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委员呼吁旅游法早日出台

陈重华、虞荣仁委员:部分法规、规章亟须更新 $$  全国政协委员、杭州市副市长陈重华与全国政协委员、杭州市政协主席虞荣仁今年“两会”期间联名向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递交了《关于要求加快旅游立法的提案》。陈重华、虞荣仁两位委员认为,目前,我国入境旅游人数和旅游外汇收入跃居世界前列,出境旅游人数迅速增加,已经成为旅游大国,并确立了到2020年建设成为世界旅游强国的宏伟目标,旅游业的快速发展,要求旅游法律法规的日益完善。国务院颁布的三部旅游行政法规《旅行社管理条例》、《导游人员管理条例》、《中国公民出国旅游管理办法》以及国家旅游局和各地相继出台的部门规章、地方性法规规章等,在调整旅游业结构、规范旅游市场、解决旅游纠纷、保护旅游法律关系主体各方权利义务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但从旅游业快速发展的要求看,目前旅游立法明显滞后,且部分法规、规章亟须更新。 $$  陈重华、虞荣仁两位委员认为,我国旅游立法滞后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至今没有一部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学报》2007年04期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学报

略论旅游法的综合性立法及其应然的法域归属——以旅游活动的多重性为视角

广义的旅游法是调整旅游活动的全部法律规范的总称,包括以旅游法命名的法律、旅游行政法规、旅游地方性法规、旅游部门规章、旅游地方政府规章以及我国政府缔结和承认的旅游国际条约等,当然也包括其他相关立法中与旅游活动有关的法律规范。狭义的旅游法仅指由国家立法机关制定的以旅游法命名的法律文件。本文所讨论的旅游法的综合性立法及其法域归属,是针对尚未制定的狭义的旅游法而言。虽然旅游法尚未纳入立法规划,其出台似乎也遥不可期,但并未影响学界对旅游法的热切关注,学界也普遍认为未来的旅游法应当是一部集“公法规范与私法规范于一身的综合性法律”[1]。然而旅游法的综合性立法问题及其应然的法域归属,却是一个仍需充分论证的问题。本文以旅游活动的多重性为切入点,力求对此作一初步阐释。一、旅游法综合立法的理由综合性立法的范例在新兴的法律部门比如经济法、社会法中比比皆是,盖因当代社会生活的复杂性所致。现代社会之前的生活是简单的,即便是出现了某些比较复杂的行为,分散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消费者报道》2013年07期
消费者报道

《旅游法》实施动了谁的奶酪?

2013年“十一”黄金周,备受业界关注的《旅游法》正式实施。受《旅游法》影响,国内旅行社开始削减自费项目,纷纷上调报团价格,例如某旅行社的云南线路由此前的3000元上调至6000元,泰国普吉岛旅游报价由原来的5000元涨到了7000元。但从假期期间媒体曝光的九寨沟景区游客滞留等事件来看,此次国庆“黄金周”的旅游质量并没有因《旅游法》的实施而明显改善。国内法律专家和旅游业内人士均认为,相关部门应该制定《旅游法》实施细则,使该法具有可操作性和可诉性,切实起到规范旅游市场秩序的立法目的。@新华视点V:【新华微评】国庆长假,不文明出游现象仍比比皆是,一部《旅游法》显然成不了治顽疾的速效药,这“病”还得靠平时自我“调理”。假如我们都能学会自律,平时就养成文明习惯,出行时自然会成为一面面镜子,既照出自己言行,也能让他人知愧知羞。如此的人多了,少数不愿治病的,大可以交给法律。王恒志@燕赵剑客:“有法可依”的旅游遭遇“有法难依”,黄金周变成“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消费者报道》2013年07期
消费者报道

旅游法,能给游客带来什么

《旅游法》体现了规范与发展并重,效率与公平并举,契约自由与契约正义相结合的特点。《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于10月1日起正式实施,应该说,这部法律的实施给旅游市场一系列潜规则的解决带来了现实意义。旅游业是潜规则的重灾区之一。中国旅游市场长期甚嚣尘上的低团费、零团费、负团费现象及其背后的强制购物和旅游欺诈等乱象和潜规则的出现不是偶然的,而是源于旅游行业“重发展、轻规范”、“先发展、后规范”及“只发展、不规范”的思维定式。有些监管部门和地方对旅游市场的发展问题谈得多、做得多,而对旅游市场的规范问题谈得少,做得更少。“重发展、轻规范”的传统思维是错误的。从实践看,放弃市场监管的结果不但没有保护旅游市场,反而阻碍了旅游市场的健康发展。例如,地方保护主义羽翼下的强制购物行为和购物假冒伪劣行为不仅没有拉动当地经济增长,反而带来区域性诚信株连的恶果。出于自我保护心理,外地游客会对失信旅游地区的所有企业与产品采取失信推定的态度,即使该地区的其他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9年01期
法制博览

《旅游法》的实施对旅游业的影响探讨

随着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国内旅游产业得到了相应地发展。旅游产业在发展壮大的同时,业内也出现一些难以管束的问题。对此,我国出台了新《旅游法》,重点对旅游产业当中存在问题进行了系统化规范与限制,以法律的形式,对不合理不合规的行为进行处罚。《旅游法》的实施对旅游业当中的各个环节造成了何种影响,如何采取科学方法加以应对,成为了重中之重。一、新《旅游法》内容的发展与变化新《旅游法》在实施之后,重点对旅行社的旅游团队管理等方面进行了系统化规范,具体变化与发展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以自由活动取代强制购物传统旅行社在为游客规划行程时,将进店消费购物作为一项重要的内容,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逐渐演变成为了旅行社与当地商家勾结,部分团队导游将游客带入到一些本身价值与标价严重不符的“纪念品”商店当中,以强制性消费的方式,严重地损害了消费者的权益。游客的利益遭受到严重地损害,但是却得不到法律保护。在新《旅游法》中,明确规定了以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民法治》2019年04期
人民法治

对于旅游法调整主体的概念澄清

2013年4月23日,旅游法草案提请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进行三审。4月25日,予以通过。同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颁发第3号主席令,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下文简称“旅游法”)自2013年10月1日起施行。法学学者对于旅游法的研究在时间轴上主要集中分布在2012年前后。然而,本文为何在旅游法颁布5年之后,重新探讨其旅游关系的特殊性呢?原因在于,2018年3月17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决定。在这份方案的第一章第四部分规定:“组建文化和旅游部。不再保留文化部、国家旅游局。”这看似是一场降低行政成本、提高行政效率的机构改革,但其对于文化旅游概念的确认,足以在旅游界掀起世界影响。因此,在该背景下应当从旅游与法律两个视角去解读旅游法的条文。旅游关系的特殊性:二元调整结构旅游法的特殊性基于其所调整旅游关系的特殊性。笔者认为,本法与其他法律最本质的区别在于所调整的法律关系为二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