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天安门“植发”

近日,为迎接北京奥运会的到来,天安门广场正在进行大规模的“植发”行动——油松更换工程。天安门东西两翼、人民大会堂北门、国家博物馆北门及广场东西侧路行道原有油松336棵。而在这次更换工程中163棵“体弱”油松将陆续“搬家”,空位将由“年轻体壮”的油松进驻。新种的油松将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把天安门装点得更加巍峨壮丽。$$    为奥运施工$$    为了减少施工给游人和交通带来的不便,同时避免太阳炙烤备植苗木,绿化更新都是在22时到凌晨6时进行。当我到达施工现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时多工人们刚刚完成清场工作。7月中旬正好是北京的雨季,正和等待开工的人们聊着,天就变了。雨越下越大,很快工人们的衣服就被汗水和雨水完全打湿。上前问起他们是否觉得辛苦的时候,他们说道:“没事!现在干的是为奥运争光彩的活,再累点也值得。我们感觉特别光荣。”后来听说为完成这一工程,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多次召开论证会议。在更新树木的同时,园林专家还将对所有油松采取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婚姻与家庭(婚姻情感版)》2019年09期
婚姻与家庭(婚姻情感版)

植发真的那么简单吗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相关信息,中国成年人,每6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脱发,在2.5亿的脱发人群当中,30岁前就开始脱发的比例高达84%。脱发成为很多爱美年轻人头疼的事。当通过饮食、药物无法解决的时候,选择植发成了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这种情况催生了一个很大的植发市场,记者随意在网上搜索,发现植发的广告非常多,宣传一个比一个吸引人,那么这些机构真的靠谱吗?前不久,记者来到北京西城区的一家植发机构。一进门,记者就发现门口挂着多块“权威”的牌匾,看上去非常高大上,然而,当记者查询后,却发现牌匾上的部分机构早在2016年就被曝光为“山寨社团”。植发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这里可以给顾客做植发,也可以培训学员。记者告诉他自己是来参加培训的,随后见了机构里的培训师。这家机构的植发课程是3天速成班,包括理论和实操两部分。经过数小时的理论讲解后,记者和其他学员被带到了未经消毒的简易手术室进行实操,某学员的哥哥成了实验对象。简单讲解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学大观园》2019年14期
科学大观园

卧底植发医生 三天速成练俩小时就动手术

秦军,到北京半个多月了。他在源之美诊所已经学过线雕、割双眼皮等微整形手术,花了好几万,植发是最后一项。这位公立医院出身的医生,在学习的时候异常认真。“新疆没有这样的培训学校,我也是托朋友才打听到这里的。”秦军说。他打算以后开一个自己的医疗美容店,但并不想因此丢了在医院的正式工作,所以这次出来都是“瞒着同事和单位的”。一起参加培训的美发店店主陈萍的想法相对简单,“学好了在美发店二楼开个工作室做”。但她也担心植发太贵,顾客不好找。“我们植发的价格每根从5块到40块不等,你们怎么样定价,实际上取决于患者的经济水平。”焦老师说。在焦老师看来,尽管植发技术并不复杂,但植发行业“水很深”。焦老师以自己为例,对于大客户每根收40元,一些经济条件一般的,10元、12元也可以,如果植发数量确实很少,就收一个6000元的开机费。此外,焦老师还传授了一条行业潜规则,在手术时,每次取出的毛囊会暂放在一个盛着生理盐水的弯盘里。“这种生理盐水,你也可以告诉...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齐鲁周刊》2019年21期
齐鲁周刊

植发市场的“狂嗨”

▲某植发机构的整形设计师为消费者现场讲解植发知识。“有头发的感觉很好”耶鲁大学教授库尔特·斯坦恩在其著作《头发:一部趣味人类史》中写道:生长旺盛的头发会传递出身体健康、魅力十足和性能力强的信号。也许正是在这样的心理暗示下,人们对发量的要求越来越高。34岁的谢宇阳不止一次看过“上午植发,下午上班”的广告语,这确实令他心动了。从小,谢宇阳的发际线就比同龄人高许多,成年后,他的家族性脱发病开始逐渐显露出来。“第一次了解到植发手术时我就意识到,我总会有那么一天挨上这个手术刀……”30岁之后,谢宇阳的脱发加重,这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也让他下定决心做植发手术。在决定手术之前,谢宇阳对比了济南所有做植发手术的公立医院和私立机构。“除了个别经营资质不明的小诊所,合法、正规的机构水平都不相上下。”一位从业者告诉谢宇阳,私立机构因为营销到位,做的案例更多,往往更加有经验。同时,私立机构的服务态度和标准都会更高一些。然而,最终谢宇阳仍然选择了公立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祖国》2016年07期
祖国

以诚为根 以创为魂——记科发源植发医院院长李兴东

在世界经济企稳回暖,中国医疗国、韩国等国家参加国际植发技术研领域经济强劲增长的背景下,拥有辉讨会,考察、交流国际上关于植发的煌建院19年悠久历史的科发源集团先进技术。那时候我就想着我要把国更是一路高歌。目前,科发源植发集外的植发技术带到国内,让我们脱发团拥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的国人也能享受到国外的植发技术。州、成都、南京、西安、长沙、温州、就是这个想法促使我把国外的植发济南、南昌、哈尔滨、青岛、武汉、福技术引进,并且不断的推出新技术,州、南宁、泉州、迪拜19家医疗机构使技术更新换代,使技术更适合我们及美国实验室,成为全球最大的直国人。现在随着我们国家社会经济的营、连锁植发专科医院。快速发展,我们的植发医疗领域也逐步成熟,实现了国内外植发技术的互开创中国植发先河通有无。如今,我们的技术不仅能解决国人的脱发问题,就连外国友人也1997年,李兴东院长率先从美很是青睐我们的植发技术。”科发源植发医院院长李兴东国引进自体毛囊移植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祖国》2016年07期
《大众商务》2006年05期
大众商务

梦碎植发店

42岁的王志本来做餐饮生意,是非 常偶然当上了植发业加盟商的。2004年 他到皇姑区这家样板店里进行植发。他 发现,来此地植发的人络绎不绝,植发 生意红红火火。服务生说, “你植一次 头发需要500多元钱,而实际上我们的成 本只有50多元钱。干植发业,绝对是个 暴利行业。” “你只要花5万元的加盟 费,之后就可以赚取几倍的利润了。” 店家的此类说辞,让许多植发、白发染 黑的顾客都眼红心跳。事后王志发现, 许多植发业的加盟商,都曾经是植发店 里的顾客,被店家单方面的“暴利”说 辞蒙蔽住了。该店家保证,所有的育发 露、黑发露等产品,由该店1—2折供货, 保证每家加盟店有1 O倍左右的利润。 王志通过该店了解到,脱(秃) 发、白发是全世界范围的常见病。据不 完全统计,我国每10个成年人当中,就 有2—3人是脱发患者,3—4人是白发患 者。由此,10个成年人中,约有五六人 是植发、染发业的目标人群。 看着样板店里红红火火的生意,同 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