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广东高院 发回重审“许霆案”

本报广州1月10日电 (记者李刚)备受关注的“许霆案”出现转机。记者今日获知,广东省高院在受理许霆案上诉后,将于近日发回广州市中院重审。据介绍,广东省高院原计划于下周一对该案做终审判决,但考虑到该案的特殊性,最后决定将该案发回广州市中院重新审理。年仅24岁的许霆是否将因为一台出了故障的ATM取款机和一时贪念而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08-01-11
《法制与社会》2018年22期
法制与社会

略论民事二审发回重审制度

一、概念及价值民事二审发回重审是指,在民事诉讼二审审理阶段,二审法院为履行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的监督职责,在认为一审判决存在认定基本事实不清,或者存在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时,裁定将一审判决撤销,将案件发回一审法院重新审理的制度。二审发回重审制度在维护当事人的审级利益,强化上法院对下级法院的监督,确保案件在实体和程序上的公正等价值上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尽管2012年新的《民事诉讼法》相较于旧的《民事诉讼法》对于发回重审制度的构建进一步完善,但未根本杜绝发回重审案件随意性较大、基本事实不清标准模糊等问题。笔者在求学的同时,亦从事司法实务工作,对此颇有感触,故以实证分析的方法,对民事二审发回重审制度进行分析并试图提出一些浅薄的见解。二、从实证分析中发现问题笔者统计了某中级人民法院自2017年5月1日至2018年4月30日期间发回重审案件的情况。该中院在此期间共审结民事二审案件1274件,其中发回重审案件149件,发回重审率为11.7%,发回...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律与生活》2017年01期
法律与生活

陪酒女奸杀案:发回重审,谜题待解

一场婚外情、一起强奸杀人案,将一名女孩的年龄永远定格在23岁,也让一名酒吧青年副总被羁押达4年零8个月。一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后,该青年不服,坚称自己无罪,提出上诉。2016年11月1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的终审裁定。陪酒女惨死出租屋。案发后第二天,警方逮捕了第一时间发现死者的死者情人薛某伟,并认为薛某伟雇凶强奸婚外情人后灭口,且自导自演“施救”过程。对于以上说法,现被押在广州市第三看守所的薛某伟连喊冤枉。那么,案发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陪酒女惨死出租屋2011年4月,薛某伟在过生日与同事们一起庆祝期间,与22岁的陪酒女赖虹互生好感。随后,两人发展成情人关系。薛某伟在自家附近为赖虹租了房并经常与她在此相会。2012年3月22日凌晨1点多,赖虹与同事在外面喝酒。其间,薛某伟打电话问她在哪里。接着,薛某伟来找赖虹,但席间两人没有交谈。随后,薛某伟先离开。凌晨1点20分左右,赖虹向同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东行政学院学报》2015年01期
广东行政学院学报

设立审查程序:破解刑事二审发回重审难题新路径

一、难以破解的刑事二审发回重申难题先看一个案例。2006年,河南新乡金汇肉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善升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被刑事拘留。该案历经了5次一审,新乡市中院4次发回重审,河南省高院1次再审。2010年河南省高院宣告王善升无罪,本案耗时四年多,才最终定音。[1]现实中这样的例子不少。针对如何监督和控制刑事诉讼中的发回重审权,社会各界也进行了集体性反思。但在影响刑事司法制度的根本性因素诸如体制性障碍或“潜规则”[2]48仍然存在的大背景下,现有的控制机制或学者们所构想的解决“图景”,难以真正消解这一制度给司法实践带来的“硬伤”。(一)现有监督方式的缺陷。1.内部监督乏力。由于刑事二审发回重审不涉及当事人的实体性权利处理,审判管理部门一般不会对案件进行实质性评查。并且,因为同在一系统内,很多事情缘于中国独特的熟人文化而被艺术化处理,其监督作用非常有限。而法院体制的行政化色彩容易使审判委员会因某种“法院利益”而形成“集体意识”。笔者所...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安阳师范学院学报》2015年04期
安阳师范学院学报

刑事案件发回重审范围立法之弊端与矫正——以福建念斌案的重审流程为观察视角

福建念斌案历时8年10次开庭审判,念斌4次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该案经历了一个漫长的“上诉——发回重审——上诉——复核——发回重审——上诉——终审”过程。对于念斌来说,这是一个循回往复的8年炼狱生涯。这个过程反复多次、历时漫长,若从实然角度单看其是否符合法律规定,难发现一丝违法之虞,但从应然角度,却也不难发现我国立法在发回重审的范围界定方面存在的法律弊端。念斌案激起了理论界和实务界对我国无罪推定、司法独立、有效辩护、禁止双重危险、非法证据排除等诉讼原则,证据裁判、自白、补强证据等证据规则,还有国家赔偿、绩效考核、命案必破等政策和制度的深刻反思,具有重大的法治意义。一、念斌案反复发回重审的合法性与正当性思考2008年2月1日,福州中院以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念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念斌不服该判决提出上诉。12月18日,福建高院在开庭审理该案后,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案件发回福州中院重审。2009年6月8日,福州中院再次作出死刑...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河南警察学院学报》2014年03期
河南警察学院学报

刑事发回重审制度域外考察及借鉴

刑事发回重审制度是刑事诉讼程序确立的一项重要制度,是指二审法院经过对一审案件审理认为一审判决、裁定存在认定事实错误或者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审判等事由;由二审法院作出撤销一审判决的裁定,将案件发回一审法院,由其另行组成审判庭重新审理的审判制度。发回重审制度在诉讼程序中有特殊地位和重要意义,其设立的根本目的是强化二审法院对一审法院的监督,纠正一审法院的审判错误,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是对被告人的权益受到侵害时采取的一种补救措施[1]。考察近些年来不断曝光的冤错案中,发回重审被反复使用,造成案件“拉锯式审判”,引起法学界对这一制度的反思。就发回重审制度本身而言,它既非一种案件审理方式,也非一种审级制度,它只是对二审案件的处理方式之一,是对一审裁判的否定。一、我国新刑事诉讼法有关发回重审制度的规定我国新刑事诉讼法对于发回重审适用的程序和发回的理由未作修改,即发回重审适用于二审程序、再审程序、死刑复核...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