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北京50万流动儿童引起委员担忧

本报讯 (记者 乌云斯琴)“北京流动儿童数量已经超过50万!”北京市政协委员陆杰华关于流浪儿童的调查引起参加十届五次会议各位委员的关注。委员们惊异于数字的庞大,更对他们的学习生活情况表示担忧。$$    一直关注流动儿童问题的陆杰华委员是北大社会学系教授。他说,根据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最新的测算,从1997年到2006年,北京市流动儿童规模从15.5万增长到50.4万,增加了2.25倍。而成年流动人口中的未婚人口将可能导致流动儿童数量进一步增长。$$    陆杰华认为,这些在北京出生、长大的流动儿童已经与他们的父辈存在很大差异,他们是土生土长的“准城市居民”,没有父辈的恋乡情结,基本不可能回到户口所在地的乡村。第一代移民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少年(阅读与作文)》2018年Z1期
东方少年(阅读与作文)

鬼使神差,严姝对正在改作业的葛老师说:“老师,过几天我会送您一盒喜糖。”葛老师并没太在意地“嗯”了一声。严姝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脱口而出那句话。坦白说,严姝不喜欢学校,不喜欢班级,最不喜欢的人其实是她自己。严姝觉得自己是个生活在城市里的山里人。她的爸爸妈妈都是从山里走出来的孩子,艰难地在城市里站住了脚。严姝上学后才知道她家的生活跟周围的人是多么不同。严姝渐渐地跟班里的同学越来越疏远,大家看她一年四季穿着旧衣服,目光中充满了鄙视。前几天吃饭时,爸爸说领导的儿子要结婚请客。妈妈顺口说把严姝带去开开眼界。让严姝始料未及的是,晚上在饭桌上,爸爸告诉妈妈:领导的儿子结婚不办酒席了!这个消息却让严妹的心猛地一沉。那意味着没有进口的喜糖了!她怎么去面对葛老师呢?严姝去“喜糖铺子”问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时代青年(悦读)》2016年11期
时代青年(悦读)

爱情是被高估的美德

在城市里,你如何区分欲望和爱情?电视里,征婚节目很热闹,男人女人站在舞台上,眼神流转过的不是风情,而是数据:收入、职业、身高、星座,在短短一分钟的对视之中决定自己的配偶——人类的动物性从未如此不加掩饰过。夜色里,出没着一群年轻女人,她们长腿、锥子脸、穿深V领的连衣短裙,都声称自己是“模特”“艺人”“演员”,但是从来没见她们演过电视剧、出现在哪本杂志上,她们的职业是寻找爱情,寻找愿意为她们的青春和娇媚埋单的人。她们娇嗔:“今宵酒醒何处?”她们的金主哈哈大笑,接道:“明日更醉何方?”你尽可以鄙夷她们的势利和现实,但是转念一想,“你用青春赌明天,我用真情换此生”,不过是“愿打愿挨”的体面说法,爱情的核心精神,不就是契约精神?大多数人在谈论爱情的时候,他们所说的只是欲望。欲望很简单,爱情很复杂。一个人一生中见过成千上万的人,他可能会对其中的上百个产生欲望,可他的爱情却是唯一的。只有这一个,让人甜蜜爱慕,苦苦思念,让人觉得TA全身上下无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今古传奇(故事版月末版)》2016年10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月末版)

杀手和跟踪者

最近,一个残忍的连环杀手出现在城市里,好几个年轻貌美的独居女孩儿都被杀手跟踪到家里,残忍地杀害了。以此为借口,林家伟缠着文晓雯,天天送她回家。这晚,林家伟又送文晓雯回家的时候,两个人突然同时察觉到,有个人跟踪了他们。文晓雯明显紧张了,林家伟却心中暗喜。这一次,文晓雯终于让他进门了。吃完饭,喝了点红酒后,林家伟给文晓雯讲了一个故事。“有一段时间,某个城市出现了一个连环杀手,专门对独居的漂亮女生下手。一个男生以保护女生为由,每天送她到家门口。这晚,一个神秘人跟踪了女孩儿,女孩儿害怕了,终于让男孩儿进了她的家,可她不知道,跟踪她的,只是一个受害女孩儿的未婚夫。而且他跟踪的,也并不是女孩儿,而是每天送女孩儿回家的——实际上正是连环杀手的男孩儿……”林家伟脸上带着十分诡异的笑容,意味深长地盯着文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苑(经典美文)》2016年12期
文苑(经典美文)

灭烛怜光满

居住在城市里,其实没有太多机会欣赏月光,使用蜡烛的机会也不多,张九龄的“灭烛怜光满”只是普通的五个字,呼唤不起我们心中的诗意。烛光死去了,月光死去了,走在白花花的日光灯下,月光消失了,每个月都有一次的月的圆满不再是人类的共同记忆。那么,中秋节的意义是什么?一年中最圆满的一次关于月亮的记忆还有存在的意义吗?汉语文化圈里有“上元”“中元”“中秋”,都与这个圆满记忆有关。上元节是灯节,是元宵节,是一年里月亮的第一次圆满。中元节是盂兰盆节,其意义是把人间一切圆满的记忆分享给死去的众生。在水流中放水灯,召唤漂泊的魂魄,与人共度圆满。圆满不只是人间记忆,也要布施于鬼魂。在日本京都岚山脚下的桂川,每年中元节,渡月桥下还有放水灯仪式。民众在小木片上书写亡故亲友的姓名,或只是书写“一切众生”“生死眷属”。点上一支小小的蜡烛,木片如舟,载着一点烛光浮在河水上,摇摇晃晃,漂漂浮浮,在宁静空寂的桂川上如魂如魄。那是我又一次感觉到“灭烛怜光满”的地方,两...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老同志之友》2016年21期
老同志之友

“漂爸漂妈”:您在异乡还好吗

ItN年前,“北漂,,一族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现象曾引起I丨很多人关注,在人们印象里,“漂”一族都是年轻者,为了丨丨事业,不得不远离家乡在外拼搏。丨如今,在城市里有这样一群老人,为照顾第三代而远离家乡,来到陌生的大城市,被称为“老漂族”。由于照顾|子孙这项“工作”的特殊性,以及目前大多数女性比男性丨I早5年退休,因此,在“老漂族’’中,女性占据了很大比|丨例,这其中,“老漂”婆婆则是更为特殊的一个群体。丨丨\/广"A\/////\I//'§?^\/、/雜it-。屬〔5儿媳在一起总觉不习惯〕今年60岁的林阿姨“漂”得不算远。从地处湖南中北部的益阳市农村到省会长沙,也不过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路不远,生活却翻天覆地地变了。林阿姨来长沙前一直在村里务农,去年年底,孙子呱呱坠地,她“荣升”奶奶,便义不容辞地来照顾孙子。本想着能够快快乐乐地享受天伦之乐,可她却总是被各种烦心事所困,觉得很难融入这个“家”。自从来到城里,林阿姨一直在儿子家、幼儿...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