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张宗祜院士:追踪地下水的明天

“水是人类生存发展宝贵的物质基础,地下水是水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保障供水和维系生态环境等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中国政府十分重视水资源的开发和保护,将合理开发利用水资源、保护地质环境列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建设和谐社会的战略问题。” $$    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地下水开发技术的不断提高,我国地下水开发正由浅而深、从点到面,开采层不断加深,开采范围不断扩大。这种对于地下水的不合理超量开采,被水文地质学界称为“掠夺式开采”。在刚刚结束的第34届国际水文地质大会上,两院院士、大会学术委员会主任、我国著名水文地质专家张宗祜院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近年来,超采地下水诱发了地面沉降、地面塌陷、海水入侵等一系列地质灾害现象,给我国的经济、社会和自然环境带来重大损失,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 $$    九成二的地下水可以作为生活用水 $$    张宗祜院士说,目前中国地下水总体较好,百分之九十二的地下水可以作为生活用水,其中百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今日科苑》2016年05期
今日科苑

张宗祜院士等试图解决的一个问题

出国水文地质界的两院院士极为罕见,张宗祜院士是摘得这一桂冠的人。早在1980年,他已经成为中科院学部委员,1994年又被评为首届中国工程院院士,2000年还获得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地球科学奖”。这些荣誉,足见老先生在地学界有很大的影响力。张宗祜院士在2014年冬季逝世,实是中国地学界的巨大损失。 我在武汉攻读研究生时,读到张宗祜院士等编著的《华北平原地下水环境演化》,已感受到老先生研究科学问题的气魄。到了北京以后,我又从同事那里拿到一本张宗祜院士等2006年出版的《区域地下水演化过程及其.与相邻层圈的相互作用》,更加被老先生的恢弘气势所震撼。实际上,张宗祜院士还牵头编著了《中国北方晚更新世以来地质环境演化与未来生存环境变化趋势预测》(1999年出版)这一鸿篇巨著。总之,张宗祜院士在科学研究上的成就不输于在地学界叱咤风云的叶笃正、施雅风等大家。我辈一般只能在某个狭窄的研究方向上玩一点雕虫小技,难以望其项背。 最近几年,我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海洋地质与第四纪地质》2014年02期
海洋地质与第四纪地质

张宗祜院士生平介绍

(1926—2014)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我国著名的水文地质、工程地质、第四纪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地质环境地质研究所名誉所长张宗祜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4年2月19日凌晨1时48分在上海不幸逝世,享年88周岁。张宗祜,1926年2月19日出生于河北省满城县。幼年时随祖父在北京生活时间较长。祖父为清末秀才,父亲曾操律师业后从政。他在中学时,由于数学老师多次讲述有关矿物岩石方面的知识,对地质产生较大的兴趣。中学毕业,他毅然报考了北京大学地质系并被录取。他勤奋好学,成绩优异。经常和同学们一起,骑上自行车,背上水壶,带上铁锤、罗盘去北京西山看地层,打化石,回来后还进行小结。这种坚持野外地质工作,培养了他细微调查观察的良好习惯和作风。这是他所以能获取丰富的地质知识和形成自己的学术思想观点的原因。1948年张宗祜在北京大学毕业,即到甘肃兰州中国石油公司地质勘探处工作,在中国石油地质先驱者孙健初领导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科技奖励》2011年04期
中国科技奖励

用飞龙在天,对老骥伏枥——记2010年度河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获得者张宗祜院士

张宗枯,地质学家,生于1926年,河北省满城县人。194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地质系。1955年毕业于苏联莫斯科地质勘探学院研究生部,获地质矿物学副博士学位。现为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地质工程地质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曾任中国地质学会水文地质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地质学会冰川及第四纪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第四纪研究委员会委员、河北省地质学会副理事长;《地质学报》《地质评论》编委,《中国大百科全书》地质学卷编委;中国自然科学名辞编审委员会委员。曾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二等奖、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部级科技成果奖一、二等奖多项。曾获李四光地质科学奖荣誉奖、中国工程科学技术奖、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地球科学奖”。“我获奖实际上是大家的成绩。”得知荣获2010年度河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在家养病的张宗枯有些激动。“全国各地我都跑到了,但是主要地方一个是河北平原,一个是黄土地区。这是我一生工作的两大主要地区。”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华魂》2011年09期
中华魂

张宗祜的“科研之道”

两院院士张宗祜是一位有成就的科学家。他先后获中国工程科学技术奖、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李四光地质科学荣誉奖等,最近又荣获2010年度河北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提及成功缘由,耄耋之年的张老有着自己一生讲求尊崇的“科研之道”。“首先是对专业、科研感兴趣,有兴趣才有动力。”张老的这个“道道”不只源于他一生的感受,其实也始于他入门的初衷。“石头无言,却能告诉人们远古时代的许多秘密,只有破译石头语言的人,才能读出其中奥秘。”高中时代一位老师的话,既激发起张老最初的求知欲望,也引导他与山石、黄土结缘并取得重大成果。古往今来,大约许多有成就的科学家开始探索研究,往往源于对自然万物的惊异与天性中倾向性的兴趣。这种兴趣也许处于一种“原始状态中的天才的闪光”,但正是这种“闪光”才激起了有志之士强烈的探求欲,并逐步成为搞科研做学问的向导。“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爱因斯坦)细数不论张衡、祖冲之、蔡伦,还是牛顿、阿基米德、居里夫人、爱迪生等等,大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学中国人》2006年05期
科学中国人

华发尽染不言倦——记著名地质学家、两院院士张宗祜

今年适逢著名水文地质、环境地质、工程地质、第四纪地质学家张宗祜院士的八十岁寿辰,我们特意去探望了他,听他身边的工作人员讲,采访他的人很多,他每每也很随意和投入,因而当我们笑着互问谈些什么的时候,张院士便定了基调。与很多老人不同,他的与年龄不太相符的清晰的思路可能会使每一位听者撼动,思索和言谈的背后闪烁着一位科研工作者坚毅的性格、辛勤不辍和一往无前的进取精神。透过他淡定从容的举止和谦逊的言语,我们越发渴望去接近他,了解他……与黄土高原结下不解之缘几十年的地质工作,张院士与黄土高原结下不解之缘。北国那钢铁般冷峻的群山万壑,寒意萧萧的冰川,飘飘洒洒的鹅毛大雪,沙涛澎湃的旷漠,那像老人满脸褶皱的丘陵和少女肌肤般的平原,还有成吉思汗古战场上的漫漫风沙,深深埋藏在张宗祜院士心底的存储器中。至今他仍然每年还要到黄土高原上去走走。黄土高原的特殊的地貌景观和记录着高原形成历史的丰富地质现象,给了张院士非常深刻的印象。为了改变黄土高原脆弱的生存环境...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