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澳海关查出一代表团携带兴奋剂

本报悉尼9月7日专电:记者缪鲁报道: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尽管在悉尼奥运会期间,对兴奋剂的严格检测将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但那些有意作弊者并未因此而稍有收敛,铤而走险的仍有人在。据澳大利亚海关宣布,今天他们在悉尼国际机场从一支奥运会参赛队官员的行李中查出了数瓶人体生长素(HUMAN...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学报(法学版)》2016年04期
苏州大学学报(法学版)

兴奋剂调查机制研究

一、兴奋剂调查的必要性《世界反兴奋剂条例》(World Anti-Doping Code)第5条统一将反兴奋剂手段分为兴奋剂检查和兴奋剂调查,该条例第5.1.1条规定,检查的开展是为了获得检测性证据,从而判断运动员是否严格遵守条例,禁止使用禁用物质或禁用方法,而兴奋剂调查则是搜集其他证据和情报,从而确定是否发生了其他兴奋剂违纪行为的方法。《世界反兴奋剂条例》是各国反兴奋剂规则制定的最低标准和基本模板,鉴于该条例的这一规定,各国也统一将兴奋剂检查作为查明运动员体内是否存在兴奋剂的手段,而将兴奋剂调查作为查明其他兴奋剂违纪的手段。《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第2条规定,不仅仅兴奋剂阳性的检查结果能够作为体内存在兴奋剂的证据、从而构成兴奋剂违纪,下列情形和行为也构成兴奋剂违纪:使用或企图使用某种禁用物质或禁用方法;未能完成或拒绝接受或逃避接受样本采集;违反关于运动员接受赛外检查的规定,包括未能提供必要的行踪信息,以及错过检测;篡改或企图篡改兴...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少儿科学周刊(少年版)》2016年08期
少儿科学周刊(少年版)

与兴奋剂较量到底

^ “奥运会的历史,既是运动员不断追求‘更高、更^ 1央、更强’的历史,又是同兴奋剂较量的历史。”说至IJm:::4麵员随it,醜臟總翻了兴細,“-百多年前,个别运动员为了取得好成绩,比赛前喝酒来刺激中枢神经——这就是最原始的兴奋剂。现在,兴奋剂的种类更多,成分更复杂,对运动员的危害也更大。”汽备袖的宿害◎给运动员的身体带来严重伤害,包括破坏免疫系统、荷尔蒙系统;影响心脑血管、肝脏、肾脏、骨骼等重要器官的功能。 』◎和吸毒类似,长期服用可能上瘾。◎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技信息》2012年32期
科技信息

兴奋剂历史略论

一、兴奋剂的历史自人类有史以来,人们就希望提高自己的能力以期在战斗和体育比赛中获胜。早在古代,人们就使用一些方法,这些方法在今天被认为是使用兴奋剂而被加以禁止。根据奥地利维也纳运动医学研究所ProPop教授发表在1990年出版的《关于在体育中滥用药物的国际研讨会记录汇编》中的文章,早在公元前三世纪末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运动员就试图使用各种可能的方法,如喝特殊的茶,嚼可可叶来提高他们的成绩。十六世纪末,欧洲就有使用兴奋剂的报告。然而,只是在十九世纪下半叶才有在体育中使用兴奋剂的确凿无疑的例子。1865年,有人报告阿姆斯特丹运河游泳中有人使用兴奋剂。1879年第一次举行著名的六日自行车赛时,各国选手已经使用各种神奇的制品以进行艰苦的比赛。各国选手喜欢用咖啡因的混合物,比利时选手将糖浸在乙醚中,还有人用含酒精的饮料,而短跑运动员专用的是硝酸甘油。与此同时,人类医学科学也对增强能力的药物和物质发生了兴趣,并就此进行了全面的实验。二十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安徽体育科技》2012年06期
安徽体育科技

大学生运动员对使用兴奋剂的态度

自竞技体育产生以来,兴奋剂与反兴奋剂的斗争一直没有间断过,反兴奋剂是一项长期、艰巨、复杂的工作。在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的调查中,相当比例的运动员有为了取得冠军,不惜生命服用兴奋剂的情况。[1]那么大学生运动员对兴奋剂的使用持什么样的态度呢?以往对兴奋剂的研究,主要针对高水平运动员,对于大学生运动员这一群体,目前尚少人涉及。本研究将以福建省大学生运动员为例,将对使用兴奋剂的态度分为对使用兴奋剂的认知,和对使用兴奋剂的情感及行为倾向两个部分,对这两部分的得分进行计算,其统计结果为总分均分平均数是0.5595,标准差是0.22065,95%的置信区间是0.5438~0.5751,由此可以看出,大学生运动员对使用兴奋剂的态度整体表现不明朗,有存在使用兴奋剂的潜在可能性。1研究对象对参加福建省第13届(2006年)大学生运动会田径、篮球、足球、健美操、武术、游泳6个兴奋剂高发项目的769名运动员进行了实证研究,其中城市户籍的大学生393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关村》2011年03期
中关村

且说“社会兴奋剂”的使用量

任何社会,任何人,偶尔或少许地服用一点兴奋剂都无妨,至少无大害。比如一个社会在战胜了巨大的天灾人祸之后,不能总陷在原来的痛苦中。为了庆祝对天灾人祸的战胜,在庆功会上添加一点欢乐性的因素或逗笑式的节目都是可以的。这也像一个穷透底的叫花子,一有机会也要挤到戏台前看看台上的丑角耍诨,笑上一番。而天天养尊处优的贵妇人走进剧场,坐在包厢里看剧,却偏偏想看悲剧,用手绢频频擦泪才过瘾。从某种意义上说,上述的人都是在服用“心理兴奋剂”,而且那种适量的兴奋剂都有益无害。但是兴奋剂成为最常用、最流行、最畅销的“药”,至少说明社会有了某种不健康的因素。举例说:倘若要问今天中国最出名、最吃香、最有诱惑力的人物或行业是什么?我看十之八九的人(尤其是青少年)都会有同样的回答:是明星,而且首推专门以“搞笑”为主业的笑星(包括“丑星”)。也就是说,那样的人和那样的艺,已成为世上最流行的“社会兴奋剂”。外国也有演艺明星,但让笑星占据主要舞台的事并不多。外国也有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