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拜登的“安抚”之旅

美国副总统拜登7月23日结束了对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两国的访问。俄罗斯舆论认为,拜登此访是“为了安抚”因美俄关系改善而担心受到冷落的乌格两国,展示美国新政府对两国的支持。$$    在格鲁吉亚,拜登与格朝野进行了广泛接触,与总统萨卡什维利举行了会谈。拜登表示,美国总统奥巴马委派他访格,是为了再次发出一个信号,即美国“将向其战略伙伴和友邦格鲁吉亚继续提供积极的支持和帮助”。拜登说,格鲁吉亚是能源从东方运送到西方的桥梁,美国打算帮助格鲁吉亚保障能源安全以及发展经济。他还说,美国完全支持格加入北约的意愿,将继续提供帮助,以使格能够达到入约标准。美国将继续为格实行军事改革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09-07-25
《兵器知识》2017年06期
兵器知识

透视美国新政府核政策调整

自2017年1月美国新政府上台以来,对美国政经和军事提出了诸多新看法并出台了相应政策文件,但至今为止尚未正式公布其核政策,这成为外界最大的疑问之一。事实上已经可以看出,此届政府的核武器及核力量发展政策将与上届不同,并将对美国乃至全球核政策产生影响。核政策调整主要内容保持“全球核领先”地位美国新任总统在“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指导下,多次强调需要保持美国核力量的领先地位。其后解释认为,一方面美国要保持对拥核国家的领先,另一方面即使对方是盟友,美国也绝不能落后,其核力量“必须领先全球”。外界普遍认为这些主张可能打开美国核扩张的序幕。为“有限核战争”做准备在特朗普提出“让美国再次伟大”的主张后,美国许多机构都向其提出了以打赢“有限核战争”的指导建议。2017年2月18日,美国《国家利益》发表署名文章《美国能否打赢“有限”核战争?》称,“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似乎把美国社会带回到上世纪50年代。有媒体称,国防部国防科学委员会已敦促政府扩充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国际观察》2001年03期
国际观察

美国新政府亚太安全战略趋势

冷战后,美国对亚太地区关注日益上升,在1990、1992、1995和1998年已先后制订和发表了四份《美国东亚—太平洋地区安全战略》报告。美国新政府上台后,亚太安全战略走向是什么?这个战略与以前的同异点是什么?对中国的影响如何?我们的对策是什么?本文将就这些问题进行研究。一、美国亚太安全战略基本框架不变亚太地区是美国全球战略中的重要一环。在美国国防部1995年发表的《美国东亚—太平洋地区安全战略》报告中这样写道:“历史、地理和人文使美国和这个地区连为一体。美国的阿拉斯加州、加利福尼亚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与太平洋比邻,夏威夷被太平洋环绕。太平洋上的关岛、萨摩亚和北马里亚纳群岛离亚洲国家的首都比离华盛顿距离还要近。目前祖先在亚太地区的美国人已超过700万,仅此一点即可以证明美国和亚太国家的紧密联系。二次大战后,美国一直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力量。我们在这个地区的利益可以追溯到两个多世纪以前。1784年,当美国刚几岁时,美国商船‘中国皇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邵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1年06期
邵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美国新政府亚太安全战略的调整

五角大楼近期推出的《亚洲 2 0 2 5年》报告认为 ,在可预见的未来 ,欧洲不存在威胁到美国至关重要的利益的冲突 ,美国面临的主要潜在威胁在亚洲 ,并暗示中国将成为美国的潜在对手。美国国防部也认为 ,亚洲是未来最可能发生冲突 ,或至少是发生竞争的地区。加上美国今年上半年的军事、政治也出现了向亚太地区转移的倾向。种种言论和迹象表明 ,布什入主白宫后 ,对亚太的介入加深了 ,范围扩大了 ,军事合作也加强了。一 亚太地区仍被美国新政府视为其根本利益之所在亚太地区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重要性随亚太的崛起更加突出。经济上 ,美国同亚太地区经济联系日益密切 ,美国对亚太地区的贸易已经占美国全球贸易总额的 36 % ;美国 10大贸易伙伴中 ,日本、中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韩国都在亚太地区 ;美国 1994年制定了开拓 10个“新兴大市场”的战略中 ,中国、印度、印尼这三个亚太国家位于前三名。亚太地区是世界上经济最活跃的地区 ,仅凭此点 ,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延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年02期
延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接触与遏制:美国新政府对华政策的两难选择

冷战结束后 ,美国从全球战略出发 ,就如何评估美国的全球利益和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问题 ,出现了新的偏差 ,即如何既能确保中国的崛起不会危及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 ,又能争取中国在维护全球和地区稳定以及在处理重大国际事务方面的战略合作。关于对华政策是“接触”还是“遏制” ,已成为美国政界一直争论不休的主题。 2 0 0 0年在美国总统大选就外交政策大争论中 ,对华政策又成了争论的焦点。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公然以强硬派自居 ,主张重新评估美国对华政策 ,以便准备坚持所谓的遏制方针。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则主张基本上延续克林顿政府的对华政策即接触政策。简单地说 ,两党及其总统候选人在对华政策上的分歧是 ,中美两国是“伙伴”还是“对手” ?中美关系是“战略伙伴关系”还是“战略竞争对手” ?对华政策是该奉行“接触政策”还是“遏制政策” ?众所周知 ,美国对华政策始终存在两种选择的争论 ,即接触与遏制。随着小布什入主白宫 ,美国新政府今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和平与发展》1989年06期
和平与发展

近来美国对苏联东欧的外交动向

布什上任之初,美国新政府因忙于对里根外交政策进行反思和调整,对戈尔巴乔夫的频繁挑战,一度反应迟缓,受到盟国和舆论界不少批评。自今年5月北约首脑会议以来,布什及其他美政府要员向苏联集团频频发动外交攻势,在东西方关系、军控、地区性冲突、盟国关系和其他全球性问题上提出一系列不同寻常的建议,使美国对苏联和东欧的外交格局出现了引人注目的新动向。 对戈尔巴乔夫的新评价 布什执政初期,被舆论视为根深蒂固的保守派,布什对苏联集团的戒心甚至超过里根。布什及其主要助手对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与新思维的态度,一是怀疑:国务卿贝克称,美国的政策是反复考验戈尔巴乔夫,以确定其口号后面有无诚意;二是静观:美国家安全委员会建议,尽管戈改革举步维艰,但美不应提供协助,而应袖手旁观,以迫使戈在大炮和黄油之间作出抉择。① 今年5月以来,此种立场发生很大变化。首先,布什等多次公开表示:戈氏改革和新思维既非宣传伎俩,亦非权宜之计,而是苏内政和外交领域的一场深刻变革。如改革得...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