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话说《金瓶梅》

《三国演义》是一部历史题材的小说,是根据陈寿的《三国志》及裴注等史料,经说书艺人的加工,历数百年最后定稿于罗贯中。《水浒传》是以《宋史》和《宣和遗事》及元曲中的许多梁山泊英雄故事为蓝本而加工演化,最后成于施耐庵之手。《西游记》则是根据《唐史·三藏法师传》记玄奘往西天取经这段史实演化而成的,是部神魔小说。然而,唯独《金瓶梅》不以史书为依托,而是借小说《水浒传》中描写西门庆与潘金莲的故事,把故事引申开来,写的完全是市井平民生活,通过写西门庆的一个家庭来反映社会的黑暗腐败,这在我国小说史上是没有先例的。后来的《红楼梦》写贾家一族的家史学的就是《金瓶梅》的写法。明史专家吴晗早在三十年代就撰文,说《金瓶梅》反映了政治、经济、文化、习俗等等,是一部明末社会史。$$成书于明代的《金瓶梅》,是中国第一部长篇社会世情小说。长期以来人们都把它当作“淫书”,因此被禁。其实这真是冤枉了它。$$《金瓶梅》是因“淫书”而被禁,其实这是个表象。在它之前的《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3期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金瓶梅》阅读行动研究

《金瓶梅》阅读研究是有关笑笑生创作的文本,最直观的一点就是,它是一部移植其他小说故事的文本。兰陵笑笑生是如何选择移植对象的,又是如何进行“移植”的,实在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因为,这是属于解读作者对隐性阅读者存在的某种预期的实体显示。文本的写作,往往是以此为据来设计阅读语境的。换言之,《金瓶梅》文本中所存在的大量“镶嵌”或“编织”的人物和故事,以及相关的情节和场景的选择意欲何为?对文本的写作和文本架构的作用是什么?这一部分研究对《金瓶梅》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发展地位和意义有着重要的评价性作用。因为《金瓶梅》文本出现之后,从抄本到刻本,一开始就产生了受众阅读反应的巨大差异。对于这方面的研究,通常被视为是对《金瓶梅》所产生的文学和社会影响的分析研究。这属于传播与接受的范畴。本文所涉及的阅读分析研究,主要是针对流播的部分展开的。在21世纪前,“阅”一词,有三个词条解释,而“阅+读”的释意就是“看”[1]。阅读通常被视为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带有...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书屋》2018年08期
书屋

再看一眼《金瓶梅》

一、社会腐败先从官场烂台湾学者侯文咏说“《金瓶梅》其实是在写当代社会”。一语道破真谛。《金瓶梅》取材于北宋末期,反映的社会是晚明时期,无论是北宋末期、晚明还是现在,都在一个历史交汇点上,好像时间没有流动,而是在轮回。读《金瓶梅》自觉不自觉地让人与现实社会联系在一块,一个死去的西门庆诈尸还阳,一个死去的晚明社会诈尸还阳。《金瓶梅》是一部小说,小说被称为“信史”,有学者称“《金瓶梅》是继《史记》之后的一部最全面的历史巨著”,这与清人张竹坡称《金瓶梅》“纯属史迁之妙”观点是一致的。从“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的观点看《金瓶梅》,《金瓶梅》写的是社会。西门庆那样的发家模式,在中国封建社会是常见的,先是市井恶霸式发家,由市井恶霸变豪恶,然后依靠权力,最后投身权力,西门庆如果只凭市井恶霸或豪恶身份,最终成不了什么大器,他傍上了官、做了官之后,有了国家机器的保护,他的作恶的能量就升级了。权力腐败导致社会腐败、官场腐败,国家机器保护并怂恿这样的坏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屋》2018年08期
《林区教学》2007年01期
林区教学

