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城市化的轮回

印象中,瑞典的中小城镇总是一副古色古香的模样。在瑞典工作的那些年,出差路过小城镇,我总喜欢在老街上走一走。而每每走过窗口挂着鲜花的老宅时,我又总是会羡慕如此恬静的乡镇生活。$$    “在城市里生活久了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憧憬,但对于那些小城镇的青年人来说,去斯德哥尔摩那样的大城市学习工作,依然是他们的首选。”当我和瑞典著名政治家比扬·冯西斗先生讲起我对瑞典乡镇的印象时,他笑着对我说了这段话。$$    冯西斗是瑞典社会民主党的元老,曾任瑞典议长。在北京,他向我讲述了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瑞典面临的新的“城乡差别”问题。如果他和我谈起发展中国家的城乡差别,我丝毫不会惊奇,可冯西斗先生说的是瑞典,一个在很多人看来已无城乡差别的国家。$$    他告诉我,瑞典政府曾邀请三位挪威经济学家就经济全球化对瑞典的影响撰写了一份调查报告。从报告看,瑞典这样的小型、开放的经济体得到了明显的好处,但经济全球化的负面影响也显而易见,最主要的就是“经济活动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11-01-27
《中共济南市委党校学报》2019年02期
中共济南市委党校学报

瑞典社会民主党政治理念的演变

瑞典社会民主党,简称瑞典社民党,成立于1889年,是北欧地区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左翼政党。时至今日,它已经是一个有着近130年历史的老党。瑞典社民党在瑞典历史上长期执政,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巨大成就,在整个欧洲甚至世界范围内都具有一定影响力。一、瑞典社会民主党的建立及早期政治理念瑞典社会民主党(以下简称瑞典社民党)是随着19世纪中后期国际工人运动蓬勃发展,本国工人阶级反对资本主义制度愈演愈烈,由受马克思主义思潮影响的工人阶级的先进分子建立起来的。据统计,1870年,瑞典“从事工业和手工业的劳动者仅占瑞典人口的14.6%”。[1]而在1870年以后,“瑞典的工业人口每年增加30%”。[2]考察这个新兴的劳动者阶级,他们在当时的瑞典社会处于最底层。在政治上,这个阶级的绝大多数成员根本没有选举权;在经济上,由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成员来自没有土地和破了产的农民,他们已经失去了全部生产资料,只能在极不稳定的市场条件下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为生,其生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荆楚理工学院学报》2019年01期
荆楚理工学院学报

瑞典社会民主党党政建设的经验及其启示

瑞典社会民主党诞生于1889年,是马克思主义与瑞典工人运动相结合的产物。社会民主党在1920年至2014年已经累计执政长达半个多世纪,在其执政实践中建立了以平等、福利、合作为主要特征的瑞典模式,并且使瑞典由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在一个世纪后成为“一个政治民主、经济发达和福利全面的发达社会”[1]93,被誉为世界政治史上“不老的常青树”(1)。同时,瑞典社会民主党的指导思想是民主社会主义,最终目标是实现社会主义。那么,瑞典社会民主党党政建设的实践是否能给中国共产党党政建设带来启示?能带来哪些启示?这是值得探究的问题。一、瑞典社会民主党的历史演进瑞典社会民主党(Sweden Social Democratic Party)是19世纪瑞典工业化兴起后工人运动同马克思主义结合的产物,其标志是一朵红色的玫瑰花[2]。瑞典早期工人运动的先驱奥古斯特·帕尔姆曾在德国和丹麦接触过马克思主义并且受到了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影响,帕尔姆在1881年回到瑞典后...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9年04期
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瑞典社会民主党廉政建设与腐败治理机制研究

瑞典社会民主党历史悠久,稳居政坛,成功塑造了“瑞典模式”,在党内治理和国家治理层面颇有成就。特别是在廉政建设与腐败治理上,瑞典社会民主党成绩显著,瑞典一直被不同机构列为世界上最廉洁的国家之一,是国际社会反腐败的样板。在腐败问题蔓延的今天,深入研究瑞典社会民主党廉政建设与腐败治理机制尤为必要。一、瑞典社会民主党的廉政建设举措瑞典社会民主党上台执政以后,在廉政建设与腐败治理方面进行了诸多探索,使瑞典逐渐形成了一套比较健全的廉政立法、运行和监督机制。(一)以立法为根本,建立健全反腐败立法机制自执政以来,瑞典社会民主党积极推动议会制定并修订了一系列法律法规,从立法入手预防和整治腐败。第一,推动宪法改革,从根本上预防腐败的发生。瑞典是民主法治国家,早在1809年,瑞典议会就通过了欧洲第一部宪法性文件《政府法典》。瑞典社会民主党在执政期间,曾多次主导宪法改革,推动议会制定和修订了《新闻自由法》《政府法典》和《议会法》等宪法性文件,使瑞典的宪...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学理论》2017年03期
学理论

“第一绿色福利国家”是怎样炼成的——论瑞典社会民主党的建设之道

在20世纪60年代以前,瑞典社会民主党,甚至是整个瑞典,关注的重点在于建设创意瑞典、幸福瑞典,但60年代之后,受到国际、国内形势的影响,瑞典社会民主党开始转向建设绿色瑞典,关注生态问题。社会民主党在1990年的《党纲》中明确指出:环境污染正在威胁人类生存,必须要重视环境问题,实现可持续发展[1]。而且在2013年最新《党纲》中进一步强调:环境和气候问题是全球性问题,可持续发展是整个世界的责任,瑞典要向着节约、高效的方向发展[2]。当然,致力于绿色福利事业既是客观现实之需,也是社会民主党争取执政地位之需。经过长期绿色福利国家的建设,瑞典已然成为国际绿色发展事业上的榜样和驱动力。尽管一个国家的发展离不开国际因素、国内众多党派、利益集团和人民的共同作用,但是,在瑞典,社会民主党的作用举足轻重。瑞典社会民主党长期致力于“第一绿色福利国家”的建设,使其在绿色福利事业上形成了自身独特的一套绿色发展思路和经验。因此,深入分析和探索社会民主党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学理论》2017年08期
学理论

瑞典社会民主党的“绿化”

20世纪60年代之后,受到国际、国内形势的影响,瑞典社会民主党开始走上“绿化”之路,关注生态问题,致力于建设绿色瑞典。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绿化”,瑞典社会民主党不仅从价值观上接受了备受推崇的绿色发展思想,而且在多次党纲修改中都对绿色发展理念做了进一步完善,当然,这也促使社会民主党不断调整、更新和丰富其执政思路与执政理念,最终引领瑞典走上了可持续发展之路,创建了绿色福利国家。一、瑞典社会民主党“绿化”的背景20世纪中期,国际生态运动逐步兴起,各国绿色组织及其绿党相继诞生,不仅改变了民众的传统价值观,绿色发展的思想备受推崇,而且绿色政治运动以及绿党政治的迅猛发展,对传统政治格局形成了巨大挑战。当然,瑞典社会民主党的执政理念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新思想、新运动的冲击,因此,不得不适应社会发展趋势来不断调整、更新和丰富其执政思路和理念,走“绿化”之路。(一)国际形势国际生态运动始于20世纪60年代,一本《寂静的春天》震撼了工业时代的各个国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