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鲁迅文化基金会成立会议暨2012“鲁迅论坛”召开

本报北京10月26日电 (记者潘跃)鲁迅文化基金会成立会议暨2012“鲁迅论坛”26日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出席会议并讲话。$$  贾庆林向鲁迅文化基金会的成立表示祝贺。他指出,鲁迅先生是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是中国近现代文化战线、思想战线的伟大战士,是享誉中外、深受景仰的一代文化大师,是中国现代文化史上一座巍然屹立的丰碑。鲁迅不懈呼唤民族的觉醒,不懈向往社会的光明,不懈追求崇高的理想,为实现民族解放和社会解放作出了突出贡献。鲁迅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是我们当之无愧的“民族魂”。在鲁迅身上,集中体现了忧国忧民、不懈斗争的爱国主义精神;集中体现了首在立人、为民请命的以人为本精神;集中体现了博采众长、吐故纳新的勇于创新精神;集中体现了百折不挠、锲而不舍的“韧”的战斗精神。鲁迅精神在唤起中国人民的觉醒和团结奋斗、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提高民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日报2012-10-27
《鲁迅研究月刊》2016年11期
鲁迅研究月刊

“文学家鲁迅”研究的三个维度

鲁迅研究是一个“显学”,学术界分别对思想家的鲁迅,革命家的鲁迅,启蒙者的鲁迅,美术家、学者、民间艺术家的鲁迅进行了广泛而细致的研究,但是对于中国现代文学而言,鲁迅的角色定位首先应是“文学家鲁迅”,1980年代伊始,王富仁率先提出“回到鲁迅那里去”,倡导鲁迅研究应该回归文学家鲁迅,回归鲁迅的文学本体研究。近年不少学者也提出了“重视文学家鲁迅”同样的命题,?……人们也许不禁要问,“文学家的鲁迅”我们不是早已耳熟能详、甚至“研究殆尽”了吗?譬如梳理鲁迅的文学革命思想,研究鲁迅的每一篇小说,争论鲁迅的杂文是否为文学创作,探讨鲁迅文学创作的价值,运用各种理论重新解读或根据个人的理解“强制阐释”“过度阐释”各个文本等,在当下鲁迅研究如此深化和细化的趋势下,作为“文学家的鲁迅”,是否还有研究的空间?应该如何进行?其中蕴藏着什么样的学术生长点?对于现代文学的作家论研究乃至整个现代文学研究有何启?上述问题都是本文思考的重点。笔者认为,“文学家的鲁...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博览群书》2017年05期
博览群书

《鲁迅与俄国》:走近鲁迅的新门口

在中国现代史上,鲁迅无疑是我们最重要的思想先驱之一。但鲁迅研究长期被固化在中国现代文学的学科体系之中,人们习惯于在中国的、现代的、文学的范畴内理解鲁迅,好像他与西方的、古典以及非文学的领域关系不大。尽管有研究试图梳理鲁迅与西方文学及古代文学的关联,但往往是脱离鲁迅所处时代语境的泛泛而论;我们也称鲁迅为思想家,却不知其思想为何物、来源于何处,又对现代中国产生过哪些影响。一般而言,文学研究者进行鲁迅研究主要依赖于鲁迅所留下的文字,但由于对鲁迅知识谱系和思想脉络缺乏精准的把握,在鲁迅相关文本资料几乎穷尽的情况下,鲁迅研究便停留在单纯的文本阐释上,所谓的深入研究至今已经走入玄虚之境,读来往往如坠五里雾中。如何找到一个新的走进鲁迅的门口,便成为鲁迅研究界必须面对的难题。孙郁先生的著作《鲁迅与俄国》就是在这方面的一个突破。鲁迅去世以后,其大量的藏书和藏品都被保存下来。孙郁在参与整理这些藏书和藏品的过程中,敏锐地发现其中包含着寻求鲁迅“传统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17年10期
文艺争鸣

