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两对老夫妻 山野环志人

9月末的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了趟黑龙江的帽儿山。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楚国忠先生邀请日本的环志专家尾崎清明先生到帽儿山看看,那里有我国的一个鸟类环志站,设在东北林业大学的试验林场。$$车出哈尔滨往东,细细秋雨令人多少有点扫兴。高速路上一个多小时,拐进帽儿山镇。司机打听着路,到了林场大门口,门卫一指,我们进了山。环志站设在老爷岭。楚主任告诉我,东北林大的鸟类学家常家传教授在那里做环志。$$老爷岭有林场的一个生态实验站,鸟类环志是季节性工作,常教授就借用生态站的房子,每年春秋两季上山环志。我们到站上时,先没有看到常教授,他“遛网”去了。$$环志工作的房间里杂物很多,但靠窗有一张很小的旧书桌,桌面上依次摆着粘在木板上的鸟环和登记用的表格。桌子左右抽屉下的横撑儿上各钉了一排小钩。房间窗户开着,我知道,这是为了放飞环志的鸟。$$一身迷彩服,戴顶绿军帽,脚上雨鞋打着补丁的常教授提着装了鸟的布袋回来了,旁边还有他的妻子洪恩荣老师。鸟袋一一挂到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心理与健康》2019年04期
心理与健康

快乐着你的快乐

有一次去爬山,见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妻,相互携手,一步步在崎岖的山路上前行。我走在他们的后面就在想,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来爬这么高的山?好奇心驱使着我走上前询问,我说:“两位老人家这么大年纪还爬山啊?多累啊,注意脚下,保护好身体啊!”两人笑着停下脚步,一边喘息一边对我说:“年轻的时候我俩就喜欢爬山,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虽然体力和腿脚大不如从前,但我俩现在还能动弹,爬山就当锻炼身体了!这个年纪,多爬一次是一次啊!”说完,两位老人继续相互搀扶着慢慢朝山顶走去。阳光照耀在他俩身上,我心生感动,从他们的话语里,我听出了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垂暮之年仍然坚持着两人多年以来的共同爱好,难道不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另一种诠释吗!其实生活中感人的事随时都在发生,就看你有没有一双发现的眼睛。今日之所见,让我想起了我的父母,他们和这对老人家一样,恩爱一生的秘密,也是培养了一个共同的爱好和兴趣。父母的爱好和兴趣是品美食和做美食。早年间谈不上吃什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西教育》2017年05期
江西教育

给孩子有限度的爱

曾在杂志上看到这样一个故事:小岛住着一对善良的渔民夫妇,一群美丽的天鹅从北往南路过小岛。老夫妻俩非常高兴,像对待客人一样拿出食物招待这群天鹅,渐渐地天鹅就跟这对夫妇熟悉起来。当冬天降临到这个小岛时,这群天鹅竟然没有飞走,老夫妇看着心疼,就打开茅屋的门让它们在屋里取暖,还给它们找来食物。天鹅一天天地产生了依赖,这种关怀每年都要延续到来年春天来临。老夫妻俩也一直这样快乐地重复着奉献他们的爱心,直到他们离开小岛。奇怪的是,天鹅也消失了,第二年人们发现这些天鹅在封冻时都饿死了。读了老夫妻和天鹅的故事,我在感慨天鹅命运的同时,也为当下部分家长对子女的教育担忧。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我们许多的父母也像故事中的老夫妻一样,对孩子百般呵护,倾其所有,无限度地满足孩子的需要。许多在这样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也如同故事中的天鹅一般,习惯于父母的溺爱,沉溺其中,养成了惰性,只知索取,不知感恩,丧失做人的基础,其结果必然被社会淘汰。无限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金秋》2018年12期
金秋

老夫妻传授技艺进校园

~~老夫妻传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秋》2018年12期
《老同志之友》2018年13期
老同志之友

别让老夫妻长期“拆伴儿”

笔者周遭的一些老夫妻,为照顾孙辈成了分居两地、见面机会寥寥的“牛郎织女”。长期分居两地的老夫妻,虽然可以享受与儿女相聚、膝下承欢的天伦之乐,但这并不能完全代替老年夫妻之间的相濡以沫。特别是随着年龄增大,老人对环境的适应能力会变弱。离乡背井,平常子女上班,身边缺乏谈得来的朋友,会让老人感到孤独,会影响老人身心健康。作为子女,实在需要老人,最好把两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金秋》2018年20期
金秋

老夫妻携手看球四十载

所谓爱情和忠诚,就是当我们头发花白,还能牵起对方的手,为追随的信仰加油。在江苏苏宁“死忠”看台二层第一排,每场比赛都会坐着一对满头银发的老夫妻,肩披江苏苏宁队的围巾。他们随着年轻人一起鼓掌。他们也会远征客场,不断刷新着江苏球迷看球的最高年龄纪录。他们就是77岁的裴根柱和73岁的诸建清,大家亲切地把他们叫做“足球爷爷”和“足球奶奶”。他们曾在2016赛季中超颁奖典礼上,被授予“最感动球迷奖”。裴根柱的足球情缘在少年时就己经结下。“小时候比较穷,经常和朋友们在马路边,摆上两块砖头当球门,开始踢橡皮足球。最早开始看足球是1968年,那时候是江苏代表队。职业联赛开始之初,江苏足球成立了江苏加佳队,是由南京烷基苯厂支持的。”之后的日子里,裴根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江苏队的铁杆球迷。“我看球看了50年。以前是看江苏队全运会的比赛,足球比赛也没有今天这么多。”裴根柱说,“那时候是在五台山体育场,公交不发达,都是步行去看球,光走路就要两个小时。”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秋》2018年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