左”倾错误做出了巨大贡献,是党内反对“左”倾错误的中坚力量;革命形势迅速发展时,党内的“左”倾错误再次抬头,任弼时独具慧眼,及时发现并果断处置,是党内反对“左”倾错误的决定性力量。他在反对和清算党内“左”倾错误的斗争中所表现出来的政治素养、政治品格和政治智慧,是今天中国共产党人取之不尽、长期有效的政治营养。一、...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四川文理学院学报》2017年05期
四川文理学院学报

对待统计数字的“工具理性”——《西南区土地改革运动资料汇编》评介

目前学界关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土地改革研究可谓成果丰硕.但以研究地域观之,主要是华北、东南以及华南地区,兼顾西北、中南,而在西部占据重要地位的西南地区的土改研究,目前尚未得到应有的关注.事实上,西南地区涉及现四川、贵州、云南、重庆三省一市.(1)人口分布与山川地形各异,租佃关系错综复杂,深入研究该地区的土地改革,对于丰富学界对西南土改的认识,推进国内的当代史研究,其意义尤为重要.历史研究的首要在于占有大量的第一手资料,梁启超曾言:“史料为史之组织细胞,史料不具或不确,则无复史之可言”.[1]在土改研究中,各地档案馆藏相关档案资料则在其中占据重要地位.但实际上,除了档案资料外,当时地方党政机关内部编辑与发行的土改资料汇编、简报、通讯、统计等,则较易为研究者所忽略.例如,在西南土改研究中,《西南区土地改革运动资料汇编》(简称《汇编》,后同——笔者)即属此类.鉴于此,拟对该汇编向读者作一简要评介.1编写体例与内容梗概《汇编》为中共中央...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广西党史》2006年Z1期
广西党史

土地改革运动

在旧中国,农民有一句顺口溜:我是娘养的,命是保长的。这些农民不仅缺乏土地,生活无着,而且国民党保长随时以各种方法征收苛捐杂税相要挟,农民无法承担,导致一户户农民家破人亡。新中国建国初期,城市人口五千多万,农村人口是三亿八千多万。毛主席说过“:中国的革命实质上就是农民革命。”广大新解放区尚未进行土地改革,完成这些地区的土地改革,是建国初期的一个重大的革命任务。1950年6月30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通过和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宣布在全国废除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