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明星与文化资本

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文化偶像,八十年代以前,充任文化偶像的是李大利、陈独秀、鲁迅乃至胡适等一批“五四”以来曾为民族“盗取天火”的革命家或思想家。他们是芸芸众生的精神先驱与文化导师。近年来随着学术的复兴,一批学术大师如王国维、陈寅恪、梁漱溟,乃至金岳霖、牟宗三等人成为圈内学人们仰慕追随的“泰山北斗”,他们蛰居书斋,献身学术,成绩斐然故当为学界领袖、学子楷模。与此二者不同,在现今文化市场与文化工业的当代语境中,一批适应于今天市场文化和高信息现代传播媒介的中青年学者一举擢升为当代文化明星。他们了解并熟知当代文化市场与文化工业的制作、包装、复制,十分关注当代传媒,懂得高信息社会里的“马太效应”,讲究社会效果和自我推销,从而从根本上改变了关在书斋里潜心学问,“十年磨一书”,重考据、张义理、酌辞章的传统学术方式。他们懂得把有限的思想复制成各种摹本售出,获得最大的名人效应与知识权威效应;而那种“清高自矜”、“曲高和寡”的旧式文化道路,已为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青年研究》2019年04期
当代青年研究

摇滚青年的精英化趋向:文化资本、学业素养与生活习惯

一、研究源起搜狐媒体访谈节目《文化咖》对北大物理系86级学生、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陈涌海2017年参加央视《经典咏流传》节目演奏摇滚乐的评价:“一个科学家、博士生导师、中科院院士怎么玩起了摇滚?他简直是那个时代的异类……一曲摇滚《将近酒》,这画风如同整容般剧变,你看他这潇洒狂野劲儿!谁还能看出他是个物理学家!”直到如今,在我国主流媒体眼中,“摇滚乐”依旧是反叛青年的代名词,与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并不搭界。说到摇滚乐,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高音量的失真吉他音效,放荡不羁的粗俗歌词,炽热而夸张的演出风格。摇滚文化作为青年亚文化的重要组成之一……人们的头脑中总会浮现出如反抗、叛逆、激进、毁灭之类的词语。[1]然而,随着时代的变化和社会的发展,摇滚乐在中国已拥有了越来越多乐迷,逐渐成为公众欣赏的主流流行音乐风格的重要构成。在深层次上,摇滚乐也成为了青年人表达现实诉求的文化载体。[2]因此,我们似乎不能依旧以摇滚乐最初的姿态去评判喜欢摇滚乐的...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贵阳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8年04期
贵阳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

高校体育教师文化资本的内涵、形态及生成路径

法国学者皮埃尔·布迪厄在上世纪80年代发表的《资本的形式》中首次提出了文化资本的概念。文化资本是指能够影响个体实践能力及生活质量的文化资源。一方面,高校院校体育教师的文化资本对教师职业发展和教学科研活动的开展起着重要作用;而另一方面,体育教师文化资本的生成对于优化高校体育教师团队的人力资源、促进体育教师知识技能结构的自我完善及自我发展、较好地实现高校体育教学科研目标都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文章通过阐述高校体育教师文化资本的内涵、形态及其生成路径,从而更好地呈现高校体育教师文化资本的发展现状。一、体育教师文化资本的理论解读(一)体育教师文化资本的内涵文化资本作为一个社会学概念被学者布迪厄用来描述个人拥有的文化资产,它是人类通过大脑生成的精神产品,涵括思想理论、意识观念等,以文化积累的方式形成一种劳动成果,经过物质化、制度化的形式积淀下来,借助教育实践活动来传递文化物品[1]。这种文化资本在一定的行业领域中通过社会性的实践活动可以转化...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1期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美好生活视域下城市青少年健康的影响因素研究——基于文化资本理论的视角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健康是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基础,是生活质量的关键评价指标之一[1],是提升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的前提,也是社会发展和人民幸福的有力保障。青少年健康不仅关系到个人的全面发展和家庭幸福,更是实现中华民族全面复兴的关键因素。然而,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数据表明,2016年,中国5岁~19岁的儿童和青少年中,体重超重的比例约为28.5%,其中肥胖的比例为11.7%[2]。中国有关调查数据表明,青少年肥胖和营养不良现象同时存在并呈现上升趋势,近视检出率呈低龄化趋势,龋齿等口腔健康问题突出。根据生命历程理论,儿童和青少年时期的健康状况和健康生活方式是个人在成年期和老年期能否维持较高健康水平的关键因素。因此,青少年的健康问题不仅降低其自身目前的生活质量和所在家庭的幸福感和安全感,也会对其未来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产生负面影响。相关研究表明,与收入相比较,父母的受教育水平对子女健康的影响更显著[3]。国外父母文化资本...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高教探索》2019年02期
高教探索

贫困本科生的文化资本积累与脱贫流动

教育扶贫的内在要求不只是补偿家庭经济弱势子弟使其“有学上”,而且要“上好学”。这一基本理念应用到本科教育领域,就是大学应关切贫困生在校期间的成长。学界诸多的努力在探讨贫困本科生资助体系,延伸的研究有对这一庞大群体“精神贫困”[1]等的关注。在政府已大幅增加经济资助力度的语境下,探索贫困本科生的成长路径及其应得到的教育补偿,进而促其稳定脱贫,是当下学术研究之所急。一、贫困本科生成长与文化资本积累本科生成长状况是衡量以人才培养为重要旨趣的本科教育质量的重要指针,这里的本科生就自然地包括家庭经济弱势的贫困本科生。那么到底怎样解读贫困本科生的成长?所谓“成长”,指的是“向成熟的阶段发展”、“生长”,[2]但这里“成熟”的指涉需要具体化,对贫困本科生而言,成长(growth)可以理解为不只是个体重量、身高和力量等的增长,更应是“教化(cultivation)”水平的提升,[3]然而,“教化”这一概念仍然缺乏操作性。一般地,人们主要把学生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江西化工》2019年03期
江西化工

浅析文化资本对高校毕业生就业竞争力的影响

一、文化资本的存在形式资本具有稀缺性特点,是以劳动的方式换取来的,具有私人性和排他性双重属性,并能够帮助占有者获取社会资源的再生性资源。文化资本是作为资本的一种类型,同样具有稀缺性和具有资本的双重属性。从个人和社会两个不同的角度来看,拥有不同的文化资本的个体和社会,会拥有不同的社会资源和权力结构,文化资本的积累影响着个体竞争能力,高校学生的文化资本积累同样影响着高校毕业生就业竞争力。目前,大学生的就业难、就业质量低等问题一直是焦点问题,更是热点问题。如何让大学生在校园学习的过程中增加个体的就业竞争力已然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文化资本与高校、社会、个人发展有着密切联系,在就业压力日益加剧的当下,高校毕业生应注重文化资本的积累,它对于就业竞争力的提升具有明显的促进作用。文化资本理论是法国社会学家布迪厄提出来的。在他的资本理论体系中,文化资本以三种形式存在:一是具体状态,表现为精神和身体持久内化;二是客观状态,表现为文化商品的形...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