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抢救中医刻不容缓

在中国这样一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从根本上解决好百姓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国家还不具备与之相应的经济实力。中医的特色是廉、简、便、验,如果能够在医疗体制改革中真正发挥作用,是会有效地推进医疗体制改革的。但事实却不尽如人意。调查显示,面对13亿人口,仅有不足3万名中医可以提供合格的中医医疗服务。两会期间,委员们认为,中医事业将会在一代老中医去世后,出现后继无人的状态。中医确实到了一个必须要进行抢救的时刻。$$    全国政协委员朱世增:建国后,党和政府对发展中医药事业给予了高度重视。但是,由于文化大革命前极“左”的意识形态阻断了中医教育的文化根脉;文化大革命后的中医药现代化又在文化认识上错误地将“西方化”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医药导报》2018年01期
中医药导报

传承深化,融合发展——海外中医教育访谈录(一)

马小丽(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副主任医师、《中国中医药报》通讯员):纽约中医论坛的各位群友们,世界各地的中医同仁们,今天是2017年5月12日,大家好,我是大家的老朋友,来自祖国首都北京的马小丽医生,很高兴与大家又相聚在纽约中医论坛(简称纽中论坛),前几次纽中论坛访谈之后很多专家表示诸多话题其实是海外中医本土化教育和人才培养问题,此次纽中论坛请到美、加、澳3国的中医教育领军人物与众多中医群友共商中医教育的传承、融合与深化大计,鉴于田海河会长主办的“中医教育论坛”珠玉在前,纽中论坛此次将更关注海外中医同仁提出的焦点问题,在请各国校长介绍所在国家中医教育现状、进行主题演讲后,深入讨论焦点问题,并就海外网友呼声较高的海外中医公众科普教育的方法与技巧问题专门进行解答,在自由提问环节根据时间和时差的情况力求使每位校长都能回答网友的提问,请专家们做好准备,此次访谈的开场嘉宾是美国中医学院院长—巩昌镇博士。巩昌镇(美国中医学院院长、全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医药导报》2018年03期
中医药导报

传承深化,融合发展——海外中医教育访谈录(二)

巩昌镇:谢谢马小丽医生,可能体制不同是一个原因,刚才无论是加拿大的李博士还是澳大利亚的杨院长,无论是在澳洲还是在加拿大都有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并行的局面,而在美国基本上完全是私立学校,有些是盈利性的,有些是非盈利性的,美国盈利性的私立学校和非盈利性的私立学校除了控制权和公司税两方面有差异外,无其他任何差异。无论是盈利性的还是非盈利性的,它们都归属于私立学校,当然私立学校有更多的忧患意识,他们受市场的本质特征影响,就是不停波动的,他们还受到政府管理规则和法律体制的影响,这样一来影响因素非常多。而公立学校影响因素就会小得多,大家比较一下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就完全可以理解这一点,计划经济可能有其发展的缺点,但也会尽量的控制市场的波动,市场经济基本上完全听从于市场。刚才讲到整合医学,如果说我们已经进入到整合医学的时代,我觉得还有些夸张,但是整合医学毫无疑问已经成为我们医学发展的重要方向。无论是中国整合医学的领军人物还是美国的主要医学机构,我...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教师博览》2003年07期
教师博览

非典,让我们想起中医教育

最近我们对一些“国宝级”的全国著名老中医进行了采访。在采访中,对中医的奇效和中医教育面临的现状的报道令人深思。 名老中医邓铁涛教授就说:“对于‘非典’的攻克,中医自有其优势。非典型肺炎是温病的一种,而中医治疗温病的历史悠久,并积累了大量的成功经验,因此对于中医而言,非典型肺炎并不是个了不起的病。运用中医的辨证论治,采用中医药,完全可以治好非典”。而他们也用事实验证了中医的奇效,许多病人得到了完全康复。 那么我们就大力利用中医来进行非典治疗吧!但是,问题出来了,那就是建国后我们的中医教育并没有培养出很多合格的中医。用邓老的话说:“建国后五十年来,我们没有培养出一个真正合格的中医大夫”。 有人就说,那就开出中医药方给大家用,不就迅速地大范围地制服非典了吗?不是这样的,中医讲究辨证论治,中医治病是动态的,随时根据病情变化,治疗方式或药品及剂量等都要变化的。即使一样的病情,还要根据每个人的特点而采取不同的措施呢,所以这就需要一个前提,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医药导报》2017年14期
中医药导报

美国中医教育访谈录(一)

主持人:魏辉(美国中医校友联合会TCMAAA、全美中医药学会ATCMA副会长兼执行长),黄珠英(全美中医药学会网络信息部部长,美国中医校友联合会编辑部部长,美洲中医学会学术部副部长)特邀嘉宾:田海河,陈业孟,巩昌镇,焦望义,王德辉,杨观虎,朱燕中,沈晓雄,黄立新,吴潜智,赵振平,杨冰,刘大禾,杨常青田海河(美国中医校友联合会TCMAAA、全美中医药学会ATCMA会长):大家好,我是田海河。首先感谢魏辉院长和巩昌镇院长创办的美国中医教育访谈节目!感谢今天有这么多美国的中医教育大家的鼎力支持,也感谢群里对美国中医教育非常关心的各位朋友们的积极参与。近代中医进入美国已经有40多个年头,行业的发展需要以教育为根基,源源不断地输送人才,美国的中医教育也随之得到了促进和提升。现在美国大大小小的中医学院有六七十所,在校学生七八千人,并且逐渐形成了美国中医教育的特色。本人在担任佛州中医学院教务长和临床培训部主任期间对美国的中医教育进行了一些研究...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医教育》2017年05期
中医教育

养生在中医教育中的战略地位

笔者从事中医教育工作40年,20世纪80年代至今,又长期致力于中医养生学的教学、科研,深感养生学在中医教育,乃至整个中医学中,的确占有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正如年逾百岁的中医泰斗、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在给笔者的题词中指出“养生治未病,中医最高之战略”,此诚高屋建瓴、切中肯綮。1中医教育发展的战略重心在养生深植于传统文化中的中医学,具有自身鲜明的特色,要求中医人必须学会养生、善于养生,中医学子亦不例外。因此,养生教育在中医教育中应占有重要地位,甚至应当置于中医基础课程体系中进行讲授,中医教育的未来发展,必然要将战略重心放在养生上,着重培养中医学子的养生知识和技能。首先,中医要想成才,当修养己身。医者所为,是性命攸关之事,当有尊生之心,尊生首先应尊重、爱护自身生命,然后才可得病家乃至天下的“性命相托”。从中医学子至悬壶行医,直至成就“大医”,可仿儒家之谓“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老子言:“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