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儒学当代发展的回顾和展望

四、新道论———重建儒家哲学的一种尝试 $$  未来儒学发展的方向是:回应现代化和全球化的时代挑战,以儒学的基本精神为本位,回归先秦原典,整合程朱、陆王、张(载)王(船山)三派,贯通儒、释、道三教,容纳东西方文明,建构一套新的哲学体系和社会学说,以解决当今社会面临的种种问题,并为未来世界开出大同盛世。这将是一项长期的和艰巨的任务。 $$  现代新儒学的中心课题是通过重建儒家形上学开出新外王。我以为,这仍然是我们今天进行儒学创新的根本之路。近二十年来,我一直在思索一种新的形上学体系,并作过各种尝试。最近,蓦然回首,我突然发现先秦儒学的那套形上学基本框架,不正是我所追求的吗?久违了,先秦儒家形上学!程朱和陆王的形上学分别深受佛学中以华严宗为代表的理本派和以禅宗为代表的心本派的影响,在形式上或许可以说分别是这两个佛教学派的儒学版本,而冯友兰的“真际”、“实际”两个世界与牟宗三的“两层存有论”形上学又深深打上了西方哲学的烙印。反本开新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当代儒学》2018年02期
当代儒学

自由儒学与价值儒学的展开

我发言的主题是价值儒学与自由儒学的展开。我想谈三点看法:第一个,就是自由儒学的学术定位,自由儒学作为一个新的儒学形态,在儒学这个大系统当中应该占什么位置,处于什么位置。这几年,我自己提出了“社会儒学”,如果把自由儒学放到“社会儒学”的视角下,它更应该定位为一种人的儒学。因为“自由儒学”特別强调主体性的建构,实际上也就是一种人的儒学。既然讲A由,它首先指的就是人的自由,对不对?当然在社会不同的层面、不同的领域,可以分为经济自由、政治自由、道德自由、法律自由等,但无论怎样都是属于人的自由。闪为人本身也可以分为三种不同的形态:一个是作为个体的人,再一个是作为群体的人,还有一个就是作为类的人。而不论作为类也好,作为群体也好,很大程度上都和我们所理解的社会组织,包括民族国家,有相通之处。这就意味着从人的角度来理解“自由儒学”是比较合适的。郭萍在本书当中,特别强调主体性,我想这一点应该是从人的角度来理解自由儒学。另一个方面,就是从蒙培元先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当代儒学》2018年02期
当代儒学

儒学何以“自由”

非常感谢这次会议,让我有机会向郭老师以及在座各位学界先进请教。我对“自由儒学”的话题非常感兴趣,正好借此谈一些自己的想法。第一点,正如上午很多老师提到的,当代儒学发展呈现出多元化特质,出现了很多有意思的提法,比如“心性儒学”“政治儒学”,还有黄玉顺老师的“生活儒学”、谢晓东老师的“社会儒学”,另外海外还有像安靖如的“进步儒学”,颇有“儒分为八”的感觉。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分流其实并不难理解,我想这在根本上是由儒学当下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即如何应对现代性问题决定的,当代儒学发展的不同方向和流派,就是就此给出的不同方案。如何应对现代转型,是儒学在现代社会需要面对的根本问题。对此,大致有两种基本的价值立场,一是顺应和调适,即发展儒学,使之适应现代性价值;另一种则是基于古典立场而对现代性采取反思与批判态度。以二者为端点,以对待现代性价值的正负态度为线索,我们可以梳理出当代儒学发展中涌现的“各种流派”。以上是我阅读郭萍老师新著的基本问题意识。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当代儒学》2019年01期
当代儒学

自由儒学与社会儒学

谢谢郭萍和黄玉顺老师的邀请!关于郭萍的书,我比较认真地看了由黄老师撰写的代序和书稿的导论、结论,其他部分就看得比较粗糙。不过,我没有看到书中自由儒学的英文是怎么表述的,我想说你可能会表达为Liberal Confii-cianism。如果你这样表述的话,那么就会涉及任剑涛老师刚才所说的:是自由儒学,还是自由主义儒学?而且它会涉及一系列问题,比如说有自由儒学,是不是还有非自由的儒学?你把自由儒学中的自由概念分成了三层结构,即形下的政治自由、形上的良知自由,还有一个本源自由。你也解释了,这个本源自由,其实是自由的本源。你说的前两个层次,政治自由和良知自由,分别对应形下和形上。这两种自由,以前已经有过大量的类似论述,大家理解起来可能还会比较容易。关键是你的“本源自由”概念,黄老师在代序里也说得很清楚,说你的创见就是提出了自由的这个层级性,尤其是本源的自由。那么好,我这里就先假设这就是你的一个重要创新。但是这个假设可能会存在一个问题: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日本学研究》1992年00期
日本学研究

关于“诚”中心的儒学——日中儒学的比较

五世纪初,《论语》传入日本,开始了日本儒学的发展史。日本儒学从中国儒学吸取滋养,以中国儒学的发展为原动力而逐步成长。其概念、范畴、命題、流派等,往往受中国懦学影响。然而,日本儒学又不是中国儒学照相式的翮版,而是经日本文化改造的变形物。即使是同一概念或范畴,日本人也是从其固有的社会基础和思惟方式出发加以理解与使用的,因而其内涵以及在日本儒学体系中的位置,或许与中国儒学不同。这样,儒学的范畴,不仅如有的学者所指出的,有历史性、学派性、融贯性,①还应有民族性。本文即试图通过比较中、日儒学中的“诚”范畴的异同,阐释日本儒学的特色,借以说明日本文化的某些特质。有的日本学者曾提出这样的观点*“在中国,虽形成了‘持敬"中心的儒学、、《周礼》、《仪礼中,均无“诚”字》仅有两个“诚”字,即〈颜渊〉篇的“诚不以富,亦祇以异”和〈子路〉篇的“诚哉是言也。”但这两个“诚”字也都是做助词用。而与“诚”之意义相近的“忠信”、“笃敬”等,却作为优秀的道德品质...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1期
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儒学与中国科学之关系

中国传统文化,从广义的角度说包括儒学、道学、墨学等,从狭义的角度看则专指儒学。儒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基因。儒学自身有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具体地说,在春秋战国时期,孔子、孟子等创立了儒学。到了两汉,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意见,把儒学确定为国家的意识形态。董仲舒本人就是一个大儒,他推动了儒学的发展。在此之后,有魏晋玄学、隋唐佛学。它们虽然发展势头强劲,且广为流行,但它们从未取代儒学的主导地位。时间推进到宋明,儒学又产生了新的形态,这就是宋明理学。宋明理学是儒学、道教、佛教的融合,这就是学界所说的“三教合一”。“三教合一”当然是以儒学为主导,因此称为儒学的新形态。进入20世纪以后,儒学虽然遭到两次大的批判,即五四运动的批判和70年代的“批林批孔”,但儒学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它或者作为意识形态存在,或者流行于民间。不管是哪种情况,儒学在中国社会一直具有很大影响力,儒学仍然是中国人的道德依据和行为准则。从20世纪90年代起,...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