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让中国文学走入海外读者视野

文学是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一个向其它民族展示自己的窗口。$$ 人们常常感叹,中国文学尚未在世界上得到它应有的地位,也远未被世界人民所充分认知。不可否认,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对世界文学名著的了解,远远超过了外国人对中国文学名著的了解。在国外的大学生和普通知识分子中,却鲜少有人读过中国的文学名著,尽管这几十年来,为了使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翻译介绍的中国文学作品也不算少。问题出在哪里呢?人们果真欣赏不了中国文学吗?$$ 似乎不是。1987年,我刚到加拿大的时候,在校园里遇到了一个宗教专业的教授。他出于对中国文化的兴趣,阅读了图书馆里收藏的英文版《红楼梦》,兴奋地与我探讨了半天。令他念念不忘的,并非宝黛的爱情,而是书的结尾,当贾政乘船归家,下雪天里停泊在运河码头旁,遇到身披大红斗篷的宝玉被一僧一道夹持着与他告别的情景。中国经典文学的艺术魅力显然深深打动了西方读者。$$ 我曾把外文局翻译出版的中国作家小说选推荐给加拿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人民论坛》2007年01期
人民论坛

最看不起中国文学的是哪些人

最看不起中国文化、中国文学的不是他们外国人,而是中国人自己。中国知识分子自己看不起自己,互相看不起中国现在缺乏文学大师,已是不争的事实。巴金的去逝,好像在宣布一个大师时代的结束。巴老走后,谁来执掌中国作家协会帅旗,成了一个焦点。继茅盾、巴金后新当选中国作协主席的铁凝女士说:这之前的主席是文学丰碑,我和文学丰碑没有可比性。有的作家干脆讲:“中国(文坛)的巨人时代结束了,平民时代到来了。”丰碑也好,巨人也罢,都可以看成是大师的另一种说法。关于文学大师,在刚刚开过的文联、作协盛会上,总书记胡锦涛在报告中还特别提到:“只有既具有高尚精神追求又具有高超艺术才华的文艺家,才能成为人民群众推崇的文艺大师。”想想看,够这个格的文学家今天能有几个?文学大师缺乏的原因,作家圈里相当流行的意见认为,主要是社会生态环境造成的,最有力的证据是,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那些大师们,都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造就的,到后来,活着的大师们也没什么像样的作品了,更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学习与探索》2017年01期
学习与探索

西方现代艺术与20世纪中国文学关系研究

从历时的角度看,人类艺术可以分成两个有着质的分别的时段:古典艺术和现代艺术,两者的分水岭在19世纪。现代艺术于19世纪初孕育于西方的绘画和版画,19世纪中期扩展到雕塑和建筑,到19世纪后半期出现了有一定规模和影响的现代艺术运动,如印象派、表现主义等。19世纪中后期到20世纪初期,是西方现代艺术形成和发展的重要时期,流派纷呈、变化迅速。这一时期也是中国文化和文学思想酝酿转型的时期。特别是到了五四时期,中国文化和文学思想寻求现代化转变,对于西方现代文化和艺术的兴趣日益浓厚。西方现代艺术在20世纪中国的传播,极大地影响了中国文学的现代化进程。其中最重要的传播渠道便是文学期刊。20世纪二三十年代,对西方现代艺术传播最力者要数《小说月报》《文学》《北新》《青年界》《一般》等文学期刊。在现代作家中,翻译介绍西方现代艺术用力最勤者当属宗白华、梁宗岱、鲁迅、郭沫若、丰子恺、倪贻德、施蜇存、冯至等人。抗战爆发以后,中国文学的关注点转向民族危机问题...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7年05期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

西方现代艺术视野中的20世纪中国文学——评《20世纪中国文学与西方现代艺术论稿》

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每一次大的突破,都和研究视角的调整更新密不可分。所谓研究视角,即是将中国现当代文学放在什么样的坐标体系下进行观照。研究坐标无非是纵横两个维度,纵向指本土文学的变革与发展,即中国现当代文学和古代文学之间的古今演变关系;横向坐标指中国现当代文学和域外文学的关系。新时期以来,研究坐标的更新主要集中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和域外文学与文化的关系,中国现当代文学的研究体系有两次大的突破。第一次是在冲破“文革”时期的文化封闭与“走向世界”的选择中,赋予中国现当代文学现代价值,在世界总体文学的观照视野中建立起中国现当代文学和欧美文学与文化的广泛联系。其后在社会文化思潮的变动中,研究界引入现代性思潮,在现代性终结论、现代性未完成论、世俗现代性与审美现代性矛盾冲突论等纷繁缠绕的现代性理论下,研究界重新审视中国现当代文学与西方文化的关系。进入新世纪,又兴起“全球化”理论,在更为宏阔与深微的层面上思考中国文化与文学同西方的关系。“走向世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小说评论》2016年01期
小说评论

关于中国文学对外译介的若干思考

“中国文学‘走出去’”战略已经实施了一段时间。在种种利好政策的支持下,在各方面的努力下,“走出去”工程初见成效。在此期间,随着文学文化“走出去”日益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有越来越多的社会各界人士参与到相关问题的讨论之中。然而,由于参与讨论者来自不同领域不同层次,再加上媒体的聚焦放大,使得讨论不时呈现混乱局面。一方面看似发言者众,另一方面却是观点和意见的重复,某些观点未经深思熟虑就已发表,随即很快在人云亦云间扩散,导致形成了诸多认识误区。在众声喧哗中,有一些问题尤其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这些问题主要涉及译介过程中文学价值的传播与文学性的再现,对它们的思考与澄清在我们看来关系到文学“走出去”下一阶段的进展。一、“误解”与“正解”在文学“走出去”过程中,有一个问题被不断重提,那就是西方读者能否正确认识与欣赏中国文学的问题。这种担忧首先可能来自对中国文学在外译介和接受状况的观察。例如莫言获得诺奖后,即有评论者质疑“‘诺奖’评委们真的能读...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新乡学院学报》2016年04期
新乡学院学报

“中国文学走出去”困难的成因与对策

一、引言随着经济全球化形势的发展,国家间的联系越发频繁,交流日益密切。国家间的竞争已从军备、经济、贸易等硬实力竞争转向了文化、观念、价值等软实力的竞争。中国要想在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提高国际影响力,掌握国际话语权,就必须提高以文化为标志的国家软实力。但是,在激烈的国际文化竞争中,中国明显处于劣势,中国文学仍不为国外读者广泛知晓或喜爱,“中国文学走出去”面临一些困难。本文分析了中国文学难以走向世界的原因,探讨了“中国文学走出去”的途径和策略,为有关问题的研究和解决提供参考。二、“中国文学走出去”困难的成因(一)东西方文化和思维方式差距较大“中国文学走出去”本质上是一种跨文化交际。“中国文学走出去”效果不理想的原因之一,是源语文化与目的语文化间存在着较大差异。说服传播ELM理论指出,国际文化传播效果欠佳主要是由于目标受众的AMO水平普遍较低。其中A因素是指受传者的信息加工能力,即对源语国的基本情况是否了解,对发展和现状是否关注,以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