《金瓶梅》中的数字

明末小说家冯梦龙称明代有“四大奇书”:《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及《金瓶梅》,其中《金瓶梅》被清人称为“第一奇书”。对于这部小说,名家的评价颇高。鲁迅认为,小说“同时说部,无以上之”,“实在是一部可诧异的伟大的写实小说”。郑振铎评价说,此小说是“中国小说发展的极峰”。张竹坡认为,“文字之无微不至,所以为小说之第一也”。《金瓶梅》这部小说很特别,是一部奇书。小说的语言也很特别,用的“只是家常口头语,说来颇妙”(张竹坡第二十八回批语)。小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频频使用数字。这里,看一下作家是如何使用数字的。在第二十四回中,有一段文字:月娘与众姊妹吃了一回,但见银河清浅,珠斗斓斑,一轮团圆皎月从东而出,照得院宇犹如白昼。妇人或有房中换衣者,或有月下整妆者,或有灯前戴花者。唯有玉楼、金莲、李瓶儿三个并蕙莲,在厅前看敬济放花儿。李娇儿、孙雪娥、西门大姐都随月娘后边去了。金莲便问二人说道:“他爹今日不在家,咱对大姐姐说,往街上去走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刊》2008年09期
语文学刊

对《金瓶梅》女性形象折射出的女权意识的分析

一、《金瓶梅》女性形象的分析《金瓶梅》是部奇书,它奇就奇在书中的女性以“恶”和“欲”贯穿人生,崇尚享受,膜拜金钱,极尽献媚争宠嫉妒淫荡之能事,公然挑战男权社会“戒贪,戒淫”的纲常人伦。潘金莲是裁缝的女儿,她嫁人多次,偷人多次,谋害亲夫,挑拨是非。她真正的爱是对小叔武松,但武松拒绝了她。后来她移情并嫁给有权有势,风流年轻的西门庆。在西门府里,她以极端的方式来稳固自己的生存,笼络西门庆。李瓶儿是书中的第二个女主角:她先后当过梁中书妾,花子虚妻,蒋竹山妻。多重身份让李瓶儿见多识广,并以她的温柔性格在西门家广结善缘。可以说,她是以独到的软性交际方式将男人置于手腕将女人握于掌心。这正是她的高明之处:她的心气、她的算计暗藏于心,女权意识潜滋暗长。庞春梅是书中的第三个女主角,她和金莲瓶儿鼎足而立,成为命题人物。她的俊俏,聪慧,喜谑浪,善应对,所有这一切使她成为金莲的丫头并被西门庆看上。她时时以坚强的姿态把握自己的生活,嫁给周守备,并被扶正。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刊》2009年11期
语文学刊

《金瓶梅》词语释义二则

作为一部文学巨著,《金瓶梅》的语言学价值已是举世公认的了。白维国主编的《金瓶梅词典》在解释词语方面,很多地方发前人所未发,创获颇多,给后人阅读这部巨著提供了很大的方便,但该书有个别地方释义不甚妥帖。现就《金瓶梅词典》对“尤花殢玉”和“柱戗”二词的释义提出商榷意见,以求教于白先生和读者专家。一、尤花殢玉《金瓶梅词典》谓:“指男女昵恋欢合。尤,过分;殢,滞留。”[1]该书举的例子是《金瓶梅》第72回:“(小优)当时席前唱了一套《新水令》:醉烘玉容晕微红,尤花殢玉欢情纵。都疑身在醉魂中,蕊珠宫里游仙梦。“花”和“玉”均谓美女或女色,也指所爱的人。如唐·白居易《霓裳羽衣歌》:娇花巧笑久寂寥,娃馆,苧萝空处所。“玉人”也可指美女或所爱的人。如唐·元稹《莺莺传》: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在“怜香惜玉”、“香消玉碎”等成语里,“玉”均指美女。明·贾仲名《金安寿》第1折:两下春心应自懂,怜香惜玉,颠鸾倒凤,人在锦胡同。明·许仲琳《封神演义》30...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