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芬兰青年热衷学汉语

编者按:芬兰的柯灵先生,今年77岁,是到新中国留学的第一批外国留学生,曾先后在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学习语言,归国后主要从事新闻和芬中友好交流工作。先生也是本报的老读者、老朋友。今年7月,他应邀来北京出席第一届世界汉语大会期间,特意到本报做客。本报7月21日在头版头条对他的事迹作过报道,并刊发了他给本报的手写贺词。最近他又写来文章,介绍芬兰青年学汉语的情况,很有可读性,现刊发于后———$$    25岁的埃米丽阿·涅米宁现在芬兰赫尔辛基大学中文班学习汉语。“说汉语容易,难的是汉字。”埃米丽阿说:“我对中国书法很感兴趣,中国书法堪称艺术精品。”谈到今后的打算,埃米丽阿说:“我想搬到中国去住。我的目标是要学习中国的古典文学,阅读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例如《孙子兵法》,并将它们翻译成芬兰文。”$$    在同一个中文班学习的22岁的埃丽娜·辛科宁说:“我小时候在基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论坛(学术评论卷)》2007年06期
社会科学论坛(学术评论卷)

愧痛汉语危机

汉语危机四伏,实为汉语民族的文明危机四伏。尤为危机者,乃居危思安,大梦不觉;而汉语的心灵危机,更是汉语命运的根本危机,并且从未危机得这般深刻。当太多汉语传人的灵魂日渐肥硕、香软、粘腻、猥琐、霉湿、浮薄、枯涩、势利、贪婪、善于卑鄙而又善于优雅的时候,读到了朱竞编《汉语的危机》一书(文化艺术出版社2005年8月出版)。该书以一种严峻的文化警觉,组织起33位学者的智识、洞见、博远的诚实和对汉语根本境遇的深刻忧思,鞭辟入里,直取其病征、病理和病原,精剖细析。阅毕全书,我感受到的是一种刻骨殷忧,一种对汉语灵魂的凝视,一种探入汉语种种巨创底部的细腻、幽深的洞察,一种很难有归宿的文化出击——因为汉语蒙难既久,积重难返,危机已是一种自然常态;因为古中华曾经创造的汉语精神人格的绝世之美,已经日益被现代汉语世界里人格弱化、腐化、痞化、畸化甚至旷世之丑所代替,集体冷漠自己的国萃而趋利趋势若鹜已成为一种辽阔深远的时尚;因为天夺汉魄,汉语自由的灵魂自由的...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论坛》2004年08期
社会科学论坛

汉语美学浅论——丑汉语与美汉语

汉语是美丑的两极。论其丑,汉语自身极度缺乏稳定性,缺乏对概念的严格框定,更缺乏科学性。用汉语进行科学理性思维具有诸多不方便,这是中国科学不发达的重要原因之一。赞其美,表现在,当我们将话题由科学之理性转为文章之感性,丑汉语便魔术般地变为了美汉语。在文章中,汉语的一切短拙霎时间都不见了,代之以无所不能的神通与无往而不胜的灵性。呆滞的汉字变为了闪烁的珠玑。汉语中不利于探究科学理性的因素,恰恰有利于文章的写作。汉语有丑陋的一面。汉语可以附着俗流,可以被用来攻击异己、意淫异性或亵渎圣灵;用汉语可以轻易造出许多肮脏的语汇或句式,这些语汇或句式远远比其所代表的实体更卑鄙、更龌龊、更不堪入目(或不堪入耳)。母亲(妈妈)是最伟大的,但在“妈”字之前之后各加一字,三个字就构成了国骂,而且不止一种骂法。国骂流布甚广,渊源甚长,家喻户晓。在中国,“妈”字当国骂使用,并不一定比当“母亲”使用次数少。性交本是人类最基本、最纯洁的社会现象,汉语却将其变为意淫...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汉字文化》2007年02期
汉字文化

汉语特质说略

凡涉足语言及汉语研究者,不管其主观上是否意识到,从研究伊始,就面临着语言观的选择。首先要回答:人类语言是同质的,还是异质的?汉语是什么性质的语言?汉语的音义关系是任意的,还是必然的?语言、思维、世界是什么关系?对其中任何一个问题的回答,都代表着一种对语言本体的认识,而这种认识必然以潜隐的形式,即一种形而上的力量,控制着研究的始终。这是一组各自有别,而又相互联系的哲学命题,对其研究的深度与广度,直接决定着语言科学的发展水平,不仅有助于对语言普遍性的研究,更重要的是有利于对汉语及其与汉语相关课题的开发。笔者在研习汉语风格论的过程中,感到汉语在其历时进化过程中,深刻地镌刻着地缘社会(geo-social)、地缘经济政治(geo-economical andpolitical)和地缘文化(geo-cultural)的烙印,这些构成了汉语异于其他语言的异质性特征。我们认为重新认识汉语的异质性特征,是当前汉语研究中的要务之一。本文以“象喻”...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广播电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9年03期
广播电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安徽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识字码赴美参加中国首届专利博览会

安徽广播电视大学王有卫的发明“汉语识字码”被国家知识产权局遴选为今年8月底在美国华盛顿举办的首届中国专利博览会(SINOFINTUS1999)参展项目。学校对此事积极支持并给予赞助。这次博览会是我国建国50年来在美国举办的首届大规模展示交流活动,也是本世纪末两国专利界的一次盛会。王有卫的“汉语识字码”是一种电脑汉字输入方法。它是根据汉字的自然结构,以汉字的偏旁读音作为汉字编码的取码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藏教育》2018年05期
西藏教育

西藏中职学生汉语交流表达能力培养的研究

前言: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各民族的不同突出表现在生活习惯与交流方式上。而随着民族融合与统一观念的逐渐加强,汉语沟通方式也渐渐深入人心。“汉语口语表达能力”是西藏语文教学中一门必不可少的科目,它是指通过语言的训练和培养,让西藏学生能够使用正确的措辞,以通顺的语义、标准的语音实现汉语交流、表达的一种具体能力。一、西藏中职学生汉语口语表达能力现状(一)语音方面对于西藏中职学生来讲,不能用正规的汉语语言进行词意表达是其主要的发展现状。他们的交流表达弊端首先体现在语音方面。由于西藏学生的说话习惯不同,导致发音也不是非常标准。第一,送气不够而导致的生母发音不得当,字头呈现出无力等现象。第二,由于说话的快速性与连续性,使得发音不明显,特别是在韵母的发音规则上。第三,西藏学生无法将舌位与口腔对准,前后鼻音不清楚。例如:将“影”读成“印”。第四,由于发音的无力性所导致的归位不当。他们不容易找到声调的位置,交流过程中没有韵律感,容易将上升音节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