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与《金瓶梅》

解放前不去说它了, 即使在解放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 无论是在知识界内还是在知识界外,总有一些人把《金瓶梅》看成坏书、淫书,理应禁之。 1958年在“批判资产阶级学术思想”的运动中, 我仅仅因为在给历史系同学讲文学史时, 赞美了一句《金瓶梅》的“前无古人”的价值, 就被贴了一张大字报, 说我“把毒草当香花”,“企图用《金瓶梅》这样的淫秽的坏小说毒害青年学生!” 而在60年代, 我因手头有一部施蛰存先生整理删节的《金瓶梅词话》,并曾在部分教师和研究生中传阅过,结果在所谓“312室裴多菲俱乐部”的“不正常”活动的诸多罪状中,传看和散布《金瓶梅》,也算是我的一条罪状。 即使当时针已拨到了80年代, 还有人在窃窃私议, 似乎谁要研究《金瓶梅》谁就不像研究《水浒》、《红楼梦》那样光彩;而谁要对《金瓶梅》的价值作充分肯定, 谁就似乎也是不道德的了。所以我承认, 恐惧思维一直积淀在我的文化心理的深层结构中, 以至于一个很长的时期我几乎讳谈《金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00年05期
文教资料

1979——1989年《金瓶梅》研究论文索引

1、莫泊桑与《金瓶梅》 张友鸾 艺术世界 1 979年 2期2、《金瓶梅》考证 (一 ) 朱星 社会科学战线 1 979年 2期3、《金瓶梅》的作者究竟是谁 ?———《金瓶梅》考证 (二 ) 朱星 社会科学战线 1 979年 3期4、《金瓶梅》被篡伪的经过 朱星 社会科学战线 1 979年 4期5、补谈《金瓶梅》的上海版本 郑逸梅 社会科学战线 1 979年 4期6、《金瓶梅》原本无秽语说质疑 黄霖 复旦学报 1 979年 5期7、“王伯舆”是王世贞的名字吗 ? 刘子骧 社会科学战线 1 980年 1期8、关于《金瓶梅》考证的一点声明 朱星 社会科学战线 1 980年 1期9、《金瓶梅》的写定者是李开先 徐朔方 杭州大学学报 1 980年 1期1 0、《金瓶梅》所反映的阶级斗争 朱星 河北大学学报 1 980年 1期1 1、《金瓶梅》在法国 铮 世界图书 1 980年 2期1 2、《金瓶梅》的文学价值以及对《红楼梦》的影响 朱星...  (本文共30页) 阅读全文>>

《贵州文史丛刊》1993年06期
贵州文史丛刊

关于《金瓶梅》的几种版本

《金瓶梅》的版本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颐,我们曾在合;著的((金瓶梅》及其作者探秘》、((金瓶梅》人物大全》、《(金瓶梅》纵横谈》、《我与(金瓶梅》》等四本书中有所涉及。但之后又有些新的发现。现将其中较重要的内容奉陈于下,以供研究工作参考,且就正于海内外的学者和广大读者。 一、《金瓶梅》初刻本刻行于万历四十五年(1617)冬季至四十七年(1619)新秋。 据薛冈《天爵堂笔徐》,可知《金瓶梅》初刻本“简端阶有东吴弄珠客序.《金瓶梅》初刻本已失传.然此序被收入《新刻金瓶梅词话》,未冠于“简端”,而附t于欣欣子序、廿公跋之后。弄珠客序末署“万历丁已季冬东吴弄珠容役书于金间道中”.万历丁已即万历四十五年。古苏州间门内有金间亭,因以“金间”代称苏州。据沈德符《野获编》中言,可知《野获编》全书编定于万历四十七年新秋.沈在该书中谈到他曾见《金瓶梅》初刻本 在苏州问世.由以上 可证《金瓶梅》初刻本 二必刻行于1617年冬 季至1619年新秋之 间。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北师范学院
湖北师范学院

神秘偶数与《金瓶梅》的叙事世界

本文从神秘数字角度切入,在文化叙事学的理论背景下,将神秘数字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要构成部分,考察其对《金瓶梅》叙事世界构成的影响;在此基础之上,比较中国古代几大古典小说名著中神秘数字对各自叙事世界构成影响的特点和程度的差别;并从创作心理美学角度探讨构成这种差异的内在原因,以及一般性创作心理规律。全文从文本内容和创作理论两个层面展开论析。前者主要从《金瓶梅》的叙事世界多个层面的偶数叙事现象进行分析;在此基础上,归纳总结出《金瓶梅》独特的倚数特点,并从成书形式、作品题材等方面论析其倚偶结撰的成因。后者则是将《金瓶梅》的叙事创作置于更大的文学史背景文化背景下进行考察,确认《金瓶梅》与《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叙事世界的组构中,一方面神秘数字都起着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神秘数字对《金瓶梅》叙事世界组织的影响相对弱化,而现实社会生活的影响则大大强化。并由此从创作理论的层面讨论作者在进行作品叙事世界设计时的“优势心理因...  (本文共11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03期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考辨张竹坡家世生平 撰述《金瓶梅》研究长编——吴敢金学研究综论

黄霖说:“《金瓶梅》实在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谜。今天要真正揭开这些谜底实非易事。”[1]181正因为“谜”太多,也就可能因“谜”而成“学”,譬如“红学”如此,“金学”同样不能例外。当然,吴敢也是难敌这“揭谜”的诱惑,于是,毅然地带着一份学术责任,便走上了这既需“学力”“识力”又费“心力”“体力”的“解谜”之路。笔者在撰著《红学学案》(新华出版社2013年2月出版第一编)过程中深切体会到“四力”即“学力”“识力”“心力”“体力”的重要性,“四力”的基础厚实,成果就坚实,“四力”的基础薄弱,成果就稀松,这是必然的。设若没有这“四力”作为“揭秘”即“探源”求“真貌”的基础,又将会是怎样的情形呢?大家都是猜,你猜得我也猜得!于是,这“猜谜”的过程也就成了编织“误解”的过程,因为“揭谜”若不是完全出于“探源”求“真貌”的学术考量,大都演成了某种“虚妄”(或名或利)。“红学”如此,“金学”果真“洁身自好”了吗?譬如金学中的一种特殊现象即“《金...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哈尔滨师范大学
哈尔滨师范大学

《金瓶梅》叙事形态研究

《金瓶梅》是一本思想内容较为复杂的小说,有着大量的性描写。本文提出此书是“以艳当哭”的小说。在情色、金钱、权势之艳的背后,《金瓶梅》所写的是国家的悲歌、政治的悲歌、家的悲歌。而其深层艺术构思是“家国一体”。《金瓶梅》是以十回为一个叙事单元来叙事的,这是此书的基本结构。在每个叙事单元的内部的“逢7”回是此单元故事的转折点,而“逢9”回是此单元的故事高峰。这也是此书最基本的叙事章法。此书的叙事分为两条线索,即“西门庆家族史”和“权贵荣辱史”。而西门庆家族故事中西门庆与陈经济分别代表父辈和子辈,故《金瓶梅》所写的是两代人的故事。《金瓶梅》佚失的53回——57回重点所写的是“盐引”问题,这个问题是影射严嵩的。因这个章回涉及当时的盐业专卖制度而事关重大,故作者在写完之后可能是把这一部分抽出。故这一部分不是无意丢失,而是有意拿出。在叙事视角上,《金瓶梅》有俯瞰、冷眼旁观、“看—看透”三个视角。俯瞰视角代表作家写作态度;而冷眼旁观视角是作家的...  (本文共27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