我为何、如何研究鲁迅——2017年5月29日在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鲁迅与当代中国"学术论坛上的讲话

今天是我2015年进养老院以后第一次公开演讲。我现在已经不再做鲁迅研究,但还是要以《我为何、如何研究鲁迅》为题来做演讲,是因为鲁迅仍然活在我的生命中,无论我面对什么问题,或者要研究什么问题时,都要想起鲁迅,而且总能从鲁迅那里得到思想的启迪,精神的支援,朋友们读我的任何著作,包括这两年所写的书都可以在字里行间看到鲁迅的身影。而且我只要面对青年朋友,就要情不自禁地讲鲁迅。我在20世纪80年代进入学术界时,就已经赋予自己一个“做沟通鲁迅与当代青年的桥梁”的历史定位,一直坚守到现在,而且恐怕要坚守到生命的结束。这已经成了我的历史使命与宿命。而且我要说,这样的将鲁迅融入自己生命的坚守者,不止我一人,刚刚去世的王富仁先生就是一位杰出代表,我在悼念他的文章里说到,这在鲁迅研究界、现代文学研究界是形成了一个学派的,我把它叫作“生命学派”。这本身就是现当代学术史、知识分子精神史中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一位现代作家、思想家对其研究者的生命的影响,会达...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鲁迅研究月刊》2013年10期
鲁迅研究月刊

“回到鲁迅”之辨

“首先回到鲁迅那里去”,是1980年代中期王富仁在其博士论文中提出的著名口号,由于它的革命性意义,最终获得了学界的普遍认同,并进一步浓缩为“回到鲁迅”,实际成为了之后鲁迅研究的理论支点,以及研究者批判现实的重要武器,它给了倡导者如此强烈的鼓舞和自信,以致在不同的时期和不同的场合,我们经常听到“回到鲁迅”的强力呼吁。①但是,多数使用者对这个日渐不证自明的口号缺少足够的反思,事实上,这并非是一个清楚明白、无可怀疑的命题,可以以此作为整个知识体系的坚固基础。一个直接的表征就是,提倡者都在宣称“回到鲁迅”,然而相互之间却陷入了混战状态,譬如2000年围绕着《收获》的“走近鲁迅”而产生的论争,王朔、冯骥才认为自己看到的才是真实的鲁迅,然而朱振国、陈漱渝等人显然不这么看,更有第三方认为他们是各有凸显和遮蔽。既有研究中对“回到鲁迅”命题进行过反思的,最早应该是汪晖的《鲁迅研究的历史批判》(《文学评论》1988年第6期),他一方面从政治视野肯定...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书屋》2013年08期
书屋

正解明真相 细节传精神——《鲁迅像传》读后

贵州人民出版社2013年5月出版的《鲁迅像传》(以下简称为《像传》),是一部很有学术分量的、别出心裁的鲁迅研究专著。该书详细介绍照片的来龙去脉,精心讲述照片内外的故事,权威解答照片的历史疑问,是一本很值得推荐的好书。作者的写作理路很明晰:求全以见权威,求真以正视听,求细以传精神。求全以见权威在《像传》的“后记”中,作者说他很早就开始搜集鲁迅照片相关资料,曾写有《“开麦拉”之前的鲁迅———鲁迅照片面面观》,可知作者研究鲁迅照片所做的准备工作是充分的。本书号称收录了“迄今为止最全鲁迅照片”,自有其学术自信和底气。这种“全”,不仅体现在照片数量,还体现在对一百一十四幅鲁迅照片的“更详细地解说”或“系统解读”上。作者的本意是对鲁迅这些照片的拍摄缘起、时间、地点、其中人物的经历及其与鲁迅的关系等作简要说明,所以每幅照片的解说文字并不长,没有长篇大论的铺陈编排。但是,他通过这些明白晓畅、简洁平易的文字,对鲁迅照片作了尽可能全面、详细和系统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屋》2013年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