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居住———真的改变着中国

居住改变中国,住宅业的发展,创造了一个新的身份象征。改革开放前的年代,中国人很少有身份象征,穿衣是蓝、绿、灰,住房是大杂院、筒子楼、单元房,人们不敢讲身份,是单一的、一律的,人们的个性被压抑了。住宅业的发展,分区化住宅的出现,人们有钱就可以买,不再依赖单位分房了,可以提高个人的形象价值,可以区分阶层。由于住宅是用货币投资、购买的,因此可以说“住宅是社会的奖章”。首创置业目前正在打造北京燕莎商城、使馆区、东四环路以东的“上东”富人区,就是要创造一个让人们能显示身份的高级化生活区域。$$ 居住改变中国,住宅业的发展又创造了一种新文化。由于新的住宅小区、小城镇迅猛发展,人们乘地铁、开汽车回家的同时,开始享受“电视文化”、“咖啡文化”、“酒吧文化”、“网球、高尔夫球文化”、“绿野旅游文化”等等,人们看有线电视、卫星电视,去享受新鲜空气。一个个新的住宅建设小区百花齐放,灿烂夺目,勾画出了“文艺复兴”的一角,人们的精神文明建设水平大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8年35期
法制博览

我国民商法律体系中对私有财产的保护探究

《民商法》中对私有财产的保护指的是在《民商法》法律条款中对公民的私有财产保护作出明确的规定。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人们的可支配收入不断的增加,因此私有财产保护也受到社会广泛的重视。《民商法》是民事关系处理的主要法律依据,也是私有财产保护的主要法律条款。在此背景下,加强对《民商法》中私有财产的保护显得尤为重要。但是从我国《民商法》对私有财产保护情况来看,其中仍然存在较多缺陷,本文主要结合《民商法》在私有财产保护中的作用以及存在的不足进行详细的分析,进而为完善《民商法》私有财产保护提供有利的依据。一、《民商法》中私有财产保护原则(一)平等性在我国《民商法》中,对于私有财产的保护是不受社会地位等方面影响的,所有人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民商法》本身属于私法,主要的作用是对主体间关系的调整,所以在《民商法》中对民事主体私有财产的保护必须要遵循平等的原则[1]。任何民事主体的私有财产都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因此平等性也是《民商法》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晋阳学刊》2018年06期
晋阳学刊

扬弃以资本为逻辑的私有财产——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转向

私有财产是兼具历史和现实意义的概念:古希腊哲学就已经关注财产私有问题。近代启蒙运动推动对私有财产合法性基础的思考,思想家们普遍地在法权的意义上理解私有财产。马克思正是在对私有财产本质的关注中实现其哲学转向:马克思从政治、法的批判转向市民社会批判,并最终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完成对资本的批判。在“林木盗窃案”的辩论中,马克思首次剥离私有财产的法权外衣,将国家和市民社会相分离。在《1844年经济学手稿》中,私有财产已经成为马克思所关注的核心概念:围绕“异化劳动与私有财产”、“私有财产的关系”、“私有财产和劳动”、“私有财产和共产主义”等阐发了私有财产的一般内容。在《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及其手稿,马克思继续对私有财产展开研究,在批判资本主义和阐发共产主义过程中,马克思指出:共产主义就是私有财产的积极扬弃。一、资本批判的前提:解答“物质利益的困惑”1842-1843年间,马克思作为《莱茵报》主编遇到要对物质利益发表意见的难题,即著名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经济》2019年06期
法制与经济

私有财产的民商法保护探析

我国目前涉及私有财产的相关法律体系主要有民商法和经济法等。但是紧密围绕私有财产保护,并为其提供相应的有效措施的法律是民商法,民商法在对私有财产予以保护的过程中也重在突出其强力性和科学性特征。客观来讲,虽然民商法在保护私有财产方面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部分内容还需继续完善,以充分发挥自身的保护作用。一、私有财产的民商法保护概述(一)私有财产民商法保护理论私有财产的民商法保护主要是指以民商法为手段,对私有财产予以法律保护的一种具体形式。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也有了明显提升,公民的私有财产打破以往单一的形式,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态势,在此背景下,加大对公民私有财产的保护显得尤为重要。同时,私有财产保护法律也是维护公民自身权利的具体形式和手段,推动了社会稳定与和谐发展,对更好地建设我国法制社会也有重要的推动作用。(二)私有财产民商法保护的重要意义民商法是我国司法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与社会公众有着最为直接的关系,是为了保...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02期
社会主义研究

私有财产观的转变:马克思超越哲学共产主义的理论契机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下简称《手稿》)“笔记本III”中有一段论述,即:“这种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等于人道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等于自然主义。”1长期以来被视为马克思对自己共产主义观的阐述。其重要的文本依据是《大陆上社会改革运动的进展》。在这里,恩格斯将马克思归入哲学共产主义:“就在今年,第一批拥护共产主义的人曾满意地看到,共产主义者正一个接一个地加入他们的行列。”其中就包括“马克思博士,《莱茵报》的另一位编辑”2。恩格斯写作《大陆上社会改革运动的进展》的时间是1843年10月15到11月10日之间,此时的马克思初到巴黎。以马克思初到巴黎时的思想倾向来定位《手稿》时期马克思总的共产主义观,其实质在于将《手稿》当作一部完整的著作。然而国内外的文献学研究表明《手稿》并非是一部完整的著作,而是三个手稿加上序言以及一些片段所构成的,马克思对三个手稿的写作穿插着对不同经济学家著作阅读的写作笔记。在巴黎,马克思通...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治现代化研究》2018年02期
法治现代化研究

私有财产的非社会性——马克思对私有财产的首次批判

马克思对私有财产的最早批判始于1843年《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以下简称《批判》),对此,学界基本尚无深入探讨。马克思在批判黑格尔《法哲学原理》(以下简称《法哲学》)第306节、第307节时,进至对贵族等级世传地产的批判,这构成了《批判》一文的最高潮。马克思从(1)贵族世传地产的非社会性,(2)贵族世传地产否定了市民社会和国家的自由,(3)贵族世传地产的动物性、封建性以及(4)日耳曼人和罗马人的私法之比较分析这四个方面入手,全面深入地揭示了作为私有财产的贵族世传地产的本质和根源,批判黑格尔完全颠倒了私有财产和政治国家之间的真正关系,从而奠定了对现代社会私有财产权进行进一步批判的理论基础。一、贵族世传地产的非社会性黑格尔在《法哲学》第306节对他所言的自然伦理等级(贵族等级)的财产(即地产)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规定,这一规定成为马克思首次批判私有财产的出发点和前提。由于马克思几乎是对黑格尔《法哲学》该节的每一句话进行逐一批判,因此有必要...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