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加强农民工市民化制度创新的协调

促进农民工市民化,对于统筹城乡发展、推进城镇化进程具有重要意义。2006年《国务院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颁布以来,各级政府对农民工市民化问题高度重视,相关制度创新明显加快。但由于城乡二元结构等因素导致一些制度协调性不够,影响了农民工市民化制度创新的成效。$$    农民工市民化过程中的制度协调性不够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户籍制度与附着其上的就业和社会福利制度的不协调。实践表明,统一城乡户籍制度相对容易,但统一城乡就业和社会福利制度较难。二是社会保障制度与土地制度、就业制度的不协调。随着来自土地的收入占农村家庭收入比重下降,以及“铁饭碗”和“大锅饭”就业制度的打破,土地制度和就业制度的社会保障功能呈现下降趋势,而农民工社会保障制度仍不完善,这就造成了农民工市民化过程中社会保障不足与土地和就业保障功能下降的矛盾。$$    造成上述制度不协调的原因主要在于:首先,制度创新目标选择差异。在城乡二元结构下,不同的制度安排体现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12-02-29
东北农业大学
东北农业大学

城镇化进程中农民工市民化问题研究

城镇化是世界各国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和必由之路,也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现代化程度的重要标志。纵观西方方发达国家经济发展的历史,其工业化、城镇化与农村劳动力非农化、市民化是同步协调进行进行的。随着这些国家工业的发展,城市的日益扩张,农村劳动力在工业发展中实现了非农就业,在城市扩张中实现了在城市的定居,从而完全实现现了城市社会生活的一体化。在这个过程中,劳动力的转移与市民化是一次性完成的。中国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的过程却分割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农民从农村转移出来,在城市从事非农产业,从而完成职业的转变;第二个阶段是转移出来的劳动者在城市逐步沉淀,而实现其市民化并与城市市民逐步融合。正是因为农村劳动力转移过程的这种特殊性,农村劳动力一方面不断地从农村转移出来,另一方面又无法获得在一个正常的人口流动社会中所应获得的市民身份,因此就形成了目前一个非常特殊的社会群体——农民工。新型城镇化发展战略的提出,促进农业转移人口有序转移等政策...  (本文共12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共生”视域下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问题治理研究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Stiglitz)指出,21世纪影响人类进程的两件大事,一是以美国为首的新技术革命,二是中国的城镇化。21世纪中国的城镇化,是与工业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协调发展齐头并进的城镇化,是以人为本、追求质的飞跃的全新城镇化。至新世纪中期,我国将有约5亿农村人口成为新型城镇化大舞台的主角,他们将终结农民身份,彻底实现城市化、现代化转型。如今,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时代乐章不仅随着新世纪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欣然拉开序幕,而且已然成为党和政府推进以改善民生为目标的社会建设的首要任务和重点工程。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快改革户籍制度,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努力实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紧接着,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再次强调,要"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逐步把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转为城镇居民"。党的最高决策...  (本文共2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集体经济》2017年31期
中国集体经济

农民工市民化中的社会福利问题研究——基于城市融入的视角

一、农民工社会福利问题的提出随着我国工业化与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迁移至城市,在城镇中从事各种非农职业。这些户籍仍在农村,进城务工从事非农产业劳动6个月及以上的劳动者统称为外出农民工。农民工是城镇化的主要载体,对城镇经济的发展、农民收入的增长做出了重要贡献,是加快城镇化建设和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不可或缺的力量。而农民工市民化即农民工向市民的转变,则是城镇化的重要内容和路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这一提法体现出党和政府对农民工市民化的重视,也反映出户籍制度对农民工市民化至关重要的影响。社会福利是国家和社会为保障公民的基本生活,提高全体社会成员的生活水央,地方以及各级政府从法律、法规、政策平而提供的福利性政策和社会服务。社会对完善农民工社会福利制度,尤其是农民福利制度是国家通过立法或出台相关政工工资福利、住房福利、教育福利进行了策来保障特殊困难群体享受基本权利,逐不断的探索,...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理论参考》2017年05期
理论参考

农民工市民化 不是恩赐是权利!

农民工市民化首先是一个权利不少社会学者提出,“农民工”及密切相关的“流动人口”、“外来人口”,这些特殊的身份之所以在中国城市社会中能长期存在,不仅仅是中国存在城市户籍制度限制这个表面原因,更深层次原因是中国长期经济与社会发展中,公民的很多权利是外生的、由政府来决定,而不是内生的、公民与生俱来的。更具体一点,需要思考一下,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是否有到任意一个城市进行定居、使用该城市空间满足个人生活和发展、分享城市发展和参与城市管理的权利。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人是没有城市空间权利的,农民迁居到城市和城市之间流动都是非法的,到本世纪初也还是要暂住证的,否则就可以被强制遣返的。即使现在,外来流动人口在很多城市也还是要办临时居住证。也就是说,中国人对一个中国城市的空间权利不是天然默认有的,而是需要经过政府批准和认可的。法国哲学家和城市社会学家亨利·列斐伏尔认为,城市作为空间生产的结果,包含三个层面的空间构成:一是物质性的空间实践,二是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理论参考》2017年05期
理论参考

突破农民工市民化的“瓶颈制约”

农民工市民化面临能力短板。农民工人力资本水平的高低,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其能否取得市民身份、最终融入城市社会。目前,我国农民工总体上受教育程度不高,特别是职业技能水平较低。这造成农民工在职业选择和就业空间方面回旋余地较小,还不能成为城市发展不可替代的人力资源。推进新型城镇化,农民工市民化是一个躲不开、绕不过的环节。同时,将几亿农业人口转变为城市居民,必将是一个长期、艰辛的过程。“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统筹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健全常住人口市民化激励机制,推动更多人口融入城镇。这为加快推进农民工市民化指明了方向和途径。贯彻落实《纲要》精神,应抓好以下几个环节。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拓宽农民工市民化制度通道。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进一步扫清农民工市民化的户籍障碍,放宽户口迁移政策,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拓宽农民工市民化的制度通道,为农民工在城镇落户提供制度保障。健全社...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理论参考》2017年05期
理论参考

农民工市民化的现实困境

早期农民工问题的核心是在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及黏附在二元户籍制度上的利益分配不公的环境下,如何切实保障农民工的基本权益。然而,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农民工市民化面临着稳定就业压力大、基本公共服务供给不均、农民工与市民“双向排斥”的发展困境,这使得以农民工市民化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也遭遇巨大挑战。经济新常态的特征之一是经济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尽管国内经济形势运行总体平稳,但是发展速度趋缓,下行压力短时间内还难以改变。这使得用工整体需求下降,在此情形下,农民工就业面临增速趋缓的压力。与此同时,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也给农民工稳定就业带来了挑战。一方面,产业结构的调整意味着淘汰落后产能和高消耗、高污染、高排放的“三高”企业,而这恰恰是农民工集中就业的领域;另一方面,经济发展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这对劳动力的素质和技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然而,受教育水平和职业技能的缺乏使得农民工在市民化过程中的竞争能力和生存能力减弱,难以在城市中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