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全球化时代的精神指向

米勒(Müller,Herta,1953年生)的获奖对我们来讲是个“冷门”,也是个“挑战”,在新出版的《德国文学史》(译林出版社,2008年)表明,中国人尚未关注此君。今年我访问柏林与德国学者聊天,曾提及当代的若干重要作家,不过印象中也无此人。米勒的中文资料比较少,她的唯一一部中译本作品是台湾出版的《风中绿李》(台北时报出版,1999年)。$$    我想,米勒的获奖应不是一个孤立现象,而是代表了一种可能的潮流,那就是移民作家的凸显。如此前移居法国的昆德拉,德国也有这样一个移民作家的群体。实际上,这符合文化场域的运作规律,在相对较小的国家和没有大的文化中心的地方,知识分子进入场域和完成其“铸造”的过程是比较艰难的。诗人如此,学者亦然。东欧的知识精英进入德国而获其声名不在少数,曼海姆、卢卡奇都是,当代如莫拉等。或许,这可以被理解成一种具有很深刻文化心理背景的侨易现象。正是通过这种异质文化地理域的侨易变化,作家获得了更上层楼的物质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散文诗世界》2019年06期
散文诗世界

精神和现实的敌对状况产生诗

层面的意义合二为一。如果现实是一条大道,精神背道而驰,或者精神是一条大道,现实背道而驰,那么两者在同一身体内纠缠,时间久了,就会形成顽疾,顽疾久了,就得想办法化解。我写诗,实际上就是化解这种顽疾的过程和结果。日常的情况是,我要处理冷峻的现实问题,让现实因素尽可能多地向精神指向这边靠拢过来,或者是尽可能多地让精神指向靠拢现实,结果发现,我模棱两可地在做许多徒劳之事:自己所要的生存环境、语言环境、人际环境,和长久以来所追求的精神向度,总处在一种背道而驰的状态。我曾经说,我的现实像是虚构出来的那样不真实。因此失眠、噩梦、情绪急躁会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生活中——一个男人,在临近中年的时候,还没有在适合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发挥应有的作用,整天做着虚无之事,这成为我写诗的最大隐喻。三月,天空阴霾,微风生冷。悄悄而来的春天,在西北我所生活和工作的小县城,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寒冬未尽,附着在身体之上的,似乎有一层厚厚的盔甲,包裹周身,甩也甩不掉。这一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考试周刊》2016年A2期
考试周刊

简论表现性绘画中的节奏因素

一、画面的节奏先说画面的整体,我们看一件艺术作品时,首先应当看它是不是整体。艺术作品的整体性不仅仅表现在表面上,还包括艺术作品的内容含义。绘画作品包括内容与形式两大部分,在形式的构成中,节奏在诸因素中有着重要的作用,这样才能形成一个整体画面。这个整体决定人们的审美意识[1]。一张完整的作品取决于画面的整体性,而画要看画面的变化,这就需要节奏。再说画面节奏的内容,首先绘画的黑白灰节奏主要在素描关系上,素描的基本功很重要,最开始学习素描,只是以画面的完整性和主次关系对绘画进行调整,而油画创作中的黑白灰艺术处理则需要大量的实践才能掌握。其次点线面作为画面的三元素,其作用可想而知,点的移动则构成线,线的移动则构成面,点的大小、线的粗细、面的分布都对画面产生影响[2],所以需要把点线面合理安排好。最后笔触的节奏有很多种,有长有短,有疏有密,有方有圆,画家会根据自己的喜好、心情和对参照物的感觉来用不同的笔触,从而用笔触的痕迹流露绘画的节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2017年04期
中学语文

一个诗意空间的精神言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诗歌是遣兴的艺术。就拿当下诗坛来说,几乎一夜之间,大大小小的博客、微信群以及微信公众号在以瞠目的速度催生大量分行文字,但这些分行文字又在以惊人的速度枯朽、失效,一不小心就陷入了精神指向、艺术手法庸常的樊笼。诗歌的穿透力往往随着时空的推移,呈摇摆的势态,“生存还是灭亡,这是一个问题”。总有一些诗歌在历史节点的冲突、断裂与崩解中生存下来了,它们像大浪淘沙淘出的金子,在诗歌史册上发出独特的光芒。戴望舒的《雨巷》就是这样一首诗歌,他也赢得了“雨巷诗人”的雅号。叶圣陶对这首诗给予高度评价,说它为中国新诗的音节开了一个“新纪元”。对这首诗的评估,我们已不能停留在“好诗”的言说层面,它应是一首很“重要的诗”,以一个诗意空间的精神言说而成诗歌谱系的经典文本。在一个诗意空间“雨巷”里,诗人述说了一个凄美迷茫的梦。他在说什么,我们似乎不怎么懂,因为他说的是一种特殊的语言——诗家语。“诗家语是诗人‘借用’一般语言组成的诗的言说方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齐鲁周刊》2017年17期
齐鲁周刊

“城市之光”如何逆势上扬?

▲美国旧金山城市之光书店开设于1953年,即使在如今多元文化和信息的冲击下,依旧傲然屹立。“方所”们的“例外”之路:一座城市游指南》一书中,作者雅倩记录了23个省书店,“有一种被书包围的感觉。”的精神、良知和想象力的86家书店。2015年4月,雅倩完成这正是这样的书店,作为人与知识相独立书店,在传统书店中独树一格,本书的新版,收录书店一百多家,“大部遇的空间之一,曾承载无穷寄望。在爱特点有三:无所依附,人文关照,持之以分是新开的店”。“不仅一线城市,二、三、书人的眼中,小而精致的独立书店宛如恒。四线城市甚至小县城,都出现了很多新荒漠中的绿洲,为干涸的现代都市注入著有《独立书店,你好》的岛城作家书店。”独立撰稿人魏小河也认为,“这两文化的血液。它们凝聚着一个城市的精薛原,这样定义:首先不依附于某个组织年,独立书店不仅没有彻底跌入谷底,反神、良知和想象力。或某个机构或某个部门而存在,绝非国而有了越来越多有价值的尝试。”但阅读与购买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陕西档案》2010年05期
陕西档案

“成熟”的两种精神指向

“成熟”这个词,对于我是个久违的字眼。说久违,并不是我听不见、看不到它,也不是对它的含义没有一点儿思索,而是年轻时落下的病。这个“病”使得我经常有意地疏远这两个字,当周边的人们兴趣极浓地议论所谓“成熟”的时候,我就缄口不语,甚至会躲得远远的。怎么会因“成熟”这件事儿落下“病”呢?原因很简单,我们青年时代刚刚萌生的个性胚胎正值发育成形时,就遭到了无情打杀,弄得我们还没有摸到“成熟”的门儿就遍体鳞伤。那时我们还年轻,心里总是充满了困惑与迷茫,总想追问一个究竟:难道人成熟了,人心一定要变得混浊、贪婪、世故和高深莫测吗?青春这条清澈而激越的河流,流着流着,一准儿会流成一河黄汤?经过多年的懵懵懂懂,现在似乎能对“成熟”划出一条清晰的线路了,那就是,人的成熟,与一枚青杏子的成熟很相似,一枚青杏子挂在树上,等待来自枝干中的水分滋养,也面临来自外界的雨打风吹,有的结成了成熟的杏黄果实,而有的却成了“烂杏一筐”。在不同人身上,成熟也意味着泾渭分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