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自由要以邻为伴

自由是一个迷人的字眼。因为,作为一个个体的生命,有了自由,才有可能获得创新的灵感,工作的快感,生活的幸福感。$$自由,从来也是人们歌唱的一个话题:“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自由,更是人们追求的一个境界。早在我国的西周、春秋时期,人们就追求做一个“国人”,即享有人身自由和不同权利的“自由人”。十八世纪的法国资产阶级,在其革命时期及获取政权以后,更是把“自由”同“平等、博爱”一起作为旗帜高高举起。马克思主义的经典作家更是高瞻远瞩,隔世跨代地在《共产主义信条草案》、《共产党宣言》等著作中,为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勾画出了未来社会就是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一个“自由人联合体”,在那里“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能完全自由地发展和发挥他的全部才能和力量”,并且,“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最终“成为自己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从而也就成为自然界的主人,成为自己本身的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08-05-12
《山东文学》1984年05期
山东文学

乡邻曲

太阳.亡朴﹄‘食︸‘启.6‘︸,甘︸‘哦,北方的太阳幼年的同乡如今我们这儿虽有青山绿水却是个雾檬檬 雨潇淆的地方我常在梦中寻觅您那坦荡温暖的光每当黄昏’我们会站到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辞书研究》1960年30期
辞书研究

“连展”释义质疑

“连展”释义质疑孙书安“连展”一词出自宋人陆游《邻曲》诗:“浊酒聚邻曲,偶来非宿期。拭盘堆连展,洗煮黎祁.乌将新犊,青桑长嫩枝。丰年多乐事,相劝且伸眉,”诗中”连展”与“黎祁(豆腐)”对仗,定是食物名无疑。但究属伺种食物,仅从诗句看却不得而知。虽然陆游自注“连展,淮人以名麦饵”,缩小了让人猜测的范围。然“麦饵”一词既可释为“麦饼”,亦可释作“麦类食品”,陆游自注显然是用作泛称而不是作为专名。《辞海》未收“连展”词目。《辞源》收此条,释义用陆游诗自在作“麦饵”。旧《辞源》及《中文大辞典》皆本陆诗自注。“麦饵”既有专名字泛称两个意义,辞书以之释连展,便是释义含混。《汉语大词典》释作“麦饵;面条”。这除了亦用陆游自注外,又增加了“面条”一义。如是,这个释义便从释义不准确发展到释义错误,可谓是过犹不及。当然此错亦有因。即它比以上辞书增引了两条例证。其一是清人王士《池北偶谈·谈艺三·唐诗字音》的例句:”今山东制新麦作条食之,谓之连展,连读...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微电脑世界》2000年22期
微电脑世界

漫谈虚拟社区

人,作为社会群体的一员,天生具有交往的需求和愿望。 然而现代社会的迅速发展,尤其是城市化的加快,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告别了乡村生活。居于高楼大厦的城市居民,再也没有昔日邻居间时常串门、聊聊家常的便利。晋人陶渊明笔下那种,’邻曲时时来,抗言谈在昔”、“过门更相呼,有酒斟酌之,’(召移居》二首)的生活场景在木远的将来也许只能在影视和文学作品中见到。同时,现代人还更加看重个人的隐私权。家庭规模向小型化发展,凡代同堂的传统生活格局愈益鲜见。在紧张忙碌的一夭工作之后,年轻一代更喜欢闭门楼阁中,让自己得到彻底的放松。与以往那种鸡犬相闻的生活方式相比,其隐私权的确得到了更好的保护。应该说这是社会文明的一种进步,不过人们也随之产生了某种失落感。现代社会邻里之间颇有老死不相往来的倾向;社区功能又不够完善,即使是建设得较为像样的生活小区也不过设置了有限的几个台球厅、健身房,远远不能满足现代人日益增长的娱乐和交往需求。而快速的社会发展节奏、人才竞争以及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党政论坛(干部文摘)》2009年09期
党政论坛(干部文摘)

自由要以邻为伴

自由是一个迷人的字眼。因为,作为一个个体的生命,有了自由,才有可能获得创新的灵感,工作的快感,生活的幸福感。自由,从来也是人们歌唱的一个话题:“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自由,更是人们追求的一个境界。早在我国的西周、春秋时期,人们就追求做一个“国人”,即享有人身自由和不同权利的“自由人”。十八世纪的法国资产阶级,在其革命时期及获取政权以后,更是把“自由”同“平等、博爱”一起作为旗帜高高举起。马克思主义的经典作家更是高瞻远瞩,隔世跨代地在《共产主义信条草案》、《共产党宣言》等著作中,为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勾画出了未来社会就是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一个“自由人联合体”,在那里“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能完全自由地发展和发挥他的全部才能和力量”,并且,“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最终“成为自己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从而也就成为自然界的主人,成为自己本身的主人——自由的人”。自由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读书》1986年08期
读书

挑战与回应——一个文学动力学原理

语言文学常受时代风气的影响,所以昔 人说“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是不错的。试一回 想,二十年前的风流语言,如“拿起笔做刀 枪”、“口诛笔伐”之类,何等叱咤过,至今竟 成旧梦残痕,鬼魂一般。若再闻之,必然条 件反射,掩起耳来。那股烟瘴也污染了本来 很美好的评论语言,陶渊明的诗句“邻曲时 时来,抗言谈在昔,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 析”,被“大批判”强拉作_“壮丁”,至今不复 有悠然之意态。 闹剧已收场,连同摒弃了某些行为、观 念、语言。但陶靖节诗句的冤屈竟也永远洗 刷不去么?本来,健康美好的批评用他的诗 来描述,是很准确而有意味的。 学术空气的自由吐纳,对于创作和评论的成长,有如布帛获粟之于‘民生。秋气肃杀固然百卉凋零,温室气候呢?也不一定便好。比如,一棵野生的树,伸出千百条根须与枝梗,显示出有力的不平衡的生长:,若把它栽在花盆里,前途便岌岌可危了(盆景不在此列)。所以,正常的批评与反批评也是学术自由的题中之义。 关于文学评论的意义与使命...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读书》1986年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