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恶性竞争与政府管制

$F编者按$E$T电信业引入竞争促进了电信业的发展,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价格战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邮电2002-10-25
重庆大学
重庆大学

网络型产业的竞争研究

网络型产业一直是产业组织理论和管制经济学的主要研究对象,但以往更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政府管制行为本身上,而对这些行业的规模经济和竞争等问题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随着网络竞争的不断深入,政府干预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有人认为竞争政策正在逐步取代管制政策,但也有人认为是激励性管制取代旧的管制。无论如何,由于制度、市场环境以及技术的飞速进步,各网络型基础产业的组织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自然地,更多人开始重视和研究各种网络型产业问题。但到目前为止,网络型产业组织理论框架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网络型产业的竞争仍然缺乏坚实的理论基础。正是基于以上的现实,本文运用现代经济理论对网络型产业的竞争问题进行了系列研究。本文首先分析了网络型产业的基本技术经济特性,这构成了全文分析的基础。在对网络型产业竞争的基本理论回顾的基础上,对这些理论及其应用问题作了简要的评议。关于网络型产业放松管制、促进竞争的改革,自然垄断的界定构成了重要理论基础之一。对自然垄断的不同认...  (本文共13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隐性行政垄断及其法律规制研究

隐性行政垄断是行政机关或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等行政主体以不正当的经济援助、行政管制或其他行政手段优待、扶持或保护特定市场经营主体,阻碍、限制或扭曲市场竞争或存在阻碍、限制、扭曲市场竞争威胁,但法律、行政法规尚未禁止的行政行为。该行为在表现形式上不同于《反垄断法》等规制的行政垄断行为,具有隐蔽性特点。行政主体通过行政权力不正当优待、扶持和保护特定市场经营主体,受优待、扶持或保护的市场经营主体因而能够获得更多的市场交易机会和市场竞争优势,从而改变竞争者的竞争条件;并使竞争者之间的竞争蜕变为一种不公平竞争;这种不公平的市场竞争将使其他市场经营主体处于不利地位,并在市场竞争中落败而被迫退出市场竞争,而潜在竞争者也会因此放弃进入该市场领域的意愿,从而导致该领域的市场竞争减少,最终产生阻碍、限制竞争的后果。因而上述行为与《反垄断法》规制的行政垄断在本质上具有一致性。在当前我国经济转型时期,隐性行政垄断有三种常见表现类型...  (本文共2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辽宁大学
辽宁大学

中国电信市场重组中的竞争与垄断

经济全球化是世界经济发展的趋势,而且这个趋势正在不断发展,推动世界经济的方方面面都已经和正在融入全球一体化中。具体到电信业,就是电信国际化,以电信业为基础的信息产业是经济全球化的物质力量。电信业国际化和经济全球化相互推动,加快了经济的一体化进程。在全球经济中,电信业及其更广泛的信息产业已经超越汽车产业成为全球第一大产业。在我们国家电信业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先导产业和战略产业。回顾世界电信发展史可以发现,20世纪上半叶之前,在电信技术发展初期和成长阶段,尽管各国经济发展水平不尽相同,但在电信体制上都采取了国家垄断或企业垄断模式。由于垄断体制较好地适应了电信产业在发展时期的技术经济特点,电信产业的垄断时期也是各国电信产业获得较快发展的时期。随着电信产业由发展阶段进入发达阶段,在电信技术经济特性内在要求的促进下,电信产业的自然垄断性质日渐弱化,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世界电信产业从垄断进入竞争时代。正是在这样的内在技术经济...  (本文共20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厦门大学
厦门大学

自然垄断产业政府管制改革的中西比较研究

20世纪80年代以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信奉传统自然垄断理论的教条,对电信、电力、铁路、供气供水等传统理论认定的自然垄断行业实行严格的管制或政府垄断经营体制。从70年代末起,情况开始发生变化,以美国和英国为代表的各发达国家纷纷放松管制,实行开放与竞争政策。80年代以来,从放松市场进入和改革投融资体制开始,我国也逐步放松了对自然垄断领域的管制。尽管从严格管制到管制放松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像发达国家一样的政府干预与市场之间的替代,但是,我国放松管制的起点是计划经济体制,我国依靠放松管制来突破既有的计划体制并建立市场体制与发达国家依靠管制来克服既有的市场体制的缺陷,当然是不同的。本文认为,政府对自然垄断产业实施干预基于自然垄断与公共性、外部性两方面的原因。两个原因相互印证与加强,为过去政府实行严格干预提供了充分的依据,干预的形式不外乎严格管制或政府直接提供。与美国严格管制传统不同,英国与我国实施都采取了国有垄断经营体制。但前者与美国管制...  (本文共18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中国机动车保险条款与费率监管制度研究

中国对机动车保险条款和费率实行严格的监管制度,内容包括机动车商业险条款和费率在销售前实行审批制、保险公司不得任意改变经过审批的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交强险实行全国统一的条款和费率、保险公司不得任意打折销售、手续费不得突破4%、不得拒保或捆绑销售等。保险监管部门审批机动车保险条款和费率时应遵循保护社会公众利益原则,但是车险条款和费率监管的结果与社会公众利益有较大的背离,表现为较低的车险投保率和较高的车险经营费用,同时若干车险条款被法院认定为无效。管制的机动车保险条款和费率与市场化的保险条款和费率并存,形成了保险条款和费率的“双轨制”,中国保险条款和费率监管体系出现了矛盾逻辑。保险公司以各种形式违反管制的条款和费率,保险监管部门对保险公司的违规行为进行处罚,然而监管处罚并未减少违规现象。曾经严格管制的航意险条款费率取消了管制,曾经严格管制的寿险费率已经开始放松管制。中国保监会在2012年发布了《关于加强机动车辆商业保险条款费率管理的通...  (本文共17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