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翻译是桥梁也可能是屏障

核心阅读$$    没有翻译,谈中国文化走出去,谈提高软实力就是句空话。翻译不是简单的不同语言间的转化,而是文化上的转化。我们的文化要走出去,就是要让中国文化的精华被世界人民了解$$    最近我参加了国际译联的理事会,在确定十几个专业委员会人选时,第一次有很多中国人入选。比如说翻译标准化委员会、国际翻译版权委员会、国际翻译跨文化交流委员会等。凡是讨论到翻译问题的时候,就有中国人在,就有中国人的声音。我觉得通过这些新搭建的平台,我们能够让世界更多地了解中国翻译,同时通过了解中国翻译来了解当今现实的中国。$$    现在我们国家在大力推进文化软实力的建设,以及文化“走出去”的战略。翻译在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翻译,谈中国文化走出去,谈提高软实力就是句空话。翻译不是简单的不同语言间的转化,而是文化上的转化。我们的文化要走出去,就是要让中国文化的精华被世界人民了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09-11-17
《新阅读》2018年12期
新阅读

国家“十三五”重点出版规划项目中国翻译研究院重大研究项目成果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翻译研究概论(1978-2018)》ISBN:978-7-5564-2621-8许钧主编2018年11月第1版定价:128元本书立足于中国翻译研究的现状和未来趋势,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在改革开放这一伟大社会实践中中国翻译研究所取得的重要成果做了较为完整和认真的梳理与评述,通过对中国翻译研究发展历程的回顾、所取得的成果的评价,对存在的问题的分析。以及对未来研究的展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翻译》2019年01期
东方翻译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翻译研究概论(1978—2018)》出版

近日,著名学者、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许钧主编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翻译研究概论(1978—2018)》由湖北教育出版社出版。该书列入了国家“十三五”重点规划出版项目,是中国翻译研究院重大研究项目成果。全书将近50万字,除“绪论”外,设12章,全方位地梳理了改革开放40年来国内的翻译学学科建设、理论建设、翻译史研究、翻译批评研究、口译研究、中国文学走出去与中译外研究、技术手段与翻译研究、中国的翻译职业发展、翻译学术出版等方方面面,勾勒出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翻译研究从无到有、由弱到强的发展进程。最后一章站在新时代的历史起点,对国内翻译研究存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出版广角》2017年24期
出版广角

中国翻译学派的译道传承——评《中国翻译家研究》

家研究而言也不例外。2017年,《中国翻译家研究》三卷本(古代卷、近代卷、当代卷)由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这是继罗新璋主编的《翻译论集》与方梦之主编的《中国译学大辞典》之后,关于中国翻译思想史与实践演进史最为宏大和全面的集体性著作,它以翻译家为中心,为学界勾勒、构建了中国两千年的译事与译学史,呈现了中国翻译学派的总体演进路径与历时图景。季羡林曾说:“真要想编一部完整的中国翻译史,非集合许多专家通力合作不行。”《中国翻译家研究》集合了黎难秋等65位撰稿人的研究与才智,显然是正确的选择。《中国翻译家研究》共收录94位翻译家,自支谦至尚健在的许渊冲与余光中,跨越近两千年,涉及译经(佛经与基督教经典)、文学翻译以及科技翻译等。本书并不是简单的翻译史,而是基于大量扎实的文献,融合了传记法、历史学方法、社会学方法和比较文学方法的翻译家评传、翻译文本细读、翻译策略研究、翻译思想研究和翻译影响研究,其总体方法论是经验性的描述。本书有着鲜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陕西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3期
陕西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对中国翻译学“科学说”争论的再思考

从20世纪80年代至今的三十多年间,国内学界关于翻译(学)“科学说”的争论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大略浏览相关学术论文标题,可以发现如下的论题:“翻译是一门科学”[1],“翻译不是科学”[2],“翻译到底是科学、艺术、或科学与艺术的统一?”[3],“翻译是具有明显艺术特征的科学”[4]等等。近期,仍有学者发文讨论“关于翻译和翻译学的‘科学’定位”问题[5]。以往的研究和争论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揭示了翻译活动的本质,推进了翻译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建设,然而,这些争论中又存在着概念混淆和争论焦点偏移等问题。本文回顾了这些问题,梳理了“科学”一词的概念,尝试从科学哲学的角度切入翻译学“科学说”这一话题,探索一个新的思考方向。一、我国翻译(学)“科学说”争论中存在的问题1.“翻译”与“翻译学”混用翻译(translation)是一个宽泛的概念。根据雅各布逊(Roman Jakobson)的分类,存在语内翻译(intralingual trans...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婚姻与家庭(社会纪实)》2017年01期
婚姻与家庭(社会纪实)

猿渡静子:让绘本阅读变成一件幸福的事

儿子曾问猿渡静子:妈妈你最骄傲的是什么?她说:“我翻译了很多绘本,这让我觉得自己很有价值。”作为一位日本文化的传播者、一位绘本出版人,猿渡静子十几年中在中国翻译了几百部日本优秀绘本,许多小朋友都记住了她的名字。让她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一个小女孩对她说:“你翻译了《提姆与莎兰》,我觉得这个名字翻译得特别好,我一下就知道提姆是哥哥,莎兰一定是妹妹。你的书挺棒的。”能得到中国小读者的认可,让猿渡静子更加坚信,自己是在做一件有意义、有价值的事。翻译了这么多年的绘本,猿渡静子对于绘本阅读有着自己的认识:★绘本阅读越早越好。20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有很多很好的民间机构开始关注绘本,其中著名的是“book star t”运动。全国每一个出生的婴儿都能获得由民间机构赠送的“婴儿包”,里面除了有围嘴等婴儿用品之外,还有2~3部有关0~6个月大的宝宝绘本。这意味着所有孩子从出生那天开始,就能接触绘本了。儿子8个月大的时候,猿渡静子开始给他读绘本;儿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