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他几乎“翻译了整个中国”

2009年11月23日,一切都像往常一样,一切又与往常不再一样。$$    后海边,狭长的小金丝胡同深处,那扇褐色老木门,门扉紧闭。塞在门缝的报纸,摞了一天又一天。“小金丝胡同6号”的标牌静静守望。街坊们也许未曾留意,那位坐在轮椅上、偶尔出来遛弯儿的老人,刚刚作别红尘。游客们也许还不知道,在这道灰墙之内,一位一度铸就中国翻译史和中西文化交流史丰碑的学者,去了另一个世界。$$    杨宪益, 1914年出生,著名翻译家、诗人、文化史学者。在欧美各大图书馆,他的译著整齐地排列,蔚为大观。$$    他的神情像是看穿了周遭的百年世态$$    杨宪益的病是2006年秋天查出的,一时间大家无法接受。“他的两个妹妹,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南京,老太太们心急如焚。可病人偏不在乎。久而久之,我们甚至都以为是误诊。”画家赵蘅说。这些年里,杨宪益最喜欢的外甥女赵蘅一直陪伴左右。$$    “看惯了舅舅蓦然回首的神情,那么淡泊,那么平静,像是看穿了周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09-11-25
《青年教师》2010年01期
青年教师

杨宪益:卅载辛勤真译匠,半生漂泊假洋人

北京什刹海一带如今成了老北京“胡同游”的胜地,清晨时分走在颇有几分古意的巷子里,让人暂时忘了现代化生活的喧嚣。时不时有一两辆脚踏车闪到眼前招揽“胡同游”的生意,倒成了我们问路的好帮手,寻到小金丝胡同里,幽静得只能听见自己清脆的脚步了。推开杨宪益家的大门,我们走进了一个古朴的小天地。这是一座翻盖了的四合院平房,家中的布置中西合璧,简单而典雅,客厅明净的落地玻璃对着满墙的绿茵,有一种说不出的悦目。王世襄的手书“从古圣贤皆寂寞,是真名士自风流”挂于客厅中墙,为了老友这副对联,杨宪益曾写下注解:“难比圣贤,不甘寂寞;冒充名士,自作风流。”杨宪益先生斜靠在沙发上,举止儒雅地招待我们,行动时则需要家中的助手搀扶。谈起往年趣事,杨先生神情闲淡,语气和缓,风云变幻成了过眼云烟。不知何故,如今每当见到“绅士风度”一词,我总会自然而然地想起杨先生。这位集英伦风度与魏晋风骨于一身的绅士,如今身边少了那位半个多世纪患难与共的淑女。1999年初冬,戴乃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外国语言与文化》2019年02期
外国语言与文化

中国文学英译怎么办?——《杨宪益翻译研究》的启示

Author:Zhizhong Zhang, Professor, College of Foreign Languages, Tianjin Normal University, Tianjin,China.一、《杨宪益翻译研究》:恰逢其时转眼之间,我们进入21世纪已近二十年,中国的国际影响不断扩大,国际地位不断提高,中国文化的国际传播正面临着某种意义上的“第二次出发”。潘文国指出,“第二次出发”具有两个特点:第一,外国人开始积极主动了解和接受中国文化,未来会有更多的海外学者、翻译家参与到翻译和介绍中国文化的工作中来。第二,中国人会以更加主动积极的态度对待翻译传播中华文化,将之视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的组成部分(141)。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典籍外译和国际汉学研究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中国文化走出去已成为国家战略。顺应当下形势,国内的翻译研究热点也从外译汉转变为汉译外。近年来,中国向世界输出的文化著作虽然逐年增加,但因翻译的原因,...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7年15期
文教资料

杨宪益英译《红楼梦》中的饮茶片段文化分析

目前,在大学英语教学中存在重视外语技能学习、忽视文化教学的倾向,学生的学习兴趣不浓厚,课堂气氛不活跃。因此,文化教学必须寓于语言教学之中,且内容必须合适、数量必须适中,还要与学生的英语学习阶段相适应,按需求分层次地进行文化导入。茶文化提供了一个英语文化与汉语文化的共同切入点,但由于茶文化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现代英语中与茶文化相关的词汇短语及语言,是按照英语世界的生活水平和社会习俗进行衍化的,相关词汇或语言不能囊括我国茶文化的所有范畴,因此,在诸如《红楼梦》等传统经典文献的英译本中,并不能很好地体现传统文化的本真。杨宪益先生在《红楼梦》的英译过程中强调,首先必须解决的问题是,要对中英两种文化都有深入的了解,但并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所有内容,都能在英语世界找到对等物。中国传统茶文化是个特例,既有渊源关系又有一些差别。茶是由中国传入西方的,但是茶文化在西方的发展,又融入了西方自己的文化习俗,比如英国人在喝茶时,喜欢喝汤浓味醇的红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粤海风》2016年06期
粤海风

杨宪益:做个堂堂正正人

杨宪益出生于膏粱锦绣之家,父亲贵为天津市银行行长,家产丰厚,婢仆众多。杨宪益五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但这位行长为家庭留下大笔财产。只要杨宪益愿意,他完全可以继续挥金如土地生活,可他却选择了颠沛流离,艰苦朴素。战争年代,杨宪益拿出自己名下的那笔财产,为祖国购买了一架飞机。杨宪益喜欢“杯中物”,但不爱“阿堵物”,一直到老都如此。晚年,杨宪益寓所窗前有一棵所谓的“发财树”,他顺手写下一首诗:窗前发财树长大碍门户无官难发财留作棺材木曾经锦衣玉食的公子哥,却视名利如敝屣,令人啧啧称奇,也令人肃然起敬。作为牛津大学的高材生,杨宪益本可以在国外过上优裕舒适的生活,可拿到学位后,他却毅然回到战火纷飞的祖国。他说,我是中国人,理应和祖国一道受难。1968年,杨宪益因遭诬陷而被捕入狱。当天晚上,在臭烘烘的囚室中,他口占一律:低头手铐出重围,屏息登车路向西。开国应兴文字狱,坑儒方显帝王威。官称犯罪当从罪,君问归期未有期。同席囚徒早酣睡,屈身挤卧醉如泥。...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现代班组》2017年09期
现代班组

杨宪益:翻译整个中国的人

他是把《史记》推向西方世界的第一人;他翻译的《鲁迅选集》是外国的高校教学研究通常采用的蓝本;与夫人合作翻译的三卷本《红楼梦》成为西方世界最认可的《红楼梦》译本……在欧美各大图书馆,他的译著整齐地排满书架,蔚为壮观。他就是被大家称为“翻译整个中国的人”——杨宪益。杨宪益1915年元月出生于天津。中学毕业以后,他就随师长和朋友一起前往英国求学。从幼年起,杨宪益就不是一个用功读书的人,在牛津他学习成绩并不出色,他把精力全部投入到自己感兴趣的书籍和社会活动之中,其文采和聪慧在牛津却有□皆碑。出于好玩,他在牛津一□气把《离骚》按照英国18世纪的英雄双行体的格式翻译了出来。这一年他24岁,这是他第一次接触翻译,他在翻译中显示出来的磅礴才华和独立性,让英国人大吃一惊。现在,这首译诗还作为经典,屹立在欧洲各大学的图书馆书架上。活力四射的杨宪益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