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突破互联互通监管困境的法律对策

$T通而不畅已成为互联互通中最为突出也最引人关注的问题 调查取证困难是“通而不畅”的监管症结 寻求良策成为摆脱监管困境的当务之急 请看──$E$$互联互通是电信业新的竞争者进入后能否生存并发展壮大的生命线,是电信业能否打破垄断、形成有效竞争格局的关键。因此,互联互通的监管一直是我国电信市场监管的核心内容。为解决互联互通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专节规定了“电信网间互联”,信息产业部专门颁布了《公用电信网间互联管理规定》和《电信网间互联争议处理办法》两个部门规章,各省通信管理局作为电信监管部门也从执法以及思想教育的角度付出了诸多努力,应该说目前互联互通中一部分不规范的竞争行为得到了有效的遏制,但现在互联互通中最为突出也最引人关注的人为“通而不畅”的问题,以及以各种理由故意拖延网间业务开放的问题却一直没有在监管方面取得显著进展,对这一现象较为普遍的解释是调查取证困难。由于网络运行的复杂性,监管部门要从正面收集证据证明某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邮电2002-09-20
《未来与发展》2019年10期
未来与发展

印度-东盟互联互通战略构建的对华影响与应对建议

doi:10.3969/j.issn.1003-0166.2019.10.007“互联互通”日益为众多国际组织和政府机构所重视,印度—东盟互联互通就是彼此战略升级下的重要战略合作。目前,印度—东盟互联互通建设正在持续实施,印度方面不停地在加大相关建设方面地支持力度,投入了巨额资金。首届印度—东盟互联互通峰会也于2017年底在新德里举行[1]。而中国与东盟之间地互联互通建设也在推进,本文试就其战略背景与实施现状出发,重点分析其对中国相关合作所可能产生的影响,并提出相应的对策建议。1印-东互联互通的战略背景及实施现状东盟是国际社会中互联互通建设的“先驱国家”之一,其较早就将互联互通作为核心的战略目标追求。东盟分别于2010年发布《东盟互联互通规划纲要》、2016年发布《东盟互联互通规划纲要2025》,印度在长期的强国地位追求下不断战略东进,东盟也在区域一体化的道路上不断深化,印度—东盟互联互通已成为双方重要战略的“自然对接”,其地缘...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广东交通》2013年02期
广东交通

岭南通与澳门通实现互联互通

岭南通在继与香港八达通成功合作后,2月28日又与澳门通卡正式互联互通。这意味着,粤澳两地居民持一张卡便可实现两地便利通行的愿望成为现实。据省交通运输厅表示,下一步,将积极争取实现粤港澳三地公交卡互联互通。据悉,“岭南通·澳门通”由广东岭南通股份有限公司与澳门通股份有限公司携手推出,该卡为“一芯双钱包”,卡内设有两个独立的电子货币钱包:一个为人民币钱包,一个为澳门币钱包。持卡人在广东省内使用卡内的人民币钱包消费,在澳门则使用澳门币钱包消费。每张卡最高可充值1000元人民币和1000元澳门币。岭南通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发行的一卡通为限量版“岭南通·澳门通”,只用于体验试用,暂不对外公开发售。普通版“岭南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部发展研究》2015年00期
西部发展研究

中国与周边国家互联互通建设的进展、挑战与前景

互联互通长期以来都是我国与周边国家的重要合作领域,近年来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2013年下半年,国家领导人根据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做出了以互联互通为重要内容的“一带一路”建设重大战略部署。②2013年10月,我国召开了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提出要深化与周边国家的互利共赢格局,互联互通被视为深化与周边国家互利合作的战略契合点之一。2014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对话会上再次倡导与周边国家共建互联互通,以交通基础设施为突破,在“一带一路”中优先部署交通基础设施项目,实现亚洲互联互通的早期收获。互联互通涵盖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五大领域,其中基础设施联通是全面互联互通的支撑,本文将以此为重点考察我国与周边国家互联互通的进展、面临的挑战与前景。―、我国与周边国家互联互通建设的新进展我国与周边国家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主要是构建与东北亚、东南亚、南亚和中亚邻国的陆路、水上、航空、能...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重庆与世界》2019年02期
重庆与世界

彭志明: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三年成果有目共睹,部分政策具有“独享”性

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联合实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及共建“陆海新通道”主题对话会系列活动期间,重庆市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副局长彭志明接受记者采访。他表示,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自2015年习近平主席和新加坡李显龙总理共同见证签署协议已经3年多的时间了,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中新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在重庆落地,一定要高标准实施好,打造高起点、高水平、创新性的示范性重点项目”的要求,在国家部委、重庆市委市政府的直接领导下,已经取得了十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加上在本次会议期间举行的中新互联互通重点项目签约仪式上签署的9个项目,我们已重庆市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副局长彭志明接受记者采访。共同签署了148个项目,涉及金额231亿美元。在金融服务、航空产业、交通物流、信息通信四大重点合作领域,以及其他领是看不见的,但能够起到推动项目实实在在落地的效果。目前域都取得了显著成效。”国家部委已经出台60多条创新举措,这不单是优惠政策,还包彭志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2019年13期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

让“互联互通”向更深更广处延伸

据媒体报道,4月28日,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习近平总书记为构建全球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实现共同发展繁荣描绘了合作蓝图,得到与会外国元首、政府首脑和国际组织领导人的高度评价。如果将“一带一路”比喻为亚洲腾飞的两只翅膀,那么互联互通就是两只翅膀的血脉经络。而电力互联互通的脉络正在向更深处伸展,向更广处蔓延。当前,正处于信息化时代,事物普遍联系的原理从未像现在这样让人感到如此真切,无论是事物内部,或是事物之间;无论是国内,或是国外,信息化以数字的形式填平了行业间的沟壑,打破了看似坚固的行业间、产业间壁垒。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互联互通已经成为电力行业不得不攻的时代命题。曾几何时,电力网源之间各自为阵,不同电源之间隔空相望,供给侧、需求侧各说各话,其结果显而易见:各弹各调必然成为一场喧嚣的闹剧,使得电力行业身陷矛盾交错的窘境之中,发展效率大打折扣。“三弃”如此,系统安全隐患亦然。第四次工业革命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