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五铢时代话兴衰

五铢时代兴于西汉中叶,衰于唐初,在时间跨度上比此前秦朝的半两币值长了半个多世纪(半两币值共行用一百零四年),足见它的生命力顽强。而这又与古代中国的文化传统密不可分。古人对“五”的数字崇拜,可追溯到原始文化的屈指记数和夏商周以来的五行思想。到秦汉两朝,它又被赋予超乎寻常的意义。在以“五”为中心的文化心理程式中,官印须凑足五字,朝廷祭天露台高五十丈,宫内博士招弟子限五百人,至于时分五更、谷有五类、服作五等以及瑟弦定为二十五弦等等,都是五行文化的产物。这一文化背景,也是五铢钱产生的温床。$$但是把币重定位在五铢上,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自有方孔圆钱以来,早期秦半两固然重如其文,但不易携带,在使用过程中又不断减重,名不副实。汉高祖刘邦登基后,以秦钱重而难用,放手让民间铸钱,结果重仅一点的榆荚钱涌入市场,百姓深受其苦。多少才是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钱币》2009年03期
中国钱币

试论南齐五铢

据文献记载,南齐建元四年(482)曾计划铸钱,但因故未能实行,直到永明八年(490)才正式开铸。“(刘)悛启世祖曰:‘南广郡界蒙山下,有城名蒙城,可二顷地,有烧炉四所,高一丈,广一丈五尺。从蒙城渡水南百余步,平地掘土二尺,得铜。……此(铸钱)议若立,润利无极。’……上从之。遣使入蜀铸钱,得钱千余万,工费多,乃止。”①这是南齐铸钱的唯一记载。南齐统治不过二十余年,永明八年铸钱又历时甚短,开铸不久就因为工费多而停铸,可以想见遗留下来的钱币不多,加之文献记载语焉不详,南齐钱币的真实面貌长期笼罩在迷雾之中。加拿大泉学家杜维善先生认为“南齐五铢是南朝货币中最不易认定的钱币,到目前为止,只见史籍有简略的记载,而实物在国内诸钱谱中则皆未见有拓片记录。”②太祖时孔觊在他的铸钱建议上说到“钱重五铢,一依汉法。”唐石父先生在他的《中国古钱币》一书中也提到这可能也是一种面文“五铢”的钱。由此泉学界也就大多认同这次所铸钱的面文为“五铢”。最早注意一种异...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西安金融》2004年12期
西安金融

五铢少见品

近期,笔者见到一批生坑小五铢钱。这批钱正面类似龟兹五铢(见图),制作规范,钱形小轻薄,广穿,内外细郭(正面无穿郭),面文清秀细字,五字行笔微曲,五字中间交叉“点”与其他常见的各代五铢钱有明显的不同:常见的五铢钱的五字行笔是在中间“点”跨越交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金融研究》2003年S3期
内蒙古金融研究

话说小五铢

一时期来,小五株的研究颇为热烈,说者云云。但把小五株定为西汉皇室贵族殉葬用,是上林三宫特制的冥币,却是大家的共识。 这种小五侏据出土记载以及我本人的实地观察,有这样一点认识:小五株并非皇室贵族墓中独有,在平民百姓墓中也时有发现,并且还有私铸现象。我曾收集到(西安市)北郊砖厂由墓中出土的十几枚小五株,这些钱制做粗陋,字迹漫没,还有半成品,一触即碎。伴随出土的还有陶罐、陶粮仓、小铜镜(如图)等,而此墓绝非贵族之墓。 小五株,先前众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安金融》2003年01期
西安金融

也谈西汉平背五铢

有关平背五铢的讨论始于贵刊1987年7期发表西汉建章宫下铸钱遗址出土平背五铢,从那以后全国先后报道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发现平背五铢钱,披露的数量虽然仅有几十枚,但各家之观点却不尽相同,其已成为五铢钱研究的热点。诸家论说之中以倾向平背五铢为西汉最早期的郡国五铢和倾向其为东汉或更后的私劣钱两派争论最激烈,而笔者今天也想通过手头的一些实物资料,与大家共同探讨。据目前接触到的南北方五铢出土差异以及此前各家论及平背五铢时提供的拓片,我认为对平背五铢性质的分歧在于对象的混淆。在南方甚至河南、山东等地经常出土数量不少的东汉末年或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五铢钱,其内经常会发现极多的面文粗浅、背平夷的轻薄磨边五铢,这种五铢在北方的五铢窖藏中很少发现,尤其是陕西、内蒙基本见不到此类五铢出土。而这类五铢正是持平背五铢属“东汉或更后的私劣钱”观点的人列举的实物,刊登在《钱币研究》中的就有很大一部分属于这种情况。而建章宫下铸钱遗址以及山西、内蒙等地出土的平背五铢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安金融》2001年06期
西安金融

平背五铢又有新发现

平背五铢,在“五铢”钱中铸造是背无内外廓的一种,铸造数量不多,流通少,但在全国十七个省、十九个市县已出土发现,从出土和发现的实物中看,除铸造的钱体有轻重之别,均为平背。   近年来,我也收集到一枚“平背五铢”。该钱是生坑出土物,硬绿锈,钱体轻薄,钱身右侧略有缺角,直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