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无线通信能否上演黑客帝国

在过去的时间里,自我繁殖能力很强的蠕虫或病虫(Worms)在不断寻找或创造更多更强的手段来进攻电脑系统之外,也不忘跨国界感染移动装置如掌上电脑或智能电话。事实上,早在2000年8月美国就出现了第一批以Palm OS为基础的特洛伊木马(Liberty Crack)及病毒(Phage和Va-Por),掌上电脑的安全问题已经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开始向无线通信蔓延$$2001年6月6日,西班牙首先发现一种蠕虫称为“VBS-TIMOFONICA”。这种病毒可以通过电脑自动向手机乱发短信。严格地讲,它应该是一种电脑病毒,具有破坏电脑CMOS的能力。但它却预示了人类与病毒之战已经从个人电脑延伸到流动的掌上装置上。$$不过,有些专家则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对无线病毒威胁的说法可能还过于夸大。英国防毒软件公司索佛斯(Sophos)技术顾问克里斯·莱特就表示:“无线病毒的威胁真的有那么严重吗?自从两年前就开始有这种说法,至今我们还没看到任何一种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民邮电2003-01-03
《意林文汇》2017年21期
意林文汇

微信,正在创造一个《黑客帝国》!

微信正在创造一个世界,“小程序”是其中重要一步,它是这母体里的上帝,而我们只是里面运行的一段程序,最可怕的是,我们在为自己进入一个无限循环的世界而欢呼。微信,正在创造一个黑客帝国Matrix《黑客帝国》讲的是在Matrix(矩阵)世界中一名年轻人尼奥,他发现这看似正常的现实世界实际上被某种力量控制,尼奥这个天生“反骨”的家伙开始进行反思,这到底怎么回事儿。而早就看透了这是个虚拟世界的反抗组织老大墨菲斯(又是一个程序bug),一直在Matrix中寻找先知口中的“救世主”,也就是那个最牛的bug程序,最后尼奥在墨菲斯指引下,来到最后的自由世界Zion(锡安,这里还有更多争论,说锡安仍然是一个虚拟世界,暂时就不讨论这个),打败电脑章鱼的攻击,与广大人民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在Zion尼奥才了解到,原来他一直活在虚拟世界当中,上帝(最强大机器人)开发了一个程序母体Matrix,结合生物能源、基因工程、AI等技术,把人脑和虚拟世界Matrix...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黄金时代》2017年08期
黄金时代

“数字气味”,你想念熟悉的味道吗?

很多回忆,总是伴随着气味,无论是妈妈做的饭,还是老家墙角开的栀子花,如果能够把这些气味装在盒子里,随时随地闻到,是不是一种很好的体验?黄剑炜做出的“数字气味”,就能让你随时随地“闻”到不同环境下的气味。模拟还原真实嗅觉体验2015年4月的一天,黄剑炜受命去某乡镇考察电商工作。他去的是一个贫困地区,那里农民的购买力很低。为此,他倍感失望。不过,乡间的空气却让他惊喜不已,空气太新鲜了,真让他舍不得走。那阵子,一个念头忽然闪现在他脑海里:“农村的空气比城市好很多,我可以做空气罐头嘛,把来自各地的质量较好的空气压缩封装出售,那该多好啊!”回单位后,他就开始四处收集资料作准备,并寻找国内外的气味技术专家。两月后的一天,他听说一个从美国退休回来的专门研究气味的老教授回国了。而且,这位老教授在实验室中成功配置了气味,能真实地模拟出火药、红酒、切割牛排等气味,在美国很有一套。黄剑炜想,如果在空气中加入薄荷、中草药等气味,让空气具备提神醒脑等功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学术交流》2016年10期
学术交流

《等待戈多》与《黑客帝国》的多视角比较

一、荒诞社会和仿真社会的后现代文学观《等待戈多》与《黑客帝国》虽然一个是剧本,一个是电影,但作为文本,它们都表现出后现代文学的共同特征,因而也就具有可比性。1953年,贝克特的戏剧《等待戈多》上演之初就引起轰动。主人公狄狄与戈戈种种看似可笑的行为将人们在理性耗尽之后的无力感表现得淋漓尽致。作品展现的混乱世界中人与人之间的冷漠、生疏与敌意正是二战之后生活的写照。这也是以《等待戈多》为代表的法国荒诞派戏剧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作为“反戏剧派”风靡欧美的原因。“1961年英国学者马丁·艾斯林第一次使用‘荒诞派戏剧’来总括贝克特、尤内斯库、热奈、品特、阿达莫夫等人的作品。”[1]他认为荒诞派戏剧“力图使人正视人所面临的现实”,因而成为具有时代意义的“现实主义戏剧”。其价值就体现在荒诞的真实、颓废的舞台形象、碎片式的台词等反传统要素上。汪义群认为荒诞派戏剧的主要艺术特征是:“情节结构的非理性特征;非逻辑的语言造成的语言贬值的特点;通过直喻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电影文学》2015年08期
电影文学

文化视角下的《黑客帝国》内涵

一、引言《黑客帝国》系列电影共有三部,从《黑客帝国》到《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再到最后一部的《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黑客帝国》系列影片似乎已经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但是针对《黑客帝国》在许多层面的讨论却仍在蔓延且有无限壮大之势。其中,这一系列电影更是成为众多科幻电影的榜样,在诠释了科幻电影的哲学内涵的同时,也表明了这类电影既是人类想象的无限延伸,也蕴涵着丰富的科学研究价值。从文化角度看《黑客帝国》,探讨其主题思想,明确定位其中的哲学内涵,便是《黑客帝国》的众多研究重点中衍生出的一个分支,当然也是其主要的研究价值所在。二、文化视角下的《黑客帝国》(一)《黑客帝国》带来的文化冲击在1999年,《黑客帝国》作为一部以未来世界的人类和机器人之间的关系为主要表现点的影片,加之没有有力的广告宣传和后期运作投资,演员不够出名等,其前景令众人十分担忧。但是就是这样一部影片,其在投入市场之后居然赢得了一亿七千多万美元的本地票房以及四亿六千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电影评介》2015年12期
电影评介

浅析电影《黑客帝国》中导演节奏与哲学思考

当《黑客帝国》这句经典的台词从第一集中提出的时候,导演就引导整个世界进行了一场哲学和宗教的扫盲之旅。《黑客帝国》真人版三部曲几乎可以被人类思想和信仰,以及文明历史对应的一个模型。整个故事用鲍德里亚的后现代拟像为故事为开头,并由此设置了基础舞台,然后以柏拉图之洞穴寓言为思辨的载体,加入笛卡尔“我思故我在”与之平衡。在故事第一集,基督教的古老寓言成为最为直观的中心议题,整个故事里主的抗争,否定到肯定,彷徨到坚决,死去到重生,都是一本《圣经》故事的再现。到了第二集,存在主义的自由和选择成为了核心,与之抗衡的一个干扰结构就是决定论,主角的再次彷徨,所有人物对自己的本质的寻找,先知的寓言,创造者的揭秘,这一切都好似人类在经历了盲目信仰后的自我迷失,以及同时期探询新的智慧之模型。在故事最后的一部中,汉家的中庸以及佛教的大智慧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并把未来一并呈现,希望与机遇同在,并提出了“妥协”这个让人类精神层面升华的议题,达到了叹为观止的灵魂...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