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加强农民工市民化制度创新的协调

促进农民工市民化,对于统筹城乡发展、推进城镇化进程具有重要意义。2006年《国务院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颁布以来,各级政府对农民工市民化问题高度重视,相关制度创新明显加快。但由于城乡二元结构等因素导致一些制度协调性不够,影响了农民工市民化制度创新的成效。$$    农民工市民化过程中的制度协调性不够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户籍制度与附着其上的就业和社会福利制度的不协调。实践表明,统一城乡户籍制度相对容易,但统一城乡就业和社会福利制度较难。二是社会保障制度与土地制度、就业制度的不协调。随着来自土地的收入占农村家庭收入比重下降,以及“铁饭碗”和“大锅饭”就业制度的打破,土地制度和就业制度的社会保障功能呈现下降趋势,而农民工社会保障制度仍不完善,这就造成了农民工市民化过程中社会保障不足与土地和就业保障功能下降的矛盾。$$    造成上述制度不协调的原因主要在于:首先,制度创新目标选择差异。在城乡二元结构下,不同的制度安排体现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12-02-29
东北农业大学
东北农业大学

城镇化进程中农民工市民化问题研究

城镇化是世界各国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和必由之路,也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现代化程度的重要标志。纵观西方方发达国家经济发展的历史,其工业化、城镇化与农村劳动力非农化、市民化是同步协调进行进行的。随着这些国家工业的发展,城市的日益扩张,农村劳动力在工业发展中实现了非农就业,在城市扩张中实现了在城市的定居,从而完全实现现了城市社会生活的一体化。在这个过程中,劳动力的转移与市民化是一次性完成的。中国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的过程却分割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农民从农村转移出来,在城市从事非农产业,从而完成职业的转变;第二个阶段是转移出来的劳动者在城市逐步沉淀,而实现其市民化并与城市市民逐步融合。正是因为农村劳动力转移过程的这种特殊性,农村劳动力一方面不断地从农村转移出来,另一方面又无法获得在一个正常的人口流动社会中所应获得的市民身份,因此就形成了目前一个非常特殊的社会群体——农民工。新型城镇化发展战略的提出,促进农业转移人口有序转移等政策...  (本文共12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共生”视域下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问题治理研究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Stiglitz)指出,21世纪影响人类进程的两件大事,一是以美国为首的新技术革命,二是中国的城镇化。21世纪中国的城镇化,是与工业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协调发展齐头并进的城镇化,是以人为本、追求质的飞跃的全新城镇化。至新世纪中期,我国将有约5亿农村人口成为新型城镇化大舞台的主角,他们将终结农民身份,彻底实现城市化、现代化转型。如今,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时代乐章不仅随着新世纪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欣然拉开序幕,而且已然成为党和政府推进以改善民生为目标的社会建设的首要任务和重点工程。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快改革户籍制度,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努力实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紧接着,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再次强调,要"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逐步把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转为城镇居民"。党的最高决策...  (本文共2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农民工城市融合影响因素研究

农民工是我国经济社会转型时期的特殊概念,泛指拥有农村户籍和承包经营土地,但从事的生产活动却与自己的土地分离,主要依靠工资收入的劳动力。据《2012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3年全国农民工总量达2.69亿人,比上年增加633万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66亿人,比上年增加274万人。正如我们所切身感知的那样,农民工向城市的大量涌入给中国城市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建设做出巨大贡献的同时,也带来了社会治安不稳定、社会分层加剧、社会区隔现象凸显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如何消除这些社会隐患,更快、更好地推进数以亿计农民工群体的乡城转移、城市融合,是未来一段时期中国社会发展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中国政府对农民工的城市融合给予了极大的关注,2012年11月8日,十八大报告对农民工城市融入指明了方向:“走新型城镇化道路,加快改革户籍制度,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2013年11月12日,十八届三中全会颁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  (本文共1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行政学院学报》2017年04期
山东行政学院学报

城镇化进程中农民工市民化的困境与破解路径——基于收入支出视角

一、前言城镇化的实质和核心是人的城镇化,农民工是城市中的弱势群体,也是城镇化中急需成为市民的庞大群体。农民工市民化是推进城镇化的关键,而农民工进城务工,只能说是完成了就业方面的城镇化,与真正意义上的市民化还有一定距离。农民工虽然离开了乡村,但只能生活在城市的底层或边缘,入不敷出是不少人的生活常态,收入与支出的不平衡状态使得农民工即使进入了城市,也难以融入城市。在他们不认可自己城市身份的同时,也与农民身份渐行渐远。农民工市民化对于推进我国城镇化的进程,统筹区域协调发展以及促进社会和谐都有着重要意义。农民工市民化,不只包含农民工在户籍上的市民化,对于暂时没有或不想拥有城市户籍但在城市长期打工的农民工城市生活融入问题,也属于农民工市民化的范围。《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将农民工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比例、职业技能培训覆盖率、基本养老保险覆盖率、基本医疗保险覆盖率、保障性住房覆盖率等都纳入城镇化的指标体系。由此可见,农...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7年24期
法制与社会

城镇化发展过程中农民工市民化问题的研究

一、城镇化发展过程中农民工市民化的必要性农民工向市民化转变是由城镇化的发展和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推动形成的,是推动城镇化发展和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重要动力,因此农民工向市民化的转变对我国各方面事业具有重要的意义。(一)农民工市民化是提高城镇化质量的重要途径首先,农民工是推进我国城镇化建设的关键所在。我国倡导要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建设道路,也就说要尽早将土地城镇化转变成人本城镇化。其次,目前我国城镇化发展相对迅速,据2014年调查,按常住人口计算城镇化比率为54.8%,但如果按户籍人口统计百分比一下降到了35.9%。显然如果从常住人口计算我国城镇化覆盖率还是很高的,但按户籍统计可以看出有约2亿多农民工虽然被统计为城镇人口,但由于没有城镇户籍,并没有完全享受城镇居民的福利待遇。所以,农民工是影响我国城镇化率高低的一大重要因素,也是影响我国城镇化质量高低的一个重要因素。(二)农民工市民化是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当前,我国城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继续教育研究》2017年09期
继续教育研究

“互联网+”视域下新生代农民工市民化教育探索

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要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努力实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随着我国城市工业化进程的加快,农民工特别是“80后”“90后”的新生代农民工正在加速融入城市,他们不仅是城市宝贵的人力资源,还将成为城市产业工人的主力以及城市的主人。然而,受历史影响,我国的教育发展不均衡,户籍制度不科学,工业化起步晚,导致我国农民工市民化水平偏低,相比国际水平还有很大差距,影响和制约社会公平正义和城市发展质量。习近平指出,“城镇化不是土地城镇化,而是人口城镇化”。各级政府必须高度重视新生代农民工市民化问题,立足“互联网+”视域,借助互联网平台,融合教育手段,提高人文素质,做好“留人”文章,使新生代农民工和谐融入企业,子女融入学校,家庭融入社区,确保城市在未来区域劳动力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一、教育先行——新生代农民工市民化教育的现实性和重要性以“80后”“90后”年轻人为主体的新生代农民工是我国宝贵的人力资源,是城市市民的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