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为博物馆文物“活”起来提供学科支撑

编者按:$$随着《国家宝藏》等节目的热播,曾安静躺在博物馆中的文物开始从历史的尘埃中苏醒过来,吸引着人们日益追逐的目光。在历史与现代之间,文物应该起到怎样的作用,才能更有效地将其所蕴含的历史文化故事充分而生动地呈现在大众面前?本期“委员故事·家国记忆”栏目邀请安来顺委员,结合自身学术研究与实践经历,从博物馆学角度,来讲述如何让博物馆里的文物“活”起来。$$与其他学科相比,博物馆学的发展还不是很成熟,人们关注不多,但又迫切需要人们的关注。每年2万多展览、数十个教育项目……随着博物馆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博物馆学也逐渐成为人们不断提及的学科名词。而如何使博物馆行业得到健康、有序的可持续发展,这就需要相关专家学者进行理性系统的思考,即:博物馆到底需要建构怎样的理论体系。$$缺乏完备的理论体系,博物馆在具体运行中,就有可能找不到准确的坐标,其职能与作用发挥就会受到局限,甚至会陷入某些具体的业务行为。比如博物馆的社会角色,博物馆从最初形态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武汉电力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3年03期
武汉电力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南通市博物馆旅游发展的SWOT分析

一、博物馆旅游SWOT分析的概念博物馆旅游是指以博物馆文化及其文化衍生物为对象,利用一定资金、技术将博物馆的资源优势转化为旅游产品优势,吸引游客以参观游览、假日休闲、学习、提高自身文化素质为目的的各种旅游活动的总称。目前,世界旅游业正处于蓬勃发展的朝阳期。博物馆旅游作为一种新兴的旅游形式,兼备重要的文化传承和教育功能。文物资源以其不可替代的优势,在旅游业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博物馆旅游则提供了一种保护和利用相结合的合理方式。SWOT是优势(Strengths)、劣势(Weaknesses)、机遇(Opportunities)、威胁(Threats)英文第一个字母的缩写。S和W是指内部优势和劣势,O和T是指外部机会和威胁。[1]博物馆旅游的SWOT分析,就是基于南通博物馆旅游内部条件和外部环境,对SWOT诸要素进行综合分析和系统评价,力求为南通博物馆旅游发展尽绵薄之力。二、南通博物馆旅游的SWOT分析1.南通博物馆旅游的优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自然博物》2015年00期
自然博物

文化遗产理念的演进与博物馆的变革

l弓|言 与国际博物馆协会相分离,成为专门致力于文化遗产保护的非政府组织。单霁翔先生认为国际博1965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成立,正式 物馆协会的“分裂”,是文化遗产事业发展壮大后的必然结果(单霁翔,2010)。文化遗产涵盖的 的文物领域逐渐扩大到不可移动文物领域。1931范围越来越大,使得古迹、遗址等不可移动文化 年第一届历史性纪念物建筑师及技师国际会议遗产保护从博物馆的业务中分离出来。然而,对 通过的关于历史古迹修复的《雅典宪章》提出:于这次“分裂”,国际博物馆协会前副主席P.博 “要保护具有历史和科学价值的纪念物”(晁舸,伊兰(P.Boylan)则认为:“将保护世界物质文化 2010)。1933年宪章则使用了“有历史价值的古遗产的责任人为地割裂开,是对双方力量的削 建筑”的说法(晁舸,2010)。这两部《雅典宪章》弱,是国际博物馆协会成立25年间最为严重的 表明“文物”内涵开始将古建筑以及古迹等不可失误”(单霁翔,201...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民办高等教育研究》2018年02期
民办高等教育研究

普通本科院校文物与博物馆学专业人才培养模式研究

文物与博物馆学专业是应我国文博行业发展对人才的需求而设立的。文博专业在20世纪80年代初首先在复旦大学和其它几个高校设置,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到今天为止,国内开设文物与博物馆学专业的各类高校已达几十所。虽然目前开设此专业的高校有一定的数量,但就总体办学情况看,各类高校因各种因素影响,呈现出办学水平参差不齐的状况。从国内目前开设文物与博物馆学专业的高校综合实力来看,重点高校的办学水平优于普通本科院校,甚至个别专门的艺术类院校的办学水平也优于普通本科院校。而从数量分布来看,开设文物与博物馆学专业的普通本科院校占有绝对的数量。在国内文博事业蓬勃发展的背景下,普通本科院校和其它各类院校都承担起培养文博人才的任务,每年这些高校培养出来的学生奔赴祖国的各个地方,投身于中国文博事业的发展之中。基于普通本科高校在培养文博专业人才方面的重要性以及普通本科高校在培养文博人才水平方面的差异性,我们在此对普通本科高校文物与博物馆学专业目前的发展做以下探讨...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国际学术动态》2018年02期
国际学术动态

博物馆传播与认知

“博物馆传播与认知国际学术研讨会”于2017年4月10~11日在浙江大学举行。此次研讨会由浙江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主办,旨在进一步加强文博界中西、新老力量的交流合作,会议就博物馆是否真正了解观众在博物馆学习过程中的认知特点,以及如何根据这一特点制定相应的传播策略、方法与技术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会议由浙江大学严建强教授担任大会主席。与会人员共计130人,其中来自美国、德国、英国、荷兰和日本等多国的学者21人,来自浙江大学、复旦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社科院、中央民族大学、郑州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国内学术机构的学者50人,来自故宫博物院、中国科技馆、台湾科学工艺博物馆、首都博物馆、中国丝绸博物馆、上海自然博物馆和浙江自然博物馆等机构的研究人员20人。《东南文化》、《博物院》、《科学教育与博物馆》、弘博网等多家文博专业期刊及媒体也参加了此次会议。会议共收到了论文摘要共150篇,论文全文70余篇。浙江大学文化遗产与博物馆学研究所所长严建强教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博物馆》2017年03期
中国博物馆

视野转换与意义建构——对博物馆学认知框架的解读

从公共博物馆建立到博物馆多类型的勃兴发展,博物馆学一直处于对博物馆的不同认识的争论之中。如何认识博物馆的争议,它从何而来?是否有更好的解决之道。针对此类博物馆主题的学术性探讨,大多资料和文章偏重技术性或描述性的阐述,或许试从博物馆学理论的逻辑发展、思维转向进行梳理和反思,也不失为一个思考路径。博物馆学是一门由科学和理论导向的学科,怎样把实践的复杂能量注入理论,再把理论的穿透力导入经验中,这种双向过程有助于把直观表象背后的深厚内涵揭示出来,在总体的历史和理论视域中,摊开时代的深层困惑,剖析博物馆学的文本、现象、实质,以及与社会发展的关联性影响,其目的是探究博物馆学的客观基础、研究规则和发展规律,找到在实践中应用的最佳方法。一、博物馆学的哲学指向博物馆学是一门侧重表达经验性领域的人文学科。博物馆学最终表达着人的文化诉求。“文化哲学可以理解为专门人学,它提出了人的文化可能性问题。”人学是博物馆学的哲学指归。博物馆学遵循着文化演化的基本...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