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藏香猪圈养之后

9月的迪庆纳帕海湿地,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绿草如毯,满目清新。偶见牦牛和马匹悠然地吃草、休憩;人工草场里,勤劳的牧民正收割牧草,为牲畜准备过冬饲料。 $$    “你们要是去年来,这里可不是这个样子”,香格里拉县畜牧局副局长和再昌说,“那时,湿地上到处都是放养的藏香猪,牧草被它们连根拱起,地上到处是一片片黑黑的泥坑。纳帕海重现美景,多亏州里推行了一年的生猪圈养试点工作”。 $$    从放养到圈养,牧民改变世代延续的饲养习惯$$    生猪圈养,在平原农区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在迪庆藏族自治州的高山草甸和湿地,还真算一件新鲜事。迪庆州农牧局副局长松耀武告诉记者,藏香猪野性十足,是藏族地区特有的一个生猪品种,藏族同胞习惯将其放养。大家都知道牛羊超载过牧不行,其实藏香猪的成群放养,对草场的破坏也相当严重。 $$    迪庆州委常委、副州长农布央宗说,我是草原上长大的,看到草场被破坏,真的很心疼。迪庆州要生态立州,发展旅游,没有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11-09-22
《学术界》2019年04期
学术界

论协商治理视域下村民小组自治的有效实现

一、问题缘起近年来,理论界关于村民自治研究呈现出两种趋向。一方面,随着我国新型农村社区的形成和发展,如何加强社区治理,构建多元主体协同治理机制,推进农村新型社会生活共同体建设,日益受到关注;另一方面,农村税费改革以来,为减少财政支出,各地普遍推行村组合并、减少村干部及取消村民小组长等做法直接导致村民小组成为治理中的“荒漠”。面对行政村自治乏力,村民小组治理缺位,及出于对整个乡村自治“地基不稳、大厦将倾”的考量,作为农村最基层自治单元的村民小组的治理逐渐提上议事日程。村民小组是由人民公社时期具有独立核算资格的生产队演化而来,是官方在村民委员会下设立的自治单元,是我国农村最基层的自治单元,其规模大多与自然形成的村落相吻合。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以下简称《村组法》)的相关规定也能看出,在村民自治体系中,村民小组是比村委会低一级的自治单位,在土地调整、人口变动、集体收益分配等方面是最基本的独立核算单位。村民小组自治就是在...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法律评论》2018年04期
中国法律评论

村民小组治理:传统与变迁——基于成都平原W村的案例研究

成都平原的村民小组在乡村治理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实体治理单位,小组内部具有较强的治理能力,这是成都平原乡村治理体系保持较为健全的格局并能够有效运转的重要原因。近年来,伴随国家政策改革和乡村社会转型,村民小组的治理传统日渐瓦解,其治理功能渐渐弱化。为建构自治、法治、德治“三治合一”的乡村治理体系,国家有必要重新重视和发掘村民小组的治理传统和治理功能。村民小组(人民公社时期的“生产队”)是当代中国农村基层治理的一个基本单位。早在人民公社时期,“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制度安排充分彰显出生产队在农村治理中的基础性地位。人民公社解体后,村—组体制基本承袭了之前的大队—生产队体制。村民小组仍然是一个基础性的治理单位。尽管1998年《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村委会是行政村的法人代表,但村民小组依然具有较大的自主权。取消农业税后,全国许多地方都推行了合村并组的改革措施。在不少地方还取消了村民小组长,改由村干部包组。村民小组的权力...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17年05期
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

村民小组:乡村治理的最小单元

一、问题的提出村民小组是乡村基层治理体系中最基本的治理单元。根据1998年颁布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村民委员会可以按照村民居住状况分设若干村民小组,村民小组长由村民小组会议推选,由此表明村民小组从法律上已经被确认为是村民自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学界关于基层治理的研究,主要聚焦于乡村两级,行政村作为国家与基层社会的“接点”(1)位置,带来了传统与现代、地方规则与国家法律(2)、当家人与代理人(3)等规则与角色的交织,因此,大量的研究指向行政村这一层级,专门以村民小组治理为对象的研究相对较少。已有的关于村民小组的研究主要关注两个层面,分别是村民小组的治理功能和治理资源。其中,从治理功能角度对小组治理进行研究的学者较多。具体如小组在村级利益表达和相关政策执行中的功能(4)、“内向家户”和“外向扩展”的功能(5),村民小组治理是对村级治理的有效补充(6)。从治理资源角度研究小组治理的学者相对较少,主要强调包括熟人关系网络、...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大江南北》2017年01期
大江南北

海安县谭港村为民造福 提高生活质量 建设奉福家庭

江苏省海安县高新区谭港村住,享受城市化生活,目前已有以“文明、健康、优生、致富、1500多户入住谭港花苑,占全村奉献”为目标,实施“建设幸福家庭”五项措施,通过不断创新活动载体,丰富活动内涵,提高群众家庭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该村地处工业发展核心地段,新328国道、五环路、西元大道、开元大道和连申运河穿村而过,总面积7200亩,辖21个村民小组,农户866户,常住人口2886人,外来暂住人口1000多人。随着海安县高新区亿元企业入驻,谭港村迎来了工业化致富农村、城市化推动农村经济发展的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如何保护好群众利益,如何打造宜居环境,保障失地农民的经济收入?为此,该村党总支、村委会积极探索,全面规划。打造文化乐园总农户95%。该村党总支、村委会先后投资600多万元,建成了谭港农民综合服务中心大楼和两处高标准文化健身广场。大楼内设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娱乐室、社区卫生服务站和计划生育服务室。规划区内农民健身广场、休闲长廊、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边疆文学》2017年01期
边疆文学

没有男人参加的葬礼

村民小组长齐高死了。瓦村妇女主任兼村民小组副组长荷花是在换上民族服装,召集姐妹准备参加鼓镇文化站组织的花鼓集训时,听到齐高死讯的。对齐高的突然死亡,荷花和所有的瓦村妇女一样,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昨晚,齐高召开妇女大会,兴致勃勃地传达了镇党委、政府关于各村委会、村民小组组织花鼓队,参加一年一度的鼓镇“花鼓艺术节”的通知。这几年,鼓镇也像全国的山区农村一样,青壮年男子都出外打工挣钱去了,村里只有一些妇女和儿童。有些村民小组不愿意参加集训,让镇上的领导很恼火。齐高刚传达完镇上的通知,就有十几个平时跟在他后面,鞍前马后奔ft的花鼓队妇女们欢呼雀跃,踊跃报名。齐高见妇女们磨拳擦掌,跃跃欲试,也很激动。当场就定下了参加集训的人员名单。开完会时,已经十二点了,热心的齐高组长还跟着国立的媳妇美岚,去帮她修理水龙头。可一夜之间,一个活蹦乱跳、踌躇满志、一心要夺取鼓镇“花鼓艺术节”桂冠的组长,怎么突然就死了呢?望着瘸了一条腿,失神落魄地走进她家,告...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